【Y2】贴身助理

迟到的翔君生贺

察觉到自己的笔力出了问题(比如说怎么用尽量简短的文字写出跌宕的剧情),而且也没能改进,但是姑且把这篇写完了。

日后会继续学习的……

希望每一天的他都健康快乐。




——————————————


“翔君,拜托你了。”

 

樱井翔看看面前那张略带疲累的年轻面庞,又看看眼前窗明几净装潢高级的公寓套房,努力地消化完对方口中话语的巨额信息量,微笑着回答。

 

“……我会努力的。”

 

 

 

樱井才从别的公司跳槽到这两天不到,因为一个意外在公司的商务会议上打了个酱油,不知怎的就得了社长的青眼,不管别的程序,硬是给他提拔成了贴身助理。

 

今天是他上班的第一天。

 

抱着东西去秘书处报道的时候受到了一众秘书小姐的热烈欢迎,对秘书处的超高颜值表示了强烈的感慨。樱井在心里想着社长那张脸,觉得他要找漂亮一点的员工也不奇怪,毕竟成天上班对着的下属还没有自己长得好看,挺糟心的不是?不知道的是,秘书处小姐姐们对于终于来了一个调节部门男女平衡的人感到多么的欣慰——但很快他就体会到了,前辈们几乎是手把手地带他工作了一天,确保他熟悉所有的流程为止。

 

樱井有好多次想拒绝她们的帮忙和过于细致复杂的说明,都被美女们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了回来。

 

“唉,说的你都好好记着吧,毕竟日后你就是和社长接触最多的人。”

 

不知道美女们是什么意思,樱井迷茫地眨了眨自己皮卡皮卡的大眼睛,秉持着新人最好不要表现太过的原则,没有继续提问。

 

直到下班前五分钟,刚做完次日日程安排的他被社长敲了敲桌面。

 

“走,回家了。”

 

樱井抬头看去,只见传闻中万年十七岁不老容颜的帅气社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起立跟上。

 

“……不好意思,您说什么?”樱井觉得刚才可能是自己幻听。

 

二宫社长看他一眼。“我说……跟我回家。”

 

樱井从这一眼里读出了对方的无奈和为难,配上二宫无辜的长相,还有那句“跟我回家”里潜藏的一点点撒娇一样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居然没办法拒绝。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跟着二宫下了楼,从二宫手中接过车钥匙,在对方的指引下把他送回了家。樱井以为二宫只是今天司机不在,让自己送他一程,没想到二宫的意思居然是要樱井住下来。

 

除了潜规则以外——毕竟二宫长得真的很能消除人的戒备心理——他想给二宫找一万个理由来解释对方的举动,但不论怎么解释,都觉得有些奇怪。一般来说,有这样让第一天认识的男下属到自家来过夜的上司吗?

 

樱井下意识觉得二宫不是那样的人,可他又不好问出口。

 

二宫看他在沙发上屁股动来动去,又不敢自己起身离开,强装镇定的样子,总算是放下心来。

 

——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其实我是有事相求的。”二宫主动开口解释道,“希望你能帮帮我。”

 

二宫这么说,樱井反倒定下心了。虽然不知道对方身为大社长,对自己这小职员有什么可求帮忙的地方,但总归自己是有对方所需要的东西的——那谈判的时候自己的位置就处在有利一边了。

 

当然,不包含肉体价值。

 

 

 

“一周以前我出了次小车祸。”

 

给樱井倒了杯水之后二宫开始讲述起来。他的语气轻描淡写,声音却很是虚弱。樱井之前没仔细看他,这会儿距离近了,才发现对方苍白的脸上泛着青黑,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休息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担心,樱井想了想,还是没有贸然开口,想等二宫说完。

 

二宫很满意对方沉稳的反应和体贴的关心,也不继续卖关子了,继续解释道:“我没受伤,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在医院躺了两天之后就出院了。本身是没什么的,但在我出院回家的路上出了事。”

 

——“樱井君,你相信人能看见鬼么?”

