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甜莓与香烟 下

终于写完了,下篇有6k+,我可能是个打字机

马上开学,赶作业去鸟



8

 

那之后的某天,樱井财团总部,顶楼的茶水间。

 

“今晚联谊的地方决定了吗?”

 

“我办事你就放心吧,地方已经定好了,只是还没来得及通知。等午休的时候我上群里嚎一嗓子。”

 

“你表妹他们公司美女是不是特别多?”

 

“那当然了!而且都是他们营业部的美女,这次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唉,你说我这也算个黄金单身汉了,脸不差年薪也高,怎么就没个女朋友呢。”

 

“哥们儿这不是在跟你创造机会……诶,总裁好。”

 

听到这句问好,背对着樱井的职员马上转过身也跟着喊了一句。樱井是个亲民的上司,虽然办公室里有小厨房,但他不常用,反而喜欢到茶水间来和同事们聊聊天,碰到他并不奇怪。

 

樱井的表情淡淡的,跟他们点了下头。

 

看到樱井把自己没吃完的早餐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两位秘书处的职员有点愣。

 

“大老板,你中午就吃这个啊?”

 

樱井站在旁边用手机刷新闻呢,听到他们这话不咸不淡地应了声“嗯”,然后又补充:“你们别学我,趁着还年轻,身体最重要。”

 

比大老板还早三年从大学毕业好不容易混到了秘书处的职员甲乙:……

 

他们哈哈地笑了几声,谢过樱井的关心,念叨了一下怎么这水还没烧开,还等着泡咖啡喝呢。

 

大老板在这不好聊天,可憋死了。

 

没想到樱井先起了话头:“诶,你们刚才说晚上组了个联谊?和哪家公司?”

 

职员甲乙对视一眼,甲站出来说:“是我和我表妹组的,她在三枝银行上班。”

 

“三枝银行啊,你家人都挺不错的嘛。”樱井随口应道,“带我一个玩玩?”

 

甲乙:!!!

 

“总裁,这么小的场子,我们怕怠慢了。”甲干笑两声。而且你不是有对象吗?!

 

乙捅他两下使眼色,一看总裁最近就分手了啊你个猪脑子。

 

樱井笑笑:“没事,就去玩玩呗。今晚上我这边没什么应酬,回家了一个人也无聊,刚好多了解了解你们。”

 

那也不用专挑联谊的场子吧?!您想多了解我们,没问题啊,挑个时间私人包厢我给您全方位展示我个人的优秀能力,但联谊算怎么回事啊?先不说您在我们怎么玩,就说您一去谁家姑娘还瞧得上我兄弟几个啊!!!

 

甲乙内心暴风疾走,宽面条泪一道道,表面上还得展示出自己最真诚的微笑:“好的,一会儿我向您报告聚会时间……”

 

9

 

甲乙的心思不得不说有点多,但他们真想岔了。樱井真的只是单纯地觉得一个人在家老是让他想起二宫,所以想找点事情做做。

 

他几个知心朋友最近都新婚燕尔出去度蜜月,他再怎么脑子抽筋也不可能把合作公司的老板叫来陪自己喝酒。恰好听到两个秘书在计划联谊,他想着就去喝两杯也不错,反正也不真正的接触。

 

虽然他身份在那,保不齐总有人想贴上来,但好在也有身份在那,他脸一冷,就能阻挡百分之八十的攻势。

 

另一方面,自己情场失意,联谊这种地方也是比较虚假的,樱井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卑劣,看到大家在最虚假的场合寻找自己最渴求的东西,往往求而不得,就会感觉自己可能还没那么不幸运。

 

嘛,人性嘛,他早就是个肮脏的大人了,不然怎么会和二宫分手呢。

 

酒吧街依然灯红酒绿,五颜六色的霓虹焰火在高楼之间闪烁。他们订了间KTV的大包,男男女女将近二十个人,能把房间坐得满满当当。

 

樱井年轻时候也是疯过的,倒没露出甲乙想象中那种不自在的表情,只是看着这个地方,他总觉得KTV名字很熟悉,好像那天和二宫相遇的酒吧,是这个的连锁产业。

 

他没多想,和同事们一起走进去。进门的时候有个美女刻意往他身上靠了靠,他下意识地躲开。

 

“老大,你干嘛盯着那看呢?”

