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11

感情线终于!

我升高三了,可能没什么时间继续更新了,以后不定时诈尸


☆、11

 

二宫沿着伊藤给他指的路,来到了东厢的二楼。伊藤出于什么心态告诉他这些,二宫不得而知,但据他推测,伊藤的目的多半也就是想让他来看看一些能令人误会的场面,最好能生出点隔阂什么的——挑拨离间呢,二宫才不会让他如愿。

 

真可惜,明明还以为能交到好朋友的。

 

二宫叹了口气,看向眼前的长廊。

 

他柔软的皮鞋踩在地毯上,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越是安静,他心中越是不安。唯一能让他继续行走的,只有樱井在这里,这个可能是事实也可能是谎言的理由。

 

走廊里不知道哪扇门或窗没有关,一阵轻悄的穿堂风吹过来,落在二宫的肩膀上。

 

“唔——”

 

面前的门突然打开,一只手伸出来捂上二宫的嘴,另一只手揽上他的腰,把他拖进了门里。

 

在他被拖进去的一瞬间,走廊上隐约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伴随着“他应该去了那边”的指示,在往这里接近。是几个穿着黑衣的保镖。

 

“大哥,怎么回事?那家伙去哪了?”

 

“应该在这边。慢慢找吧,反正小少爷也只是说避免他再去老爷书房,只要他不去那边应该就没事。”

 

“那人要不要抓起来?”

 

“你最近是犯罪片看多了吧,人能说抓就抓吗,小少爷都说了那个人现在动不得,只是要把他监视起来,到酒会结束他离开为止,都别让他乱走。”

 

“这可够麻烦的……”

 

“这种场合总是要比别的时候麻烦一些,习惯就好。快点,你去那边,我从这边开始查起。”

 

墙内,二宫的尖叫最终还是被捂在了嘴里,他闻到熟悉的香味,停止了挣扎的动作。

 

“你吓死我了。”二宫的腰还被箍着,他转过来靠在樱井怀里放松了身体,“我还以为是谁……”

 

樱井竖起食指抵在他唇边,黑暗的环境里,只有手边樱井手机的电筒有点微弱的光源。二宫刚好能借着那点光看清樱井嘴唇的开合:“少爷,帮我个忙。”

 

“好啊,干什么?”二宫答应得很爽快,没看见樱井陡然变得幽深的眼色。

 

樱井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就开始伸手脱二宫的西装外套。黑灰色的外套被他三下五除二扒下来丢在一边之后,衬衫又遭了殃。一颗颗扣子在他灵活的手指穿梭下飞快地解开,但没解完,樱井听到墙外不断靠近的声音,咬咬牙把二宫已经大开的衬衫一下子从肩膀上扯了下来,挂在二宫的手臂上。不妙的是,二宫的领结还留着,洁白纤细的颈项上套着一条一指宽的黑绳,看起来有种别样的情色。

 

二宫愣愣地随他摆布,樱井动作太快,等二宫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被“拆开了包装”,完全展现在樱井面前了,好在黑暗的环境掩饰了这份尴尬,二宫别扭地抬了抬手臂,“你在做什么……”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被樱井抱起来放在了桌面上。樱井不知从哪变出一顶假发戴在他头上,茶色的发丝打着卷,凌乱地拂在他腮边,还有一种灰尘的味道,搞得他痒痒的。

 

“嘘,别说话,”樱井的声音很低,在他耳边响起的时候那种痒痒的感觉变得更剧烈了,“抱住我,看着我,要是有人打开门看,就把脸埋在我胸口。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要做。”

 

二宫被那奇异语调里的魔力俘获了,乖乖地把手环上了樱井的脖子,樱井也顺势搂住他的腰,嘴唇贴上那截洁白的脖颈,冰凉的触感让两个人皆是一颤。

 

敲门声就在这时候响起,吱呀一声,门被拉开,走廊上的光线透进来,二宫连忙照樱井的指示将头埋进他胸口,透过一点点缝隙,悄悄地打量起四周的环境来。

 

这儿看装潢,像是被弃置不用的吸烟室,角落里堆满了杂物。二宫头上戴的那顶假发就是樱井从那堆杂物里找的——应该是以前以前开化装舞会的时候遗落的东西,二宫在里面还看到了面具和舞裙。

 

二宫观察环境的时候感觉得到樱井的手在他头上轻拍着,是一种安抚的力度。他忍不住顺着蹭了蹭。

 

在门外的保镖看来,这幅光景就很引人误会了。

 

二宫的肩膀还是少年的线条,光裸着暴露在光线里,被那头茶色长卷发修饰出了少女般的柔软,外人看来,就是“少女”坐在桌上,衣衫半褪,手臂攀着青年的肩头,依恋地磨蹭着青年的手掌。

 

与他们面对面的青年——也就是他们的目标,藏在镜片后的眼睛射出两道锐利的视线:“你们有事?”

