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Paper Love(一发完)

给eghy的生贺

本人真情实感之作

但还是要打上一句和真实团体人物事件无关



01

 

距离上次太阳升起,已经过去了五天。

 

02

 

信奉着“仅仅只是地震的话便继续工作吧”这样的信念的多灾多难的国家,不知对他们来说是好是坏。即便这样匪夷所思的现象发生了,所有人都还是和以前一样——顶着虚假的麻木的更加冷漠的表情,行走在越来越冷的街道上。叫人想起三十年前那场虚幻的泡沫,那握着大叠钞票招车、夜夜无眠的光景。

或许是为了自我麻痹,东京的夜晚,的的确确越发热闹。

 

只是没人分得清什么是真正的夜晚了。

 

新闻报道日日持续,已经没人关注;反而是综艺节目的收视率成倍上涨。人们逃避真相,看偶像和搞笑艺人轮番耍宝,比对着新闻主播报丧一样的脸孔,更易让人安心——即使只是假的

但,你还努力地笑着

真好啊

 

03

 

“早上好——”

随着最后一个人推开休息室的门,成员们终于全部到齐。二宫踢着拖鞋走进去,凑齐了一整团的ARASHI。

“早啊。”是来自松本的回复。

比起以前,大家更加安静。

大野沉沉地睡着,一本上一季的钓鱼杂志盖在脸上,散发出一种闷闷的气息;相叶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给谁发短信;松本则在看着电脑吃早餐,不时拿出手机看看,也不知道是谁大清早的就开始约饭局。

 

那樱井呢?

 

二宫收回观察的视线,发现樱井也和他同步收起眼神,他的手指捏着报纸,是一个漫不经心的力度。

他的心思,想必不在那整页整页的NASA呀国家科学院的观测报道里吧。

果不其然,下一秒樱井就像佐证他的猜想似的出了声:“你今天穿得可厚。”

二宫低头裹紧外套,吸吸鼻子回复:“都五天不出太阳了,外面那么冷……我又没什么厚衣服,只能多穿点儿。”

没有太阳的后果,就是这样的,七月盛夏里,东京的气温一降再降,这夜凌晨就已经跌破了0℃。据说2ch上不少的宅男以为自己穿越了,一夕之间来到了冬天,热烈地讨论起自己其实是野比大雄有个孙子给自己造了只机器猫的可能性。

樱井看着裹成球的二宫,没再多说,他把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咳嗽了一声。“人终于到齐了,那么说明一下,大家应该也都听说了吧。”

大野缓缓把杂志从头上拿下来,睁开了眼睛。

“今天会是天亮以前的最后一次收录。”樱井道。

众人不说话,只是慢慢地点了点头。

 

“天亮以前”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些奇怪,但事实就是如此。太阳不出来一天,这个世界就会更冷一点,交通,取暖,各种机构的运作,都需要能源。为了节省资源,政府下了令停止不必要的娱乐项目,全国进入资源警备状态。他们今天聚在一起,不是为了收录一期即将播放的节目,而是收录一期某天回归之时,可以抢先占据市场的节目。

 

“还会有天亮吗?”大野总是那个一针见血的人,“真的……还会有天亮吗?”

众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空气一时之间变得安静,或者说,本就是安静的,只是现在的温度,让这个敏感乐天派团体也承受不了了。

“唉,天黑着,还怎么出海啊。”察觉到一丝不对,大野补充道,“早知道这样……”

“早知道这样,我就把以前想做的事情都做了!”相叶突然忿忿不平地插进来说了一句。

松本看他们一眼,没说话。

 

二宫搓了搓自己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相叶的话像在他脑子里敲响了一口大钟,直敲得他脑子里晕乎乎的,觉得有什么话即将跳出喉咙眼,又被他生生地憋了回去。他转眼看樱井,对方的脸被报纸挡住一半,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无悲无喜。

心里空空的,二宫垂下头。

樱井被报纸遮住的下半张脸,是嘴唇抿紧的一道弧度——

 