 

“……没什么,”二宫收回狐疑的目光,问道:“那边KTV的场今天巡过没有?去看看。”

 

“好。”

 

“对了,再给我找套服务生的衣服来。”

 

“好……诶???”

 

10

 

“哥,你们大老板怎么光坐那喝酒,话也不说。”

 

“我怎么知道……他光是坐在这就已经很奇迹了……”

 

射灯是默认的旋转模式没人管,一道一道的暗光从樱井的脸上掠过去,他视野的焦点聚在空间里的某一处,对过去看那什么也没有,既不是在台上唱着恋爱幸运○奇的小美女,也不是玩着游戏的人群。

 

刚才他一进来就有两个女生围过来想给他添酒,他没拦着,她们就开始了主动出击的攻势。一会儿问他在做什么工作,一会儿问他有什么兴趣爱好。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张口就来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不是单身。”

 

那两个姑娘被他这句话噎得一口啤酒呛在喉咙里。

 

樱井没想解释更多,那俩女生也没心思再问下去,起身坐得离他远了一些。

 

耳边的旋律一直都是欢快的,没有人唱悲伤的歌,樱井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充满了浓厚的悲伤。他的确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性格里有许多特立独行的成分,但家庭环境造就了他的理智大于表现欲,如果一件事与他的人生注定殊途,他从一开始就不会放任这样脱轨的要素存在。他相信那会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糟糕。

 

可是,承认吧,樱井翔,没有他,你也根本无法过得好。

 

“不好意思——”服务生推门进来的声音非常轻,当然,在有人唱歌的前提下,这招呼声可以说几乎听不见。

 

樱井却一瞬间转移了视线的焦点,落在推门进来的那个熟悉的人影身上。

 

好几天没见,二宫的气质有点变化,有点消失在风中的自由自在和洒脱不羁,大约是恢复了他从前没遇见樱井时的模样。他的金发已经长出了一点儿棕黑的发根,配上他浅淡的黑色短眉有些违和,却让樱井的心里溢满了蓬勃而生的想念。

 

他的脸上挂着服务人员专有的得体微笑,恭谨地弯下腰把小推车上的零食和酒水一件件摆放整齐。

 

负责组织和订房间的秘书甲瞥见这边的动静,问:“怎么回事?我们刚才好像没有点这些东西。”

 

二宫道:“是一位姓樱井的先生点的,你们的房费和酒水他全部付过了。”

 

大家集体往角落看去,这下樱井无处可逃——当然,他也没想逃。他抓起自己的西服外套,跟秘书甲乙两个人颔首,“我先走了,你们好好玩。”

 

两个人站起身要送他,被他阻止了。樱井拍拍他俩的肩,“好好努力,大家条件挺合适的。”

 

二宫微笑看着樱井走到他面前,主动退到旁边一步:“先生,请。”

 

11

 

出来之后二宫推来的推车就被等在一边的服务生推走。左膀伪装成的服务生悄悄看了二宫和他带出来的男人一眼,心道还是老大会玩。二宫带着樱井走到吸烟区,靠在墙上不再动了。静默在空气里蔓延开来,樱井站在二宫面前,看着他有些陌生的脸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会在这?太傻了。为什么要替我点单?……不太对味。

 

二宫倒是很自如地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和烟,火星燃起,烟雾缭绕。他靠在墙上眯起眼睛,樱井不知道他眼睛里有没有自己。

 

“‘姓樱井的先生点的’?我们这不是还没结婚呢吗。”话说完樱井简直想给自己一巴掌,这说的什么玩意。

 

二宫笑了下,“我倒是想,你把机会给我,我还没捂热乎,你就抢回去了。”

 

樱井揉揉鼻梁,他不太擅长应付这样的二宫。

 

