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甜莓与香烟 中

破镜重圆的故事但这章还没圆回来

有些背景没来得及说,这章补充一下

*是同性可以结婚的设定

*黑道是湾湾黑道的感觉(看黑道小说已经很久了,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没混过


和真实团体人物事件无关,可爱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以上没问题请


5

 

“老……老大?!你怎么回来了?”

 

这家店面隐匿在繁华街头的穿街小巷里,一楼只有一个狭窄得只容一人通过的入口,入口是直接通往二层的楼梯。外面的招牌是个侦探事务所的名字,平时一般很少有人造访,要是真的有谁来了,也会被看门的人回绝,说老板回家抱儿子去了,这儿马上就要关门了,您还是另觅他处吧。

 

老板抱了三五年的儿子,也没见这儿真的换个别的店,或者说真的关门大吉。但这本来就不是个会有回头客的生意,所以无所谓。

 

二宫走上楼梯打开门就被里面浓重的烟味熏得脑子一麻,里面那帮子兄弟惊讶的叫声更嚷得他脑仁疼。

 

“都别吵吵,让我歇会儿。”他嫌热得慌,把外面穿的大衣脱下来抱在手上,看着是那个人送他的衣服又是一阵恍惚。

 

他手下们倒无所觉,连忙端茶倒水的端茶倒水,剩下的把桌子板凳挪开给他清出到他卧室那小隔间的路。

 

手下弟兄看他精神不太好的样子,没敢多问,只有作为他左膀右臂的左膀好死不死地提了一句:“老大你……和你对象吵架了?”

 

“没有的事。”吵都没来得及就分了,当然后半句二宫没说。

 

他抖抖外套上的寒气,走进隔间把门摔上,哐当一声吓得门外众人均是一个寒颤。他们家小可爱老大号称在道上最不讲道理,因为他的智商能甩那些个空有胆子和狼心狗肺的东西一大截,每次敌对的帮派气得跳脚但就是拿他没办法。但本质上,二宫可以说是这条道上难得的正常人。他很讲礼貌,爱安静,平时也总是笑眯眯,对手下很和善,偶尔的发火手段不同于别家帮派,是他独有的厉害。也因此,他们之间不至于像有些帮里一样自己人老是咬起来。

 

让二宫生气的事情有,但不多,让他持续郁闷的事情就是真的少有了。

 

左膀右臂对视一眼,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二宫这么郁结,满脸黑气地回帮里来啊?

 

6

 

二宫当时说没骗樱井吧,他的确骗了。但要说骗了多少,也不多,只是恰好瞒住了最关键的那部分。

 

他说他姑妈在那附近上夜班,真没错,他姑妈在附近一酒吧陪酒;他姑妈缺钱也是真的,他外婆家里老早就不爽这个做啥陪啥的大女儿,和她断绝了关系,她现在也没大金主,最近又买了好些个东西,早就入不敷出了;他来送钱也算是真的,因为他和他姑妈关系不好,只是他们前阵子把那酒吧背后的负责人打掉了,对方自愿让出这级资源,现在那条街归他收保护费,他过去巡视巡视,顺便让人找个机会给他姑妈找个好点的金主别老来烦他。

 

两伙人干架也不假,只是他不是路过,他压根就是主谋。

 

谁知道樱井那么好骗,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二宫就忍不住想多骗他一点。

 

骗着骗着,自己也就承认了,唉,就是一见钟情,没别的了。

 

一切都是刚刚好吧,刚刚打完一架所以累了想找个人抱抱自己,他就出现了;不需要被动的自己主动出击,他温柔地准备好了一切;他懊恼的时候气得皱鼻,看起来特别可爱;他做什么,自己都觉得好笑,刚刚好。

 

二宫觉得自己简直太没出息了,樱井刚支棱了个窝架子他就扑棱扑棱扇着翅膀飞进去,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框在里面了。

 

樱井的情意很真,他像个太阳,温暖着身边的人。二宫离他最近,简直要被那种体贴入微融化。最难得的是他们之间互相了解的速度很快,不需要太多时间就已经明白对方所思所想,适配的型号一旦找到,再要去适应其他的款式,就很难很难了。

 

会觉得这里也不妥帖,那里也不顺畅,哪哪都不对。

 

所以二宫一下子就答应了樱井草率的那句:“我们结婚吧!”

 

草率真不是夸张的修饰,樱井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往二宫嘴里喂着烤肉,二宫答应的时候也是被烫得呜哇呜哇的话都说不明白。

 

但他们的郑重,也许也就是这样的。

 

在简单的日常里,让你感受到我的心意。

 

二宫打算得挺不错,只是他还没忘记樱井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职业的事。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啊?樱井最讨厌人骗他了。

 

二宫思忖了好几天怎么开口,都没辙。

 

所以怎么说生活老跟人作怪呢。你盼着开两档的微风,命运之手唰一下给你拨到五档,哗啦啦乱转,还不带让你反悔的。

 

二宫叼着烟,身后跟着一群人,和樱井还有他的公司员工在酒吧门口偶遇的时候,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樱井愣了一下,本能地觉得不应该认识这样的二宫。二宫想拉住他,看到他身后那一群同事,最终还是没能迈开脚步。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几秒,中间经过了许多的交流,最终用只有他们两个能懂的方式敲定了解决方案:回家再说。

 

樱井离开的时候还能隐约听到背后那群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士的人交头接耳的声音:“老大,你和刚才那大老板认识?”“诶,也不是认识……就,之后再跟你们说。”

 

他放在心尖尖上的那道时而柔软时而低沉的声音,说,“也不是认识”。

 