04

 

なぁ和、あの空のてんびんに乗る前に、

僕のてんびんに乗ってみないか。

僕のてんびんに乗れば、君は必ず天国行きだ。

 

只要乘上我的天秤,你就一定能够去往天国。

 

05

 

他们之间,或许不是爱情。

因为爱情的冲动是无法被磨灭的。

即使用再克制再无私的外衣做伪装,那还是冲动的,让人变得不像他们自己。

可他们,从来懂得分寸,从来不任凭感情逾矩,那么聪明。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就算我有多么多么地像你。

他们唯一放肆的东西,是让这相似,成了一种习惯,像给荆棘覆上一层软甲,想尽力让对方的痛苦少些,却连自己都分不清——

自己扮演的,到底是软甲,还是荆棘

 

06

 

手头的工作一件件地交接完,演艺界渐渐归于一片岑寂。忙如ARASHI这样的国民偶像也迎来了无限的休假。平时聊个不停的line群组到了世界末日的背景里变得更加喧嚣,人们抓紧了最后的时间和自己亲密的人共度。

二宫回了老家看妈妈,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父亲和姐姐,一家人吃了顿饭互相打气以后,他就开着车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用车了,在太阳升起以前,若非吃饭和扔垃圾,他应该不会再打开大门。

 

从老家出来的时候,他妈妈叫住他,悄悄问:“阿和,你现在交女朋友了吗?”

二宫顿了会儿,微妙地笑笑:“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提这些。”

“不是,妈妈是想说,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你这前半辈子,在这件事上委屈太多了。如果还有机会,就带回来看看,别最后都留下遗憾。”

他看了看天上的飞雪。眼睛里是一层薄冰。

 

“嗯……还没有哦。你们好好的就好了。”

 

07

 

遗憾啊,大概是摆脱不了了。

 

08

 

“不觉得这里太高了吗?”

冷冷的山中湖,身后那人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却带着温热。

“唔,是呢,”二宫眯起眼睛狡黠地一笑,“翔酱害怕了吗?”

樱井无奈地摊手,“大概是大家都觉得这样的日常太无趣了,不得不造梗吧~一开始我可没听过有这样的企划。”

“那你可小心别出丑哦。”

“多半由不得我……”

“镜头也会相应变多的嘛,别丧气啦。”二宫搭上他溜溜的肩,“一会儿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怎么好玩怎么来哦。”

樱井捂上了脸。

 

计划最终实行时出岔子了,他在樱井面前,捉弄他的任务交给了后面玩得开心的松润。大野在后面,坐完滑索之后别开麦悄悄对他说:“nino,你对着翔君,很容易心软呢。”

二宫揉上大野的面包脸。

 

因为啊、我慌乱的时候,还不是下意识喊了他。

不好意思再捉弄他了。

 

09

 

遗憾,就在于,这份心情,从未让他知道过

 

10

 

二宫几乎过上了与世隔绝的生活。

他缩在被炉里睡得天昏地暗,甚至有一种就这么死去也没人知道的感觉。

太久的空窗期,和不轻易带伴侣回家的习惯,让这间房子里除了他自己的味道以外,别的信息一丝也没有。他觉得很好,这样的状态,他的心刚好,既不空也不满。

 

他最讨厌太阳了,这样就刚刚好。

 

人生前半大都是被世间的浪潮推着前行,他们,仿佛是站在世界的前端,又仿佛格格不入。他的情感也好行为也罢,注定无法成为普通意义上的情感和行为。没有意识的麻木前进倒还好,先前没有大红没有那么多责任的时候也还好,但他一旦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以后,就再难逃离这个痛苦的漩涡了。

他想起小时候住在那个工业区里,追着小春到处跑来跑去,偶尔在下水道口发现一朵野花的感觉。

“你开在这儿,真不容易啊”

那应该就是自己的感情吧

不应存在的,开在了错误的地方

而现在,是时候结束了

 

他觉得很冷。

 

11

 