“为什么要来这种场合?我刚才看了一眼,是在联谊吧。”在KTV门口看到樱井和他旁边的女人的时候,二宫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可是他又怎么会把樱井看错。天知道他是怎么压抑住冲上去把人拖走的冲动的。

 

樱井说:“你不在,家里很冷,不想回去。”

 

这下轮到二宫不自在起来。他低声道:“那你当时干嘛把我赶走……”

 

樱井听清他的话,心里几天的空洞突然像被填满了一样,总之是不再漏风了。可温度仍然很冷。他不是不后悔自己伤害了二宫,但后悔归后悔,芥蒂不可能没有。他跟二宫说的话,不只是另外意味的拒绝,他的确想找点时间,让自己好好想想,让自己……接受他。

 

他走近了一点,二宫被他的影子罩住。两个人久久不在一起,却还记得彼此的味道。樱井凑近了二宫的发间嗅闻,轻轻地说:“你换了洗发水。”

 

二宫有点贪恋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又有点不自在。他怕手中的香烟烫到樱井的手掌,忙在手边找了烟灰缸按灭了,才抬起头回应:“因为不住在家里了,以前住的地方,就只有这个牌子。”

 

樱井不说话,试探着去拥抱二宫。二宫没有拒绝。

 

是这个温度……

 

樱井的手轻抚着二宫后脑勺柔软的头发,问他:“能给我一点时间吗,小和。”

 

只要一点点,我会对你说,对不起,然后,不管怎么样,我想和你在一起。

 

因为只有再次抱着你的时候,我才发现,你给了我多大的勇气。

 

12

 

樱井以前是不怎么听这种乡村歌曲的。但那天莫名其妙地被这首歌触动了心弦,他路过咖啡店的时候问老板能不能帮他代购一张CD,老板很高兴地和他分享了自己的存货,收了他一个友情价,就当做他吃了这份安利的感谢费。

 

樱井把CD放进了车上的CD收纳盒里,在那之前他拿出来听过了一遍。

 

「Once you get to know me,I could be your one and only」

 

他正在实践这个过程。

 

有时候下着雨,他会打电话给二宫,问他在哪里。二宫的地盘离他家都不远,他就撑个伞跑去街角站着等他。远远地能看见他也撑着把不知道哪个店里顺的透明雨伞和同僚插科打诨,笑起来的样子,跟个高中生没什么分别。等二宫看见他,他就朝二宫挥挥手,走过去问他要不要一起吃宵夜。二宫就会把手下打发走,和他雨伞碰雨伞地走在狭窄的小巷里,去那些樱井都光顾过的人气小店里,两个人聊到很晚才回家。

 

但二宫是不跟樱井一起回去的,他说他还没能原谅樱井。

 

樱井也说没关系,等他正式地再求婚那一天,再说一起回家的事。

 

二宫就觉得好笑,你怎么能这么自信呢,樱井翔,你这人生到底是怎么过出来的。

 

樱井笑着说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人生的成功秘诀。

 

二宫拿筷子敲敲碗,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我能让你占这便宜?

 

樱井撇嘴耸肩,不答话,只是顺着做个鬼脸,二宫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日子慢慢地过着,马上要到樱井的生日,他一年四季都挺忙的,生日也一般就将就着对付过了。但今年不同,他有了想趁着生日这个借口要做的事情,于是提前两天就加班把事情做好,等着生日这天空出来,他想和二宫再求一次婚,很正式的那种。

 

这段时间的日子过下来,虽然平淡,但也很安稳。他也能看出来,二宫在尽力把这种危险的工作过得安稳。他渐渐接受了这种设定,就觉得日子不管怎样都能过,只要是和二宫在一起。

 

他提前两天打电话问二宫:“Nino,后天有时间吗?我过生日,来我家吃饭吧。”

 

二宫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你就只请我?”

