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爱的圣子大人呀》 [上]

大概是个万字小短篇~这篇5000+ HE 上下两发完结
顺便求好心人告诉我…车贴在哪比较稳除了wb
以及,明明是个红担却把N先生写得很苏的我OTZ希望大家谅解……(他在我心里真的就有这么好……)

痴汉王储S x 特能苏圣子N
S先生视角。后期会换N先生视角也不一定
以上!没问题的话,请开始阅读吧~

《我可爱的圣子大人呀》

(一)

我,樱井翔,神圣光明帝国王储,现在……还是十岁。

虽然说出来有些可笑、但我还是意识到了——我有了一个喜欢的人。

「翔君、」面前的ニノ用可爱的眼神盯着我,「你在发什么呆呢?」

我张张嘴,「啊…没什么。在想明天的古魔法语课要默写字母表……」

怎么可能说出来是因为你太可爱才发呆的这种话啊。

ニノ——专属于作为王储的我的光明神殿的圣子大人,也就是我喜欢的人,此刻歪着头露出纯洁笑容的模样就像真正的光明神膝下的天使,更别提他说出的话了:「翔君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糟糕。完蛋。我捂着额头,假意遮挡为难的表情,实际上是克制自己快要发红的脸。

这家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有一种「我很可爱」的自觉……。

不,不如说还是永远不要有比较好。

如果让他觉醒了、懂得利用这个武器的话,我还有什么活路?只需要一个笑容就能让我忘记所有烦恼,这种可怕的力量,还是让他封印起来吧。

嗯。这样,我一定不会当一个昏君的!

(二)

哇哦,真是天真啊,十岁的我。

到底是怎么想的。

与ニノ的可爱做抗争这种事情,明明就比背完古魔法语词典、剿灭黑暗神殿的余党、优秀地治理这个国家加起来还要不可能。

我,樱井翔,现年十六岁,已经是位帅气逼人的优秀王储了。

而和我一同长大的、我的意中人,明明身高也在抽条,脸颊也开始不再那么圆润,却越来越可爱了……。

王储和圣子寝宫离得非常近。我偶尔半夜睡不着,会起来偷偷摸摸溜到ニノ的寝宫去。那真是一张天使一样的睡脸啊。趴着的、像小柴犬一样的、睡得红红的脸会埋在手臂里,柔软的前发顺顺地贴在额头前面,还有到处乱翘的发丝,让我差点干了罪恶的事情……

啊,别误会。只是想摸摸而已。

还有我们的魔法课和文化课也都在一起上。ニノ低头摘魔法药草的侧脸也好,夏天穿短衣时伸出的白白的腰肢也好,短短的却很灵活的可以画出超级复杂的法阵的双手也好,都可爱得不得了。

一天一天越来越喜欢他了。

「翔くん。你啊,其实是个变态吧。」

我的贴身侍卫大野智君很少清醒一次,但每每他清醒的时候,都能看见我在凝视ニノ侧脸或者背影的眼神。鉴于我们关系不错,他说话毫无顾忌,于是上面那句话就脱口而出,让我差点把嘴里的红酒喷出来。

四处看看侍女都低着头。很好。

我用手巾擦了擦嘴角,假意镇定。「leader你怎么会这样觉得。我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

噢,忘说了,leader是我们下任国家第一集团里给他起的外号,因为这家伙真的是个超级厉害的男人。

那时的大野还不是十五年后的黑皮,白面包眨着迷迷糊糊的眼睛,那里面透出的光芒却让我觉得我被看穿了——「ニノちゃん的事情,你一直有在关注着吧。」

喂喂,leader,别开玩笑好不好。我对ニノ的感情,怎么能只用「关注」这种浅薄的词语来形容呢。

不过这样说出来似乎就坐实我变态的名号了……

「翔くん小心哦。ニノ可是很聪明的。」

「……好啦,不用你管。只要你不说他不会发现的。」

leader的沉默让我内心不安。

「怎,怎么了?」我紧张之下竟然很不雅地让刀叉刮过了餐盘。

「如果有机会让你坦白,你会把心意告诉ニノ么?」

我难得看到总是没睡醒的leader那样严肃的样子,一时之间竟然不知如何答话。思索了几秒,我道:「应该不会吧。先不论身份这些次要的问题……我不想我的心情给他造成困扰。与其走到那一步,还不如现在这样,至少我们有契约绑定,会永远在一起的。」