二宫知道樱井的动向,但他没有验证,所以也说不上“知道”。

这说法听起来有些奇怪,但他俩之间向来如此。

对樱井的事情,二宫从来是知道的;反过来,樱井对他的想法和动向也一清二楚。可他们不敢去了解,不敢宣之于口,只在无意间展露时有猝不及防的怦然心动而已。

因为这“知道”、“了解”的要素,都来自不可告人的“直觉”。

 

他大概能想象,樱井先回了一次老家。但就像他一样,不会久待。或是害怕面对家人时表露脆弱,或是害怕不能表露脆弱。那是种很矛盾的感觉。他有点可怜樱井,他喜欢旅行的,去这里或那里,揣着旅游手册就敢走遍夏威夷行至马德里。这本是个很好的机会,不再忙碌,不再有那么多人关注他们,可惜太阳不出来,他们哪里也不能去。

若要说二宫有哪一刻怨恨过这黑暗,那便是想到樱井的时候了。

不过,要是一直飘雪也不错的。

雪落在他肩头的时候,真的很好看啊。

 

12

 

“下面,是催眠术的时间——翔酱,闭上眼睛哦。”

“下一次你睁开眼睛之后,就会喜欢上我。”

 

13

 

二宫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额头上有一片冰凉的毛巾。身体发着热,头也昏昏的。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不疑惑,这段时间太阳少了总要弱一些,唯一的疑问是——这毛巾是哪个好事者搭的,经纪人?

踢踏着拖鞋往客厅走去,却在厨房里看到了意想不到的家伙。

 

……是啊,他有我家的钥匙。

 

二宫隐约记得是刚搬到这里,请朋友们来喝酒的时候借着醉意给出去的。无奈地锤了锤脑袋,他坐到沙发上盖上毯子,盯着开放式厨房里那个兀自忙活的背影,对方似乎完全没发现他的存在。

还是老样子嘛,一进厨房就紧张专注得什么事都注意不到。

他没办法,只能捏着沙哑的喉咙喊了两声:“翔——桑——”

转过头的仓鼠脸一如既往带着无奈又温柔的笑。“你醒了啊,再等等,这边快煮好了。”

 

二宫突然想哭,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看到太阳,他发现自己居然也会喜欢。

 

14

 

“怎么你个东道主还自己跑出来清净了。”

阳台的开拉门在身后合上,熟悉的声音响起。二宫被吓了一跳,手指间的星火闪动了一瞬。他吐出个烟圈,掐灭了手里的香烟转过脸去,青白丝线在空气里散开,遮掩了那人的面容。

“我……有点醉了,出来透透气。”

“不是因为想抽烟?”樱井轻松的笑意让春夜的天空变得温和起来,楼下有一条栽满樱花的通路,似乎有樱花的精灵在窥伺。

二宫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不,我真的醉了。”

 

就当做自己醉了。二宫把脸贴近了樱井,两个人呼出的麦芽香气交缠在一起。二宫酡红的脸颊和迷蒙的眼睛让樱井动摇了一瞬,但他知道的,对方没醉。

微微偏开了脸,樱井用一只手指撑开二宫的脸颊。

 

他像要掩饰什么似的拉了拉衣领,走到阳台边上,扶上了栏杆。

 

“翔酱。”

身后贴上一具温热的身体,樱井好像听到樱花精灵欢呼鼓掌的声音。

“嗯?”

好像自己的喉音也变滞涩了。

二宫柔软的手臂环在樱井的腰上,头靠在他的后颈。就这么静静地抱了一会儿,久到樱井觉得自己快燃烧起来了,二宫才拉过他的手,往里面放了一个还带着他自己体温的金属块。

“这是什么……”

“我家的钥匙。”

二宫打断了樱井,把樱井的手合起来。

“我喝醉了,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

 

15

 

没想到这反而救了自己一命。

那之后两天,二宫不开口,樱井也绝口不提要走的事情,两个人一直住在一起。

二宫家里的东西已经要吃完了,樱井就下楼去买,二宫病好些之后就换了他来做饭。他手艺一般,翻出了以前拍戏的时候买的菜谱,做出来倒也有模有样,樱井又是个好养活的,一点儿不挑剔。