 

樱井失笑,“当然啊,不请你请谁。”

 

“你爸爸妈妈呢?不和家人一起过啊。”

 

“我都多大的人了,他们发条短信就差不多了,哪还会想着特意庆祝。现在你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了,我想,以后每长一岁的瞬间,都和你在一起过。”樱井说。

 

二宫在电话那头笑得软乎乎的,“嗯,我考虑一下。”

 

“欸——别嘛。答应我,有礼物给你的!”樱井看着桌子上秘书刚取回来的对戒,脸上不自觉挂上有点傻气的笑。

 

二宫:“你这寿星怎么净想着给我送礼。别折腾了,下了班在家里面等着吧,我会来的。”

 

樱井挂断电话,心里比了个yes,万般期待后天的到来。

 

这感觉,比当年20岁成年生日还紧张。

 

13

 

“老大,搁咱楼下站着那傻逼是谁啊?”右臂君两次去拉窗帘,看见同一个人在楼下驻足了将近半个小时,“都站好久了,看着一身名牌,被雨沾湿了都。”

 

二宫有点不祥的预感,过去一看,这不是樱井翔那家伙吗?对于他,就是光给个脑袋顶的发旋二宫都能认出来。

 

虽然樱井经常来找二宫,但都是街头远远一望,大家伙只知道老大有个好朋友,不是他们这道的,但不知道那人姓甚名谁长相几何。

 

他穿上外套拿上雨伞就往外走,“别瞎说,那我前男友。我下去一会。”

 

“……哈??前男友??”右臂君表示不懂自己老大,前男友能这么着急?这明显就旧情未了啊。

 

二宫蹬蹬蹬几步跑下楼梯冲到对面站在屋檐下的樱井面前,“不是让你下了班在家等我吗?怎么过来了。”

 

樱井其实不知道二宫他们“办公楼”就在这,他只是恰好在他们侦探事务所对面的蛋糕店订了生日蛋糕,过来取一下而已。然后又偏偏那么巧,他从蛋糕店出来就开始下雨,停车场离这得走个十五分钟,他又没带伞,只能在这站着等会儿了。

 

“你傻啊,不知道在店里坐着等。”二宫说完看了那店面一眼,呃,好像是太小了……这人也是,怎么就想着在这订蛋糕呢。

 

樱井说:“你别这个表情,他们家店虽然小,但是蛋糕做得真的很不错。”

 

二宫理解他对好吃的东西的执着,没多说,问他:“那你是上去坐会儿还是回家等我?”他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雨伞,“伞在这,你想走可以拿去。”

 

樱井其实挺好奇二宫的“同事们”的,他问会不会打扰。

 

“打扰什么呀那群人……你要去就跟我上楼。”二宫撑开伞站到屋檐边缘下面,拉过樱井的手把他护到伞下,几步就走到了对面侦探事务所的楼梯间里。

 

“侦探事务所?真有趣。”

 

“嗯~为了避免被人打扰。”

 

“那直接写成高利贷公司不更好?”

 

“诶,还不允许我有一个侦探梦了嘛。”

 

两人斗着嘴上来,二宫把伞扔到门口的伞架里,招呼道:“在的人都出来,给你们介绍一下。”

 

然后樱井就看到四五个普通青年从各自的房间出来,按自己平日习惯的顺序站好。

 

二宫说:“不用那么严肃,这个是我前男友……呃,说现男友也没什么错,可能马上要结婚,但我还没想好,他叫樱井翔。”

 

樱井被二宫的介绍甜得心里美滋滋,提着蛋糕鞠了个躬:“你们好,我是樱井翔。”

 

几个青年点点头,二宫又挨个跟他介绍。“这两个是我的左膀右臂,这儿的红棍……啊,忘了你听不懂,红棍就是打手。你别看他们普普通通,打架特别狠,刚开始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敢空口套白狼都是因为有他俩给我保命。”

 

樱井看电影的时候其实听过一耳朵,好像是港片里面提的,香港黑帮那边管打手叫红棍,军师叫白纸扇,跑关系的叫草鞋。二宫自己就能搞定后面两样,干架这方面却是有点儿欠缺,所以开始他手下招揽的都是会打架的。

