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8

四月两更新(自豪)

渡海医生真的好帅T^T我要为他爆灯

这篇写起来的瓶颈主要在于我自己抓不住文风,因为这半年看了些奇奇怪怪的书,影响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Orz

总之后面的剧情还是有几个我很喜欢的爆点的,希望升学之前能把这篇写完。

以上w



☆、8

 

小时候,说起来是很好的。

 

二宫回想起的时候都觉得那可能是樱井最真实的一段时间。

 

不是说他现在不真实,只是那时候他退让的东西远不如现在多。二宫至今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樱井的那天下午的晚餐,对方展露出那种仪态,让自己显得像是只从没学过礼仪的小猴子,可晚上见到樱井窝在厨房吃厨娘给他准备的夜宵,又让二宫打消了那可笑的念头。

 

时年七岁、小糯米团子似的二宫扒着门框,心里暗暗想道,这装模作样的怪家伙,离开了家人,单独到这里来给自己当执事,也怪可怜的。

 

看他吃饭的那种幸福的样子,应该不是个坏人吧。

 

二宫对人的评判标准很不大众,他和樱井这段莫名其妙,本来应该有些敌视和紧张的关系,就被这么一件件小事轻易地化解了。

 

然后一直到了现在,他们成为了这样有些奇妙而独特的关系。

 

被樱井的冷漠割伤,又被他的真实关心呵护的那个晚上,二宫久违地做了个梦,梦里是小时候的樱井和二宫。

 

比他大五岁的樱井,在初见时意外地比二宫高不了多少。

 

被二宫老爷的心腹老管家领着回家的,作为小少爷的贴身执事,以后将一直留在二宫家为他们做事——介绍词是这样,二宫被二宫老爷抱在腿上,樱井站在老管家的身前,两双眼睛就那么直直地对视上。

 

二宫开始露出个友善的笑容,不明白这小哥哥是来自于哪里,但他缺少玩伴,要是有这样一个人,也不错。

 

二宫老爷把他从膝盖上放下来,让他去和樱井打招呼。二宫迟疑地走过去握了握樱井的手,做了自我介绍。

 

樱井淡淡地颔首,说名字的时候,也对他微笑了一下。这个笑容和窗外明媚的樱花映衬在了一起,让二宫一下子就记住了樱井的名字,导致他过后几十年,听到那几个音节,脑海里浮现出来的不是每年由九州开向北海道的粉色浪漫,而是那个微笑的画面。

 

毕竟还是小孩子嘛。

 

二宫老爷看到二宫和樱井相处不错,也放心了。

 

“渡边,厨房那边通知了吧,晚餐多添几道翔君喜欢的。”二宫老爷走了过来,牵起二宫的手,“小和今天就当是欢迎翔哥哥,大家一起好好吃顿饭?”

 

二宫不喜欢吃家里的正餐,一听到二宫老爷这要求嘴角就撇了下来,转头看了看樱井,又回过来眼巴巴地看着二宫老爷。二宫老爷不知道二宫为什么不喜欢吃东西,他时常不在家,连小少爷吃饭很少这种情报都是下人汇报给他的。二宫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他无力招架。

 

樱井没贸然说话,在一旁静静地观察。

 

二宫先前悄悄看了他的脸色,笃定这个表情有点严肃的小哥哥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应,就弱弱地开口:“我不想吃。”

 

二宫老爷半蹲下来拍拍他的头:“今天难得有小哥哥陪你,就吃一点吧。”

 

“反正不吃饭又不会长不高。”彼时还没尝到苦果的二宫是班上长得快的孩子,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心虚。他退后一步躲开爸爸的大手,迈着两条小短腿,想钻出房门。谁知道,路过那个看起来冷冷的小哥哥的时候,背带裤的背带被对方一下子抓住了。

 

二宫:……怕怕的。

 

他转过身,看见皱起眉的樱井。

 

“为什么不吃饭?”还没脱离儿童的年纪,眉眼间已经显露出十足的小大人模样的樱井,在当时二宫的心里多少是有些可怕的。

 

二宫没说话,他不可能和刚认识不到十分钟的陌生男孩子解释自己家里平常都没有人,他不喜欢一个人吃饭,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种抗拒正餐的习惯。

 

落在樱井眼里,就变成了小孩子的任性耍脾气了。

 

他想到自己家里那些不可爱的“兄弟姐妹”,微不可觉地抿了抿嘴,不自觉带上些严厉的口气:“别给大家添麻烦。”

 

“我没有。”二宫委屈,明明每天厨房耗费那些精力去准备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才是麻烦,最后还不是浪费掉。

 