 

冷不丁地被问了这么个问题,樱井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应。二宫提这个问题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他“相信”——可樱井虽然是个容易被吓到的人,对于这些怪谈却一概不信的。他本想给个否定的回答,但一抬头和二宫那张疲惫不堪的脸对上视线之后,又不忍了,于是折中说:“我不是很相信……但我觉得,你现在应该遇到了相关的困扰。”

 

“是的。”二宫点头,“在那个十字路口,我突然就能看见很多平常看不见的东西了。那些鬼魂有的飘在空中,有的趴在地下,都保持着自己生前最后一刻的样子——他们大部分是出车祸去世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樱井能听出二宫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们的身体都不太完整。

 

“我当时真是被吓到了,一下子就跑回了家。但回到家之后发现我家里也能看见鬼,是两只淹死的小鬼。”二宫看樱井突然四处环顾了一下,声音里不由得带上点笑意,“你别怕,我既然把这些告诉你,说明你有克制的方法。”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那些鬼我能看见,但是摸不到。唯一有一个特例——就是我睡着之后,”二宫的语气沉了下来,“总是有个女人躺在我身边,用脸对着我。”

 

樱井沉默了下来,搓搓手上的鸡皮疙瘩。

 

二宫犹豫两秒之后省略了对女鬼面貌的描述。“我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她的手在摸我的脸。为了这个,我已经很久没睡好觉了。”

 

原来对方的精神疲劳是这么来的。樱井懂了二宫反常的原因,大胆地猜测起对方有求于自己的这个“求”是什么东西:“那你的意思,是我能克制住这个女鬼?”

 

二宫点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昨天的商务会议上,你进来递交文件的时候碰到了我的手臂,就在那一个瞬间,我发现会议室里有三个表情僵硬的陌生人消失了。之后你又进来送咖啡,我特意碰了碰你,然后确定了——我只要保持和你的身体接触,就可以不用再看见鬼。”

 

樱井听得玄幻,不由得伸出手张开,看看自己的身体。真有那么神奇?

 

“所以我想让你,在我这样的症状好转以前,来当我的随身助理……翔君,拜托了。”

 

二宫好看的脸因为不佳的气色显得有几分黯淡,除非铁石心肠,不然一看就会心软。加上这是一直在业内被传为传奇的男人,此刻用有点软弱的声音拜托自己,樱井无力地发现那样无法拒绝的感情又涌现上来——就像先前在办公室里被对方要求跟他一起回家一样。

 

“……我会努力的。”樱井无奈道。

 

 

 

 

和二宫详细讨论了贴身助理在下班之后的额外工作内容,樱井看着合同增加条款上的身体接触相关内容,叹了口气。

 

这和一开始想的肉体价值,其实也没什么不同。

 

二宫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过,一把这个条约的内容确定之后就走过来牵起了樱井的手。“可以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了。”

 

听出他语气中纯洁的期待,又看到他眼底下那片黑眼圈,樱井拒绝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乖乖被二宫牵着回了他的房间,樱井不自在地提议:“要不我还是去洗个澡吧……”

 

二宫摆摆头:“不用,明早再洗吧,我不嫌弃你。我想睡觉,翔酱……”

 

莫名其妙就亲近起来的称呼给了樱井一声暴击,许久未被触动的那颗心又跳跃了起来。

 

二宫软绵绵的语气和扯着他柚子摇摆的手,都可爱得过分了,这让他老是想起许久以前在大学里听讲座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光芒四射的二宫和也,和面前这个完全不同,但都同样吸引他的视线。

 

或许放弃那边的工作,并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樱井沉默了两秒,最终顺着二宫的意思和他一起躺上了床。

 

二宫是面对着樱井躺下的,樱井一直看着他,发现他一直睁着眼不肯闭上,就出声安抚他:“你先试试吧,闭上眼睛再睁开,或许就没有那个女鬼了。”

 

二宫听了他特意放轻的声音,觉得有些累,试探着闭上眼三秒钟又睁开,眼前还是樱井那张正直又英俊的脸,他彻底放下心来,往樱井那边拱了拱,在被窝里找到樱井随便搭在身前的手臂握住之后,沉沉睡了过去。

 

