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甜莓与香烟 上

充满了我歌单的一个脑洞

无脑谈恋爱,先发上一半,下一半逻辑把我自个儿绕晕了,明天来填坑

和真实团体、人物、事件无关

可爱属于磁石 OOC属于我


1

 

一个月前的樱井翔还有男朋友,一个月后的樱井翔没有。

 

三分钟前的樱井翔还有男朋友,三分钟后的樱井翔没有。

 

总之,樱井翔的男朋友和他分手了。

 

见证他失去男朋友这瞬间的咖啡店店主喜欢一个歌红人不红的海外男歌手,店里常放着他的歌。因为店面不大,黑胶唱片只要滚动着,针式留声机发出的声音整间店铺都听得见,轻松愉快的旋律,是那位歌手惯常带给人的感觉。只是樱井现在听什么都觉得不得滋味,明明甜得冒泡的歌词,他却只能听见发苦的两句。

 

「I’d be a fool not to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say,”Hey,we should be homies.”」

 

没有抓住机会对你说。

 

东京的夜雪来得到合时宜又不合时宜,说合是因为它恰好衬托了樱井此刻黯淡无光凄冷寂寞的心情,说不合又是因为樱井不想在这样的天气里撑着伞回他一个人的公寓。他今天刚好没开车。这尤其是夜深了雪越下越大的时候,积得厚了,深一脚浅一脚,他那颗刚刚被别人交还回来无处安放的心说不定会从嗓子眼里颠出去。

 

最主要的还是冷啊。

 

他体质虚,会冷的吧。

 

樱井没心思再看雪在玻璃窗前的窗沿上落下了。店主看他离身,即将打烊的催促也消弭在喉咙里,露出标准的微笑目送他离开,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雪中。

 

2

 

樱井加快脚步回了家,放了满满一缸热水,把自己整个浸在浴缸里才感觉活过来。

 

刚才店主放的歌里还有一句歌词,闪过的速度很快。

 

「Honestly you ruin me with your beautiful smile.」

 

这整首歌简直都在对他进行无差别攻击。

 

他和二宫和也相遇的夜晚,是三个多月前,离现在一百多天。

 

那时还是十月初,空气略带闷热,晚上倒是已经凉快了下来。

 

他刚接手父亲的公司,非常繁忙,每天恨不得把家搬到办公室。但就算再怎么热爱工作,那次结束了连续两天的加班,有每天洗澡的习惯的樱井简直难以忍受。他向秘书打了个招呼第二天晚一些到公司,就穿着正装下楼回家了。

 

因为精神不太好,他不打算开车,反正他家离公司不远,步行也不超过半小时,索性慢慢走回去清醒一下。夜风一吹,果然清醒了许多,这一清醒,原本只盯着自己脚下的路的人,就有劲左看右看了。这条路的路灯间隔修得比较大,自然的路灯也比较高,樱井视力好,在挺远的位置就能看到整个街道的景象。

 

就在他看着比以往更加凄清的街感叹人生的时候,一个小小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路灯高处的光是扩散的,中心明四周暗,那个小小的人影从小巷里走出来,从漆黑的巷道一步步踏进光明的领域。暖黄的光打在他身上,竟然还不如他的发丝亮。樱井停住了脚步,看着那个一头金发貌似不良的小个子站定在街旁伸了个懒腰,外套往上缩露出里面简单的白T,白T上染着铁锈色的印子。

 

啊,是个真的不良吧?

 

樱井莫名其妙不怕死地往前走了几步,看清楚对方一张娃娃脸,心里冒出几个疑问号,怎么现在不良里还会有这种人。

 

他这时也看到了樱井,只是他的视力明显不如这边的溜肩路人,需要稍稍眯起眼睛。他眼睛眯起时,浅褐色眼珠里闪过的光被夹成一颗流星,眼下挂着的两条卧蚕显得更明显,猫一样的嘴唇还微微抿起,白皙的脸在夜灯下染了暖意。

 

樱井借着这光,看到了他脸上的血痕,还有外套上被刀险险划开的痕迹。

 

对方长得太无辜,他一瞬间思绪就歪到了天边,走上去,没多想就主动问道:“需要帮忙吗?”