智くん失望地摇摇头。「可是翔くん你可以娶妻生子,ニノ却到死都要为你们帝国和光明神殿奉献……你不觉得很亏欠他吗?……唉,算了,你当我没说过。」

我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第一次认真地考虑这些事情。

智くん说得都没错。ニノ和我的关系,本来一开始就不对等;如果连我都保护不了他,他就真正地失去一切了……可他会回应我吗?就算回应我了,我们俩又能在一起吗?但是,要他祝福我娶妻生子,只要想想我就难受得像肋骨断了几节一样呼吸都痛。那我应该怎么办?

握着手心里ニノ送给我的小海豚瓷笛,脑海里又浮现出他的笑脸,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三)

第二天高级魔药课要出城门去城郊森林采集原料。分组时ニノ一贯和我一起。我们骑着马沿小路走向森林深处,踢踏的声音和我的心跳微妙同步。

只要是和他一起,不管再怎么平常的事情,好像都能变得心跳不已啊……。

ニノ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情想对他讲。我愣了半晌,没能反应过来他意有所指的问话其中的深意。

「没有啊。你是不是被谁恶作剧了?」我笑着,凑近捏了捏他圆圆的鼻头。我们俩的马是一对配偶,自然而然地就挨在一起走,也方便了我的动作。「我们小恶魔也会有这一天吗?」

咦…是我的错觉吗?ニノ好像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眼里的光芒都黯淡下去了。

「啊……那可能是吧,润くん和相叶ちゃん又捉弄我,真是的……」ニノ的声音越来越微弱。

被黄色的斗篷盖住的小小人影,好像一瞬间变得遥远了起来。我莫名地感到心头发慌。

「怎么了吗?ニノ,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ニノ扬起脸来,依旧是那副可爱无比的笑脸,而我却觉得其中忽然缺少了什么。「ふふふ。没有啊!是你应该担心才对。最近翔ちゃん已经被宫本老师训斥好多次了,还能成为优秀的国王吗?」

我有点无奈。「只是偶然失误。」

ニノ撇撇嘴。「哼……你真是会狡辩啊。算了,姑且相信你。一定要加油呀,未来的国王陛下。我在前面等你!」

说着,驾马飞快地逃走了。

「喂、小坏蛋!等等我啊!」

私心地加上了饱含个人情感的宠溺称呼、可是、ニノ却没有回头。

(四)

那以后,不知为何,ニノ就单方面地将我冷落了下来。我十分难过,连最喜欢的海鲜扇贝都吃不下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大野くん你知道吗?」我忧心忡忡。

「可能,我只是说可能……ニノ察觉到你的意思了。」

轰隆隆。「那他的态度……是拒绝我了吗?」

只要一想到ニノ不会再对我展露笑容,我顿时感觉人生都失去意义了。

「不清楚。你还是去问小润吧。」

用过晚饭来到宫廷文官松本润先生的办公室,果不其然看见他还在加班,明明只是个学徒而已,该说不愧是首辅大人的小儿子,严肃克己没话说。

他应该是我们四个里面ニノ最喜欢的人了。偶尔我也会觉得酸酸的,只能用他们是纯洁的兄弟友谊来安慰自己。

但还是好不爽啊。岂可修。我都没有被ニノ抱在怀里过。

带着复杂的心情,我问道:「润くん,为什么我感觉ニノ都不再理我了?」

正在处理文件的松本头都不抬,凉凉地回我一句:「他可能不想让你陷得太深。」

我感觉整个世界的光明元素都在离我远去。

原来,他真的察觉到了。

我真的好难过。

如果是智くん说的,我还可以安慰自己把它当做梦话;但这可是情感专家、ニノ最宠爱的弟弟松本润大人亲口所说。

ニノ不喜欢我,害怕给我造成困扰,于是主动疏远我。他在帮我,把我引领到我该承担的,作为君王的责任上去。

突然觉得心头格外苦涩,我苦笑着:「是吗……可是,我觉得我放不下。」

润くん取下眼镜揉了揉鼻梁。「他不比你释怀到哪去。你们两个真的是,傻子。你好好想吧,如果成年式的时候,你考虑好了只要他,就好好跟他再说清楚。这么不明不白的你也不好受吧?被拒绝也只能认了,好歹有始有终。」