留下因为时间太早,生物钟还没发挥作用的樱井,愣愣地回忆大脑里残留下的刚才的影像。

 

小心翼翼睁开眼、像小动物一样的二宫,和对方全身心的依靠。

 

以及得到这份依靠时太过轻易,给了樱井翔一种,自己好像在心跳加速的错觉……

 

 

 

 

和二宫的同居生活适应起来意外的轻松。樱井没有女朋友,二宫也没有,两个单身汉,就这样普通地同居着。彼此之间有些互补不冲突的小习惯,还有一点就通的互相理解能力,让他们磨合得很顺利。

 

有时候,甚至觉得就这么一直生活下去也不错的样子。

 

公司里本来有些流言的,但被秘书处的其他小姐姐们用别的八卦盖了下去。樱井为了感谢她们,请她们吃了顿饭——二宫也跟来了。

 

就算樱井知道自己只是露个面,等她们点完菜他去前台结了账就得走,也总觉得有点奇怪,还有点顾及同事的感受——社长在这放不开怎么办?但美女们并不在乎,反而因为多了一个同样帅气的社长而开心,还让二宫喝了两杯。

 

“诶~反正社长都是和樱井君你一起回家,你开车就好了,没关系的。社长的身体好不容易好起来了,一定要多喝两杯。”

 

樱井在一旁看着,只觉得二宫这家伙女人缘是真的好——即使身为社长有威严,上了酒场也是大家争相想要灌醉的对象,他自己反倒因为这个逃过一劫。

 

不忍心拒绝女孩子的二宫,菜还没上齐脸就红了,樱井见状连忙打了两个太极,扶着二宫出了包间,留下门内美女们可惜的叹声,也不知道私底下喝酒的社长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第二回。

 

走出店铺,二宫喝得少,被夜晚凉风一吹也就清醒了些,但还有点儿迟钝。他很自觉地趴到了樱井的背上,环住他的腰,让他带着自己走。

 

樱井无奈,任由他这么拉着,两个人用别扭的姿势找到了附近的停车场回到车上。

 

“嘿嘿嘿。”微醺的二宫发出了小猪一样的笑声,听得樱井心里痒痒。

 

“好开心啊——”二宫微眯着眼躺在后座,“好久没有……喝过酒了。嗯……怕再遇到那个怪女人,不敢喝,但是和翔君在一起,就可以了。”他断断续续地说完,还打了个嗝。

 

樱井笑了笑,又想到二宫直到现在,没了自己之后仍能看到鬼的事情,不由得皱眉思索起来。二宫能见鬼的原因,是不是就出在那个一直跟着他的奇怪女鬼身上?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让他恢复正常的办法。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和二宫这样的关系,应该就会结束了吧。

 

压下心中不正当的一点不舍,回到二宫的家中,樱井随便冲了个澡,就挨着二宫睡下了。

 

 

 

 

樱井半夜是从梦中惊醒的。

 

世界慢慢变得黑暗,空间渐渐缩小,连供给呼吸的气体仿佛都被抽离了似的。一股窒息的感觉从胸口涌上喉头,樱井咳嗽了两声,从梦里醒过来。

 

刚醒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过了两秒适应黑暗之后,他才发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

 

“Nino?”樱井试探着叫了一声,手往一旁伸出去想要开灯,还没摸到开关就被另一只软软的手拉住了。樱井愣住,这一瞬的停顿叫他身上趴着的人抓住了时机,又一只手覆在了他脸颊上面。

 

樱井整个人都不好了,“Nino你酒还没醒吗?还是做噩梦了?”

 

从黑暗中辨认出来的模糊身形的确是二宫无疑,但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反常的举动,樱井却是不得而知的。二宫听到他说话之后歪了歪头,似乎在努力思考着他话语之中的含义,樱井见状想继续说话,却被二宫抵住了唇。

 

“sho君……”这一声sho君又轻又软,不像二宫平常说话的感觉,樱井听得背后直冒冷汗。

 

“不是说好、要和我结婚的吗?为什么要和那个人在一起……我冲出来、你也不拉住我,你是不是太绝情了?”