 

小个子青年貌似无所谓,实则有一丝戒备地看了他一眼。

 

“热心”青年企业家解释道:“我不是坏人。你遇到了什么?抢劫?需要我陪你去警局吗?两个人一起走会稍微安全一些。”他边说,还摸摸自己西服的口袋,摸出了名片夹,从一沓名片里掏出一张送过去。

 

小个子青年接过来看了,心里稍微放松了些。他这才开口:“不用了……呃,樱井桑。”低头又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的名字,他才喊出口,“不用去警局。就是普通地路过了干架的地方被波及了而已,他们已经跑了,东西也带走了。”

 

他的声音和外表一样温柔无害,说出来的话却隐约有一丝不符合他给人的感觉,“东西也带走了”,这样的话,对他的外表来说仿佛过于粗糙了一些。樱井听他这说法,不赞同地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又被他一言打断。

 

“啊,如果可以的话,倒是要麻烦一下,您能帮我买点药吗?我刚才钱包被抢走了,现在身无分文……”青年不好意思地拉了拉口袋翻出里面空白的衬布,抬起头看向樱井。

 

被对方的眼睛注视着,樱井内心只有三个字:好可爱。不知怎么的,邀约就脱口而出:“——呃,要不你到我家来处理一下吧。”

 

惨了,这句话,太容易被误会了。

 

或许是搞砸的既视感太明显,樱井的表情失控了一瞬,藏不住的懊恼表现在脸上。但就是这失控的一瞬,让面前的人霎时柔和下来,捂住嘴噗地一笑。

 

啊,这样捂着嘴巴笑也好可爱。捂着嘴的手也是,和聪明的脸很不相符的反差感。

 

“非常不好意思,我就打扰一下啦。我叫二宫和也,你喊我nino就好。”对方向他伸出手,微笑的全貌终于展露。

 

You ruin me with your beautiful smile.

 

樱井一只手把名片夹放进西装口袋,一只手伸出去握上对方的。

 

对方是左撇子,伸出来的左手,樱井一时之间竟然脑补出了脉搏的悸动,不自觉自己的心脏也变快起来。

 

3

 

怎么舍得放手呢?那么漂亮的笑容,那么可爱的人。

 

而且是很懂自己的,仿佛命中注定的人。

 

樱井从浴缸里出来擦干净身体,对着洗手池前干干净净的镜子伸出手,左手无名指的地方,前几天才和二宫一起去量好了尺寸。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一百多天,不说在他们这些心思九曲十八弯的圈子里,就是在整个社会上,说要结婚,也太快了。但莫名其妙的,好像回到了十七八岁刚恋爱时候那种雀跃欢欣,认准了就是他,巴不得头天交往第二天就昭告天下,哥有主了。

 

而且不止他,二宫对要结婚这件事,也是全无异议的。

 

他知道樱井家里是干嘛的,很担心地问过他,爸爸妈妈会不会不同意。樱井说没有关系,他父母虽然对他的人生一向把控得紧,但真正的大事,永远以他的意愿为第一准则。

 

二宫听了他说的话笑得软乎乎地拉着他的手,“真立派啊,我家sho酱。”然后很是得意地凑过来在他脸颊上亲了很响的一口。或许是发出的声音太大,亲完他耳朵就红了,被樱井拉过来又是一顿折腾。

 

他玩着二宫金色的头发,问他:“那你父母呢?”

 

二宫抱着他的腰,“我没关系,爸爸妈妈在天上会祝福我的。”

 

他闻言,沉默着不自觉地把二宫搂得更紧了一些。

 

“我会给你三份的爱,爸爸的,妈妈的,还有我的。嗯……不止,还要更多!”

 

二宫又笑了:“我要那么多干嘛啦?你多留点给弟弟妹妹吧。”

 

樱井正色:“不行,你和他们都不一样。”

 

不一样的。

 

所以到底怎么会放手呢?