樱井微笑着和同事一一地道别,送他们上出租车。他抬头看向天空,感到鼻尖有点湿润。

 

这是东京今年的初雪。

 

7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两个人竟然默契地发现那道“回家再说”的眼神都是对方的缓兵之计,不得不说他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樱井那天没有回家,就在公司住了,二宫在酒店开了间房睡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樱井马不停蹄地杀到新加坡的分部去出差,二宫掐指一算,回了自家老巢窝着,摆出一副冬天不绝他不出门的架势。

 

这架势倒也没持续好几天,樱井的差总要出完的,他也不是那种喜欢把事情一拖再拖,拖到毫无回旋余地的人。

 

他回来就立马约了二宫去咖啡厅面谈。

 

他们在咖啡厅门口相遇,二宫和樱井同时无奈地一笑,连到达时间这样的习惯,也有了和以前的自己微妙的不同,但更贴近对方的差别。

 

樱井帮二宫打开门,“进去吧。”

 

店主的男神最近发了新歌,他高兴得把店内所有饮品都打了八折,会员卡免费办,保底积分还翻倍。樱井作为经常在他这打包外卖咖啡请办公室同事的五星vip不在乎这个,还是二宫大赞了店长几句有经营头脑。

 

“咳……不好意思,我们还有点事情要聊。”樱井清咳一声打断了和店长相谈甚欢的二宫,店长识趣地端着托盘走了。

 

“一直在打工,是骗我的吧。”

 

樱井开始发问,二宫只能点头。

 

“真正的工作,是很危险的对吧?”

 

二宫点点头,又摇摇头。“其实也没有……现在这方面,其实管制很多。我们动作不能过大,干的事,也不能说真的违法乱纪。只是有些没有办法明面上监管的,放到这边的规矩来处理。”

 

樱井下了定论,“嗯,还是很危险。还不跟我说?”

 

“我……好吧,我是故意的。”二宫没有可反驳的理由。

 

“答应我说要结婚,是骗我的吗?”

 

“不是!”

 

这次的反驳来得激烈又迅速,二宫反应完之后才发觉自己的反应好像过大了,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这个不是骗你的。”

 

只是太不想放弃,又不知道怎么守护住。

 

他和樱井,家世学历职业爱好几乎截然不同,中间差距不止横向领域,还有纵向距离。二宫自然也很优秀,只是用社会评判常人的标准来看,他那点人性和能力的优秀,在一般的社会里折算不出等值的房产车产年薪收入。他要怎么和樱井继续在一起?虽然不缺钱花,但钱是从哪里来的呢?他没法对樱井说。

 

那就只有放弃这一途吗?二宫也不想。

 

他从十几岁开始在街道里生存,也留过长发骑过重型机车。只是这样晃荡了两三年之后在一次群架里被人打伤了腰,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星期,他才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出院以后没给自己找新的东家,而是找到以前结交的几个他觉得很有能力,对自己东家也颇有不满的兄弟一起组了个团伙单干。他们运气好,以前认识的人也多,一来二去的线就牵上了,搭上一个大老板的场子。

 

那个场子事态很混乱,因为处的地方不太好,好几边的势力都想来争抢,大老板不堪其扰,给他们放话说只要能解决,以后他名下的场子都归他们。但是时限很短,只有五天。二宫在中间使了个计策,他和他兄弟们分成三伙,分别去接触不同的帮派,给他们卖了部分真情报,用了点挑拨的手法,那几个人坐不住,第四天就开战了。然后他让老板报了警等着,全部一窝端掉。

 

他没道上那么多讲究,必须用这里的规矩解决,现在越来越不好混,和白道那边作对真不是什么机灵的做法。他跟警方那边负责这块儿的人有点儿接触,他要是负责这场子绝对不像他们乱搞那些违法生意,再加上头上有个贵人相助——大老板的岳父是政府的高官,二宫可以说运气好得一绝。

 

他的基业就这么定了,而且几乎一步登天。后来好多看他年轻想欺侮他占他场子的,也都被坑了回来。

 

只是说起来容易,没人知道他这些决定都是在赌,刚开盘,简直是一出一步错就满盘皆输毫无翻盘机会的必死局。他在这边付出了很多心血,想要轻易地放弃,还真做不到。

 

但要他拒绝樱井翔,他也做不到。

 

所以二宫这是很难得地做了一件自己也摸不着退路的事。

 

樱井看着二宫低头不语的样子,也沉默了许久。他大概懂二宫的意思,但他从未去看过那边的世界,他想象出来二宫的艰辛,让他心里很不好受,他不想二宫再这样危险。可是,二宫好像是一意要在那边做出点什么,至少在那个节点到来之前,他都不能自然地抽身离开。

 

还有,二宫那句,“也不是认识”,到底是为什么呢。

 

樱井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慢慢握成拳,他说:“那……我们应该需要一点时间吧。”

 

二宫的身体轻颤,他没敢抬头看樱井的眼睛,低声道:“你的意思是?”

 

樱井的声音也很艰难:“我……我的意思是,结婚的事,先缓一缓。我们,彼此冷静一下,多了解一下再做决定。”

 

二宫不知道说什么。樱井话说得委婉,但他能听懂,这种关系暂时要终止了。如果不以终身相伴为前提,对他们来说,这样短暂的幸福,是没有意义的。何况在双方心里都有所担忧的情况下呢?

 

他仰起头看天花板,吊灯上趴着一个吹小号的天使,红扑扑的脸颊,好像很幸福的样子。

 

他把眼泪憋回去,放下视线,最后用他的微笑谋杀樱井一次:“不用了,我懂你的意思。再见,sho酱。”


T

B

C

评论(16)
热度(99)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