 

这一堆话听得樱井脑子里一团乱。他第一反应是二宫被未婚妻背叛了,可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难道二宫喝醉酒之后是这样的?而且那个“君”字……也太可疑了。

 

樱井等着二宫继续说下去,二宫却没了声音。无限的寂静笼罩下来,樱井感觉在黑暗之中有一束眼光持续不断地打量着自己,然后对方的身影逐渐降低。

 

一个凉凉软软的东西擦着樱井的唇角划过去。樱井浑身一僵,耳侧变得冰凉,随后独属于二宫的嗓音在他耳畔响起:

 

“sho君,我好想你……”

 

 

 

 

“……未婚妻?”二宫的表情有点奇怪,“我可没有订过婚,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樱井加热水泡茶的手停顿了一下,“是这样的吗……”

 

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二宫早就把樱井的小习惯看进了心里。看他这样,二宫就知道肯定是昨天晚上自己喝醉之后发生了什么。

 

“说吧,我昨晚都做了什么。”二宫放下手中的牛奶,看向樱井,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全部交代。

 

樱井现在看他做什么都觉得很可爱,语气也轻松了一些。“昨晚半夜你突然爬到我身上……”

 

二宫的脸色突然变了,“诶?不是……我?我真的这么做了?”

 

他说完之后,看到樱井怔愣的脸色,又想到自己的反应,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耳朵尖迅速地变红。樱井则是太惊喜了,没能回过神来。

 

二宫的反应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樱井只要不是傻子就能明白。突然感觉有点微妙的小幸福,樱井嘴角的弧度变得柔软了几分。

 

“……哈哈哈。”樱井笑起来,“别慌嘛,你听我说完。”

 

“昨晚上你喊着‘sho君’,说为什么明明说好了结婚的,却要和那个人在一起。”樱井看到二宫陷入沉思,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但是我看出来那个不是你了……那应该,是那个女鬼。她在你身体里。”

 

二宫没说话,让樱井继续。

 

“我记得你说过,你是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出的事。那么,这个女鬼应该就是在那个十字路口上的你的身。因为你那时候刚从医院出来,身体比较虚弱。”樱井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都觉得扯淡的推测,总觉得有些奇怪,“之后她一直没找到机会掌握你的身体吧……可能是因为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她就趁虚而入了。”

 

“那要不要再喝醉一次?”二宫果断地提议,“我们现在掌握的信息还太少,比如那个‘sho君’是谁,这个女鬼又为什么会附在我身上。如果能让她再出来,透露更多的,说不定就可以调查下去了。”

 

“可是……这样对你的身体会不会造成伤害?”樱井担忧地看向二宫那好不容易才比初遇时好了些的脸色。

 

二宫则很笃定:“没问题的。如果是你在我身边,就一定没问题。”

 

 

 

 

 

被二宫的直球打动,樱井没什么挣扎地下楼买了啤酒回来。他一回来就看到客厅到卧室的灯全都亮着,连忙放下塑料袋跑到二宫的房间里,果不其然发现了把自己裹成一团还在微微发抖的二宫。他连忙把二宫的手握住,安慰他没事了。

 

“我回来了。没事的,我回来了。”樱井心里暗暗自责,二宫之前送他出门的时候说这几天稍微分开一点之后也没有看到鬼,他就让对方在家里好好休息,缓解宿醉的后遗症。没想到就这一会,二宫又能看见鬼了。二宫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才放松下来,从被子里钻出来往他怀里拱,缓了好一会才从他怀里探出头来。

 

“啤酒买回来了?”