我感受着从胸腔蔓延到喉口的苦涩。「嗯……是啊,谢谢你。」

ニノ闪闪发光的笑脸自此,就几乎从我记忆中消失了。

(五)

我们在学习的课程上有了分支,平日见面的时间少了,ニノ更主动从我寝宫旁搬离住进了光明神殿。

我至今都记得那天在朝堂上他提出这个请求时我没能克制住的震怒,抬手挥落的墨水瓶在地毯上滚了好几转,黑色的墨汁甚至弄脏了他纯白的长袍。他应该很失望吧,为了一己私欲就把缰绳挣脱的我,彻底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二宫和也,这件事,我驳回。」

ニノ垂下眼睫,脸上投下一片阴影,我才发现许久没凝视过他的脸庞,竟然越来越让我移不开眼。一时的压抑带来的不但不是遗忘,反而愈演愈烈。

「翔さん的意见没有用的。我提前请示过国主和祭司大人了,只是知会你一声而已。」

他不再柔软温暖的语音语调让我倍感陌生。但我也没有注意到,对他连名带姓的称呼时自己的语气有多冷漠。「……你把我当什么?」

「……您是王储。」

心脏仿佛破碎成片。到了这种时候你也要提醒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吗?就这么不敢接受我吗?

「……你别后悔。」

我留下不敢吭声的一地人,冲动地走了出去。虽然没想过后果,但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得到他。

就算被惩罚也好,被神抛弃也好,我只想得到他。

这是十九岁的我在帝国大殿许下的誓约。

(六)

二十岁那年,我迎来两件大事。

一件是成人礼,一件是黑暗神明的余党开始动作从缝隙侵入边境了。

成人礼只能简办,之后我就要挂帅出征,前去安定边界——作为下一任国王,这是上天安排给我的历练;如果完不成,就换我弟上。

就是这么残酷。

何况国民对此事期待度极高,这一仗只能胜不能败。

做了万全的准备,成人礼之时我骑着马走过皇城的大街,礼鸽高飞结草衔环,为皇城的子民们带去光明神的祝福。来到光明神殿时,我想起自己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没见过ニノ了——这对记事起就在一起的我们来说,实在是很致命。

我几乎每一秒都在忍受见不到他的痛楚。

行走在光明神殿的廊道上,我四处环顾,期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丝ニノ生活过的痕迹。不愧是神迹,高耸而巍峨,仰头所见便是星图,低头所感便是神谕。他那么怕寂寞的一个人,独自住在这么空旷而神秘的地方,会有多难过呢,肯定睡不好吧。

当初就应该拼命阻止的。我狠狠骂了十九岁的自己一顿,同时在心底告诉自己,你长大了,从今以后不会再伤害他了。

「殿下,请进去吧。」引领我的侍者在一扇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我颔首,推开大门。

台阶无休止地延伸下去,被水纹扭曲,这是一个盈满了及膝高度的圣水的空间。我看见一个人影跪坐在光明神的雕像前,穿着白色的长袍,伸展的衣襬在水中像朵盛开的莲花一样优美地漂浮。那一刻我竟然有丝奇异的兴奋——我要染指的、是这么纯洁高贵,被举国上下视为光明神化身的光明神神殿圣子。

我将会用手指描摹他那张对我而言已经烂熟于心的容颜,拂过他尖细下巴上一点黑痣,品尝他薄情的嘴唇;我会揉捏他肉嘟嘟的耳垂,让他面红耳赤,让他骂我踢我打我,却不能挣脱我;我甚至可以解开束缚长袍的衣索,让他像棉花一样柔软轻盈的身体展露在我面前……

怀着这样的罪恶,我迈着步子踏进水中。

那一刻我就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光明的存在——即便日后我是如此迫切地希望他为我带来福音,但很明显,连我这般身怀不可言说之罪的人都能安然无恙地踏进圣池,光明神也许已逝。

有一副枷锁从我的心上解开了。我奔向端坐的那个、许久不见的、使我疯狂思念的人。

(七)

「翔さん,你终于来了。」

不知不觉已完全脱离变声期的,ニノ好听的声音,久违地在我耳边响起。我也不在意那熟悉却陌生的称呼,只顾盯着他的侧脸。

他首次盛装打扮了,记忆中那个灵动的少年,不知何时精致得令人无法逼视。数个法阵花纹点缀的长袍显得他极为柔软,纯白的花环吊着水晶坠子落在额间,把那双眼睛的颜色衬得更浅。挺翘的鼻梁上闪着珠光,含了花蜜的唇,神圣纯洁,又莫名让人动了隐秘的春心。