 

只是现在这个团队就比较全面了,剩下的都是二宫发展来的口才好会来事,比较机灵的。还有一个会计,帮他们管账,有些能洗白的,都要去洗白了。

 

樱井一一跟他们问了好,众人对他的态度都很寻常,也没因为他是老大男朋友就怎样怎样的。

 

“行了,那今天我就先走,”二宫看了眼窗子外面雨停得差不多了,打了个招呼,“今天我要去陪他过生日。你们自己呆着,有事自己处理,别打我电话。”

 

楼梯很窄,只够走一个人,二宫先下去,樱井跟在他后面。看着二宫的背影,樱井浅浅地笑了。

 

这应该,算是想好了吧。

 

14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二宫拍着手敷衍地给樱井唱完生日歌,让他许愿。

 

樱井一直看着他笑,就算闭着眼也笑。

 

“我希望……”樱井装模作样的要把愿望念出来,逗得二宫连忙一手捂住了他的嘴。

 

“别,我不想听,留点悬念。”

 

樱井睁开眼睛,眼睛笑得弯弯的看着二宫。二宫的手还没从他脸上放下来,他指了指二宫放在他嘴上的手,模糊不清的声音传来,震得二宫的手心痒痒的:“我可以吹蜡烛了吗?”

 

二宫放开被他吹得麻乎乎的手,耳朵通红。

 

“诶~你不想听我的愿望,那我就不能把希望你能和我结婚作为愿望了。那我就没法求婚了。所以我换了一个。”樱井说,“但是这个不能告诉你。”

 

二宫看他,你就套路吧,我看你能套路出什么。

 

“小和,我想对你说,对不起。”

 

樱井深吸了一口气,说。

 

二宫歪歪头,他之前已经把头发又染回了栗色,又剪短了些,看起来比以往更乖巧了,像只小柴犬趴在桌上。“对不起什么?”

 

“我……之前没法接受你的职业,所以对你说了分手,害你难过,对不起。”

 

二宫假装嫌弃道:“你可再自恋一点吧,我哪有难过啊。”

 

樱井知道他口是心非,不计较,继续说:“我担心你,不希望你继续从事这个,这种心情是不会改变的。但是,我会尽我全力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伤,支持你想做的一切事情。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拿出来一起商量,你要是累了不想做了,我也能养你一辈子。”

 

“所以……你愿意吗?”樱井从桌下拿出一个丝绒小盒子在二宫面前打开,简单的指环刻着南北两极,像把整个世界装在这里送给他。

 

二宫不说话,只是伸出了手。烛光投下他手张开的影子映到他脸上,像张网,樱井没忍住笑出了声。

 

「Love la la la la...love

One and only I could make you unlonely」



E

N

D



后文的一些碎碎念

这篇为什么叫甜莓与香烟,因为其实一开始是听Troye的Strawberries & Cigarettes来的灵感。

开始的构思也是从分手开始,不同的是他们认识了很久,yjx开始也是不良少年,高中的时候,eghy想组建一帮势力,听说隔壁学校有个很拽的学生,然后一连串误会之下认识的。

分手理由纠结好久,最后想到说工作太忙,囧,但是开头卡了好久所以就没有写了。


真正想到怎么开始是前天去看了西虹市首富之后,听到中间李克勤的护花使者做的BGM,虽然觉得歌词有点STK嫌疑,但还蛮适合做为一段故事的开端的。

然后和这个脑洞结合了一下,duang,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还有一周开学,真的是极限开坑Orz

仔细想想可能两版故事有它不同的萌点,但是最后我呈现出来是这个样子。


题目保留甜莓与香烟,大概是很符合eghy在我心里的感觉吧。至于为什么明明题目叫这个,主题歌却是马叔的Unlonely,就真的只是缘分了哈哈哈哈。最近他刚好发新专,我觉得很不错,所以在这里安利给大家。

也恰好,很适合这个剧情的脉络。




最后是HE啦~~希望大家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明年六月后再见

评论(18)
热度(119)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