 

樱井点头,二宫只听到他的声音在自己头顶上回环。“嗯。你今天想喝吗?我多买了点,可以陪你喝一些。”

 

“就今天吧,我也不想再拖下去了。”二宫从樱井怀里爬出来,手还被他牢牢地攥着。二宫不由得笑了起来,“拜托你了哦,翔君,从她嘴里多套些话。”

 

樱井揉了揉他的头发。知道二宫的心情之后,他做这样的动作,就不免带上了一种密切的亲昵。

 

为了你,我会加油的。

 

 

 

 

桌上摆了六七个空的酒罐子,二宫倒在沙发上睡着。樱井的酒量比二宫好一些,而且他也是留了余地要问话的,此刻表情看起来还算轻松。二宫的身影在沙发上看起来格外的单薄,樱井怕他感冒了,起身到卧室里给他拿薄被出来盖上。

 

就在他走出卧室的一瞬间,他看见二宫站了起来。

 

用着二宫的身体做出奇怪的动作的女人——她先是撩了撩头发,又摸了摸自己的胸。然后转过头来看樱井。现在是灯仍被打开的状态,樱井很直接地就能看出她跟二宫的不同。眼神和表情,都完全不一样。樱井叹了口气,走到她对面。

 

“坐吧。”

 

对方垂着头,又站起来,一下子跑到樱井身边坐下。她似乎是很久没用过实体了,走这几步有些跌跌撞撞的,看得樱井直皱眉。

 

“你附在他身上是想做什么?”惦记着昨晚这女鬼用二宫的身体喊“sho君”还疑似要亲自己的事情,樱井不敢离她太近,下意识偏远了一些。

 

那女鬼抬头,那张属于二宫的脸上顿时浮现出楚楚可怜的表情。“你,你一定要帮帮我……”

 

 

 

 

这女鬼,说起来,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只是她的确是借助了二宫的身体要离开那个十字路口。

 

樱井听她一边哭一边说,用的是二宫的身体,看得他快心疼死。

 

她说她是在婚宴前期发现未婚夫和她闺蜜有染,一怒之下从未婚夫家里冲了出来,在那个车祸事故频发的十字路口被车撞死的。她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她觉得这样很对不起父母,就在那个十字路口,想找一个人上身,找机会和对方沟通,用对方的身体写封信给父母道别。恰好,二宫是出了车祸之后还未恢复的轻微脑震荡,精神稍一恍惚就被她得了手。二宫能看见鬼,是因为她附在他身上。她昨晚对樱井做的反常举动,是因为她很久没能操控实体,她也以为自己在梦中。她的未婚夫叫章太郎,所以才会在梦里叫“sho君”。

 

“那为什么,只要我碰到Nino,他就看不见你了?”这是樱井始终没能弄懂的一点。

 

女鬼解释说:“是因为樱井君你和二宫君命格相合的缘故。”

 

这不是一般的相合,大概是到了命中佳偶天成的程度,二宫天生有一丝神魂不全,那不全的部分恰好生在樱井身上。如果樱井和二宫接触,那二宫的精神就会被补全,她就没那么好钻空子了,只能从二宫体内退出来。

 

“你和二宫君相性好,默契高,也是这个原因。”

 

女鬼请求樱井帮忙,给她找一份纸笔来让她写封信,然后按她给的地址带给她的父母。她达成心愿以后就会离开。樱井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反倒觉得意外,这个女鬼居然如此好说话,他不禁有些担心。

 

“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如果要做什么我早就做了。让二宫君遇不到你之类的,我还是可以办到的。”

 

樱井看着属于二宫的侧脸在灯光下伏案写字的模样,内心泛起一阵难得的和平。结束这件事,他和二宫在此事上的缘分就断了,那还有没有以后,就是他需要努力的了。

 

女鬼写完最后一个字,盖好笔帽,又叮嘱了樱井几句之后便闭上了眼。属于二宫的精神已经快要醒来了。樱井就这样守在二宫身边,默默地等待。

 

 

 

 

“地址没错吧?应该是这边。”

 

东京都内某老工业区,樱井撑着伞走在二宫旁边,把伞悄悄往二宫那边倾斜。二宫知道他的心思,就刻意往樱井那边贴一些,本来对两个人来说还算宽阔的社区小路,被他们俩走得仿佛一条狭窄的小巷子一般。

 

“Nino对这边的路意外的很熟悉的样子啊。”樱井随口说道。

 

二宫的耳朵诡异地一红。“我老家就在这边啦。一会儿也想回去看看的。”

 

樱井微微的诧异。他以为像二宫这样大学时期事业就很成功的人多半是有什么家业支撑的,没想到居然小时候是住在这样的工业区里,而且父母都还没有搬出来。那这样想来,真的很不容易啊……。等等,一会儿就要回去看看?意思就是,自己也会见到二宫的父母家人?