我贴近他身边,「ニノ……」

他抬起一只手指,点住我的唇,然后露出一个与以往的无辜可爱不同的微笑。怎么形容呢,貌似高贵、圣洁,却带着一丝引诱人的堕落沉迷。

「时间到了哦。别说话了。有什么事的话,一会再讲吧。」

ニノ从面前被寒冰封起来的盒子里拿出光明神传承的大祭司象征——光明手杖,轻轻唸起咒语。光明神的雕像焕发出耀眼的光芒,我们脚下的水纹开始波动,慢慢升向空中,和那光芒凝在一起,形成一段一段文字古老的铭文。

我听见ニノ在光下说:「神圣光明帝国……光明神殿圣子,二宫和也,以姓名起誓。永远信仰光明神、永不背叛神殿、永远带领神殿效忠帝国。以心中福音庇佑帝国每一位诚心信仰光明神的臣民……」

眼中全是白色。一眼水天一色、一眼昏昏灯火。我看他的脸看得成痴,差点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一向伶牙俐齿的唇舌竟然吃了螺丝。他偏头看了我一眼,如常的神色唤醒了我。我连忙端正了态度,也随着他的话音开口:「神圣光明帝国,第十二代传承者樱井翔,以姓氏起誓。永远成为帝国的屏障,以我毕生所学,保护帝国、带领帝国,使光明神殿在我境内永生得信。」

光明神力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凝聚的铭文越来越清晰。我念完最后一句誓词:「帝国永不背弃光明神殿。」然后我转头看向ニノ。

ニノ听完我的话,颔首:「光明神殿永远属于帝国。」

到这一刻,我们俩的命运真正的融合在一起。我感到手腕一阵刺痛,发现是铭文嵌入了我的血脉里。抬起头,看向ニノ,光下的他眼瞳颜色几乎透明,其中透着些我看不懂的情绪。我再不打算忍耐下去,凑上前,握住他瘦削平展的肩膀——

「不只是帝国和光明神殿的承诺——从我的心底来说,我想说的,是我不会背弃你,」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清晰有力、却也惴惴不安。「不论是否有这份契约……樱井翔,都不会背弃二宫和也。因为、我深爱着你。」

ニノ的眼里有我。我看见了,他的眼里只有我。我几乎喜极而泣,他轻轻搭上我的后背,仿佛是回应一样的动作,令我欣喜若狂。

「我永远属于你。」ニノ凉薄的唇间吐出的话语包含的不是薄情,而是深情。

他吻了我。

我瞪大了双眼,看着那颗小小的黑痣凑近,然后是一双藏着痛苦和忍耐的眼睛——

ニノ没有闭上眼。他想让我看清楚他眼中的情绪。他就这样吻着我,不带任何情欲和妄想、只有浅浅的温柔和深深的爱恋。他的眼睛在说——我会永远看着你,但是,我不能回应你。

为什么?我不敢置信,仿佛又身置冰窖一般。

ニノ退开,那像一帘幽梦一样浅淡的触感散去,他额间的水晶反射的光芒闪烁,让我瞇了瞇眼。积蓄的泪水乍落一滴下来。

「光明神殿谨祝愿大皇子殿下……旗开得胜。您一定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君王。」ニノ再次笑了,他抬手拂去我脸上的水迹, 「翔ちゃん,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已经做好准备成为合格的光明神殿大祭司。你一定要加油赶上我的步伐哦!」

久违看见这张笑脸,我却有种想哭的冲动。

和我一起长大的二宫和也、会叫我起床的ニノ、会帮我准备早餐的ニノ、做什么都很厉害的ニノ、可爱的ニノ、我最最最喜欢的ニノ、我只敢在心里面叫出的……カズ。

他是真的想放下我了……

我真是个傻瓜,为什么我没有一开始就察觉到呢、怀有同样的心情的事情。

扯开一个惨淡的笑容,我最后吻上他的唇。他没有挣开,我也没有继续动作。

「如你所愿。」

出征那日,我没有回头。

TBC.

评论(2)
热度(70)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