 

前来追查的两个人对了个眼色,说了句打扰了,带上门出去了。 

 

樱井和二宫还能隐约听到他们骂骂咧咧的声音:“我靠,在这就搞上了,那妞什么时候进去的?”“不知道啊,明明就没见到……唉,他这一时半会完不了吧,我可不想再呆在这听墙角。”“谁知道,过会再来,让老四把这门口的监控调出来盯着。”

 

他们走远了,二宫才舒了口气,从樱井的胸前抬起头。

 

环境重归黑暗,樱井拿出手机想按亮手电筒,被二宫按住了:“等等,先别打开。等我把衣服穿上。”

 

樱井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好意思,竟也后知后觉有点羞耻,听话地放下了手。两个人细小的呼吸在黑黢黢的房间里穿梭着。

 

“刚才伊藤告诉了我一点事。你是到这来谈事情的?”二宫觉得现在自己好像每次看到樱井都是在问他问题。

 

樱井的回答很简单:“嗯。”

 

“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

 

“不是。”这次樱井倒没瞒下,“这次是……和你父亲订立协议的那边,就是把我送过来的那边,设置的任务。这是我为了回去,要完成的考核之一。”

 

“那横山老爷晕倒是怎么回事?”二宫不知不觉地稍微轻松了一点。

 

“那只是我告诉他,他前阵子和伊藤家签订的合同里有一个致命的失误,他一时之间没承受住打击,我可什么都没做。反而还是我的东西掉在了他们家书房里……也不知道他们家在书房里放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稍微提了一句,他们就紧张得不得了,派了好几个人跟踪我。我在想怎么甩掉他们的时候,就看见你了。”

 

二宫听他说话,能脑补出他那种无奈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好久没见过你这么……措手不及的样子了。”

 

樱井听他笑,伸了一只手出来挠他痒。“珍惜这种机会,不多的。”

 

两人笑闹之间,樱井不小心按亮了自己的手机屏幕,他之前为了在这里面照明,把亮度调得很高,这会儿突然亮起来,两个人都不自觉地眯了眯眼。适应之后再睁开,樱井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二宫看着他,也突然停了笑声,只在嘴角还留着来不及收回去的一丝笑意。 

 

樱井不知道二宫看到的景象是什么。但就他自己而言,即使他是始作俑者,在真的看到二宫牵着一丝有点迷茫的微笑,脖子上挂着松松的领结,穿着被他解开的白色衬衫和他笑闹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了。这些天以来,他都抱着试探的心情,和绮丽又罪孽深重的梦境在夜晚做了无数的纠缠。为什么他就不能做出那一点尝试,为什么保护他就必须要离开他?樱井想了无数种可能,不得不承认,未来没有二宫和也的那一种假设,是最令他感到痛苦的。

 

他对二宫的感情,终究,热烈到了要焚烧他自己的地步了。

 

二宫的停顿很单纯,他只是看到了樱井眼中深深的渴求和挣扎,还有潜不可见的一丝欲望。那欲望好像不只是反映在身体上,更作用于精神。

 

他的灵魂离不开他。

 

拥有着离不开他的灵魂的人,用眼神说着,我想吻你,可以吗?

 

一只手抓住了衬衫领口,颤抖着,把自己的唇贴上了对方的。就在那一瞬间,手机屏幕常亮秒数到了,世界重新归于黑暗。这好像是一个信号,所有无边无际的、令人想来就觉得头皮发麻的、难以启齿的快乐,在这一刻,借着黑暗延伸出来,一下子就铺满了狭小的空间。他们把那由于奇妙的缘分和关系而对对方产生的不可名状的诉求借着唇舌的相交吐露,身体也紧紧地相拥。

 

樱井在恍惚间觉得自己的意识可能已经堕入黑暗。他听见隐约的雷鸣,他坐在小小的二宫的床头,和他一起看着窗外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上。

 

“我只是怕打雷,我不怕暴风雨的。”他终于想起,二宫紧紧抓着他的手,这样对他说过。


T

B

C

评论(11)
热度(42)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