 

二宫没察觉到他的小心思,在一栋停着好几辆自行车的老房子面前停下了脚步。“叫吉田的……应该就是这家了。”二宫上前按了门铃,“请问有人在吗?”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樱井抬眼看去,如那个女鬼描述的一样,一个眉毛浅淡下巴尖细的妇人,应该就是她的母亲。二宫没和女鬼交涉过不清楚,樱井上前接过他的位置,对那个妇人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我们是吉田桑的同事,她有托了我们要交给您的东西。”

 

樱井的长相在此刻发挥了很大的作用,那妇人没什么戒备心地就让他们进去了。樱井和二宫说着打扰了,进了前厅坐下。吉田妈妈很快就端了两杯茶水过来。

 

“两位先生……不知道,我女儿留下的是什么东西?”虽然相信樱井和二宫不是坏人,但吉田妈妈仍然抱有不确信。这么帅的男同事,她从未听自己的女儿说过,葬礼吊唁时他们也没出现。

 

二宫的视线凝在房间角落里陈列着的那套婚纱上,没出声。樱井看他这样,一时也不确定是不是吉田又出来占据了二宫的身体,于是他坐上前遮住一点二宫的身形,对着吉田母亲解释道:“我们是她的大学同学,也恰好在一家公司工作。之前她出事的时候,我们在国外出差,没能赶回来。这两天回来了,说有个要我们转交给您的东西……大概是因为我们是她的老同学吧,她来公司工作时间也不长,是同事们主张的。”

 

吉田母亲听了,有些苦涩:“谢谢你们啊……这孩子,一直人缘就不好。”

 

二宫此时在一旁发问:“她走后,安部君来看过您吗?”

 

安部就是吉田未婚夫的姓氏。

 

吉田母亲愣了一秒,随即微笑着说:“啊,他来过……你瞧,那边的婚纱,就是他送来的。”

 

樱井察觉到吉田母亲是在遮掩,安部很可能没有来过。那婚纱,大概也是他叫人送来的,只是吉田母亲不想让人知道这样的家丑。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樱井沉默了半晌,回头看发现二宫在抹掉眼上的泪水。他应该是被体内的吉田的灵魂影响了。

 

“今天很抱歉打扰您了。走之前,我们想去看看她的灵位……”樱井和二宫鞠了一躬,做完这步,这一切就该结束了。

 

虽然吉田的人生是很可怜,但他俩本来也就是过路人而已。

 

吉田妈妈把他们引到一楼客厅电视机旁,吉田的照片放在那里。一个长相平平,戴着眼镜的女孩子。樱井和二宫把带来的花束放到她的照片旁边,然后低下头闭上眼。

 

樱井闭着眼的时候听到旁边二宫的动静,连忙睁开眼把他接住。

 

“她走了吗?”

 

“嗯。”

 

樱井试着放开二宫的手,让他先出门。二宫走的时候回头看了几眼,但都没有露出恐慌的表情。

 

樱井放下心来,和吉田妈妈道了别。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二宫撑着透明的雨伞,在雨中等待樱井。樱井几乎有些迫不及待地穿上靴子,打开门冲了出来。被雨水冲刷得灰白的墙壁和二宫安静的侧脸,几不见日光的天空,樱井却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晴朗。

 

“再也看不见了呢,那些东西。”二宫抬起头来把雨伞递过来,接下从屋檐下钻出来的樱井。

 

樱井钻到雨伞下,握住二宫的手。二宫没有反对。

 

“……嗯,但是,我还想牵你的手。可以吗?”

 

二宫不说话,泛红的耳尖给出了主人的回答。

 

 

 

 

“希望她的婚纱被好好打理着,不要沾上灰尘啊。”

 

走着走着,二宫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樱井不解,“为什么?”

 

随即他就想到了原因。这个女孩,虽然很傻,直到最后,还在说“我好想你”。

 

但是……这样的心情,有谁能去指责呢?



END

评论(11)
热度(254)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