 

4

 

其实前三个月,樱井一直不知道二宫是做什么的。

 

他出现的地方和场景都莫名其妙,但他表现出来的无害又让樱井觉得那都是自己想太多。

 

那天二宫在樱井家留宿了,穿的樱井的旧T恤,沾着不知道谁的血迹的T恤被樱井丢进了洗衣机。樱井想着自己爱用的洗衣剂会在他的贴身衣物上留下一点痕迹,心里有些隐秘的开心,又觉得自己这想法真叫人不齿,于是暗暗地揭过。启动了洗衣机,推开门走出来到客厅,就撞见二宫叼着衣服下摆露着雪白一片几乎晃人眼的后背,正用扭曲的姿势给自己涂药。

 

樱井当时心里很纯洁地震惊:哇,居然能做出这种姿势,要是我来的话可能脊椎就断了。

 

手上的伤口已经涂过包扎好了,樱井凑过去检查,发现他后腰上面有一道浅浅的淤青,大概是在躲闪的时候撞到墙边的障碍物了,应该不会是干架的人揍的。

 

拿球棍之类的,不会伤得这么轻。

 

樱井凭着自己年少时不多的经验判断了一下觉得二宫伤得不重,接过药帮他涂了之后就把药箱收了起来。樱井这会儿仔细看二宫觉得他年龄更小了,收药箱的时候就和他聊天:“你这么晚了在这附近干嘛?这边治安虽然不错,但毕竟是老街道了,有钱人也多,有的混子就喜欢往这边扎,碰到胆小的就能大赚一笔。”

 

二宫盘着两条腿,放了个靠垫在膝盖上,手肘放在靠垫上,手撑着脸对樱井笑:“有钱人多吗?好像sho君你是蛮有钱的样子。”

 

也不知怎的就改称呼叫了sho君。不过樱井相当不讨厌他这股自来熟的劲,还很中意。

 

“别扯开话题啊,你在这里干嘛?”

 

二宫叹气,“这事说来也是我倒霉,我姑妈在这附近上夜班,她最近缺钱用,找我想借点花花,我过来给她送钱的,没想到刚和她说完再见拐了个弯就遇到一伙人。他们好像和另外一伙有点矛盾,约了今晚上干架,我纯属路过,不知道怎么地就躺枪了。”

 

“在这附近干架?那胆子可够大的。”樱井调侃了一句,旋即反应过来一丝不对劲,“等等,你姑妈跟你借钱?你多大了她就跟你借钱?”

 

樱井估摸着二宫看起来也就二十岁上下,不超过二十二,结果二宫张嘴来了句二十六,把樱井都给整懵了。

 

“你就比我小一岁?”樱井不可置信,“你是拿神仙水当矿泉水喝的吧?”

 

二宫被他的表情逗得乐不可支,倒在沙发上笑得一抖一抖。

 

“你是不是骗我呢,从实招来。”樱井走过去拉住他手腕,想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严刑逼供”,但樱井某人拉之前正气凛然,拉之后心猿意马。松垮的旧T恤在二宫的皮肤上很容易发生位移,这会儿就已经遮不住二宫的肩,顺着他躺倒的角度柔柔地滑下来,樱井刚好能看见那泛着粉红的半边胸口。

 

“我要是骗你的话,你现在的行为,就太禽兽了吧,这仔细算算,等价替换可是老板意图包养年轻大学生啊,sho君。”二宫稍微一扯,发愣的樱井就倒在他身上,还好樱井倒下之前用空闲的另一只手撑了一把,但这样就形成了少女漫里标准的床咚姿势,只是地点是沙发而已。

 

不知道进展为何如此之快,樱井事后把它归结成上天的旨意。

 

总之第二天,他就拥有了一个新鲜出炉的可爱男朋友。

 

要是谁跟他摆谈这种恋爱经历,保不准被他一通吐槽:你以为这是二十年前的月九剧情吗。但事实发生在自己身上,再怎么荒诞也是真实的,他脑子里被二宫的笑容激得噼里啪啦乱炸的火花是真实的,他胸口藏也藏不住的砰砰的悸动是真实的,他想要和这个人共度一生的想法,也是真实的。

 

二宫对他,他能感受到,真实的热度,和自己一样,甚至有可能,比自己还滚烫。

 

樱井翔的人生一直都活得比周围人更加疯狂和肆意,这肆意不是说妄为,而是他的想法一旦产生他就必定要达成,所以是一种叫人佩服的肆意。结识二宫,和他交往,想和他结婚这件事,被他划在疯狂的名目里,但是他万万没想到。

 

比这事情更“疯狂”的,是真实的二宫。


T

B

C


评论(13)
热度(133)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