至于樱井为什么会来二宫家里,二宫没问。

他觉得自己能猜到樱井想做什么,可又不敢去猜。

两个人没事干就裹着毛毯一起躺在沙发上,聊过去的事情。那不是在杂志上披露过的,不是道听途说,只是生活中小得不能再小的鸡毛蒜皮,是他们自己的经历和感受。

或者说,是不敢披露的。

如果说出来,秘密就会被察觉了。

 

“你觉得这样下去,我们会怎样?”

话题兜兜转转还是走到了未来的位置。二宫抛出这句话,让他和樱井都愣了一下。好像二十年前他们就问过彼此这个问题了,两人的记忆力都很好,一下子那些画面就从深处翻涌上来。

竟然和现在诡异地重合。

空气一样的寒冷,夜色一样的漆黑如墨。两个人睡在一处,挨着对方的手臂,不知道为何被窝里那么暖和。

那时候樱井的回答是什么?

……这倒是记不清楚了。

 

命运真是奇怪,明明做好了未来没有对方的安排,又把他塞进来;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又不能让他一直存在。

 

可是。

 

他现在,不是正在这儿吗?

 

16

 

电影是谁放的?二宫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个问题,转瞬又被樱井炙热的呼吸夺去了理智。

 

他们凑齐了清脆的碰杯声和低声的交谈。虽然没有安吉丽娜朱莉动人的颦笑和暧昧的火光,甚至因为没有太阳也不会有雨声,但在那首拉丁情调的歌响起的时候,他们仍从对方眼中看见了难以捉摸的光影。

这部片子定义是商业片,又有喜剧标签,还看过那么久了——这是二宫第一次真正明白为何影片里主角各怀心事却依旧满目含情。

也许他们有连自身都没察觉到的默契。

 

歌词轻哼着The C.I.A was on the phone,他们却不再管那些了。这段舞在电影里不长,平静的场景转瞬即逝,他们的这个亲吻或许也如这场景是片刻的。背景的人声雨声玻璃碰撞的声音渐渐模糊,只有面前的人的呼吸,轻柔地铺洒在面上,像是一串温柔的印记,让二宫永远也忘不了。

这个黑夜是不同的,他们始终放开了什么,带着对明天的不确定和不期盼,一起沉溺在放纵的小鼓声中。

 

——你在想什么?

二宫的手托在樱井的面颊上,以眼神询问他。

——那你又在害怕什么呢?

樱井放松地吻在二宫的耳垂上。

他终于做了一直以来想做的事。

 

“如果,我想,太阳不出来的话,就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你会觉得这不现实吗?”

他被世事磨平棱角的这些年,樱井很少再在他的嘴里听到这么天真的话了。二宫和也总是有让他无端感动的魔力,或许来自于他时光停驻的身体,叫樱井每每想放下那些情思的时候,又时时出现,叫他没法忘记。

这会儿的这句话也是同样的效果。

他伸进二宫握成拳的掌心,把那个小拳头撑开,然后把自己的手指对准他的指缝盖上去,握紧。

 

“……不会。我保证。”樱井身上的香味几乎把二宫整个人都罩住了,他觉得耳根子都在发软,“就算太阳出来了,也可以……”

 

二宫笑了,眼角小小的细纹把时光溯流的梦戳破,还给樱井一个真实的、怦然心动的存在。

樱井贪恋地抱住怀里的身体,真实地感谢起这场黑暗来。

 

END

 

【小剧场】

二宫第二天醒来看见天亮了,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樱井翻身的手臂打到他腿上,他也没反应。

过了一会儿,樱井醒了,看着二宫,两个人面面相觑。

二宫沉默了一会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早点在一起,这样这个作者事就不会那么多,太阳应该就能早点出来,我也不会断那么多天的WiFi了。”


评论(8)
热度(130)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