樱井也才十二岁,正是没有耐心的时候,给八岁的小孩子解释“添麻烦”的定义,本来就是一桩麻烦。但想到自己作为他的执事,以后要和他长期相处少说五年的时间,樱井强迫自己温下声来说:“你不吃饭可能有自己的原因,但厨娘不会知道,她们会以为自己做的东西不合你的口味,然后担惊受怕;管家爷爷会担心你的身体出毛病,半夜肚子饿疼了说不定还要麻烦司机叔叔送你到医院去……”

 

樱井好久没有尝试过这么温和的说话了,一时之间没控制好自己的语气,竟然活生生地把二宫吓懵了。

 

樱井眼睁睁地看着面前这个有着软软脸蛋的小朋友失落地低下头,心里头微妙地升起一丝负罪感。

 

这一天二宫家的晚餐也在沉默的气氛中过去。

 

至于二宫如何被樱井的餐桌礼仪震惊,如何晚上在厨房门口偷看到樱井,都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在二宫家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樱井就遇到了大难题。

 

樱井连同学籍一起转到了二宫所在的小学,第二天早上是和二宫一起去的学校。两个人下车之后拉着手对司机和管家挥手道别,在确认车子远去之后就松开了手。

 

二宫看了樱井一眼,有点别扭地说:“再见。”

 

他现在看到樱井就回想起昨天晚上他吃夜宵的那个样子。

 

樱井浑然不觉,也说:“再见。”他转过身,打算去校长室报道,走了没两步又站定,回过头来,“下午记得在你们班教室等我。”

 

二宫愣了愣,看着樱井单薄的背影渐渐远去,早熟的小朋友心里古怪地冒起几个泡泡。

 

大概是有点酸甜的柠檬水,二宫脆弱的牙根难以承受的那种。

 

——有人在等自己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一天的课程很快就过去了,樱井来找二宫的时候,发现他们班教室静悄悄的。他推开门进去,发现里面没人。

 

樱井抱臂环视了一阵,把脑子里出现的那种“二宫和也在对自己做恶作剧”的想法打消,取出手机拨通二宫的号码,等着接通的过程中,他托着下巴思考起来。按他的猜测,这小孩儿虽然有点任性(连欢迎客人的晚餐也不愿意吃),但绝不是个无聊到用这种手段来示威的人。

 

电话嘟嘟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樱井先出了声:“喂?是……少爷吗。”

 

他明显不太习惯这样的称呼,稍微停顿了一下。

 

那边传来二宫淡淡的回复:“嗯,是我。”

 

樱井听出他语气里过分的平淡,“你怎么了?现在在哪?”

 

“我没事……你已经到我们班教室了?我现在过去找你。”

 

明明是两个小学生,说话的语气跟什么重大谈判似的。

 

樱井敲了敲手边的课桌,“我记得你们班最后一节不是体育课。你到底在哪?”

 

二宫那边嗫嚅了几声,最后才传来几个几乎微不可闻的单字:“医务室。”

 

樱井心里大呼不妙,这才跟自己上学第一天,怎么就折腾到医务室去了。虽然他不需要给二宫老爷有什么交代,但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欠下人情可不好。几乎没再多说什么,樱井迅速地挂断了电话,小豆丁在老校园里跑得飞快,路上还不忘喘着气给司机打个电话请他多等一会儿。

 

推开医务室的门,值班医师已经下班,窗栏上隔开的夕阳变成一片一片地撒在床头,樱井看见一个小孩子坐在椅子上手里不停地按着手机,似乎是在玩什么游戏。

 

“在玩什么?”樱井沉默了两秒,走到二宫身边拉开椅子坐下。二宫拿着一根小棍不知道在屏幕上戳些什么。他看见二宫的脸上沾上了灰尘,校服衬衫的袖子被划破了,这会儿挽了起来,露出的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血痕。

 

几乎瞬间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啊,一个RPG养成游戏。”二宫也没想到樱井什么都不问,打好的腹稿都没了用武之地,简单地解释了一句之后就不说话了。

 

樱井怎么看,也只觉得那就是普通的消消乐,不清楚其中的乐趣所在。眼看二宫马上要结束战斗,就过去把他的书包拿起来抱在怀里,在一边等他。

 

二宫瞥了他一眼,按掉了游戏,站起身来。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走在林荫路上,二宫稍前一步,樱井在他身子往后偏一点点的位置,看着他的侧后脸。

 

小孩儿的脸鼓鼓的,低着眼睛,睫毛不长也不浓密,像一抹淡淡的颜色盖在那里。

 

“你为什么不问我。”

 

这时候的二宫还没那么沉得住气,他见樱井一直不作声,最终还是主动开口了。

 

樱井去找他的视线,他就故意扭头不看樱井。

 

“这不是一看就很明显的和同学起冲突了吗,有什么必要问。”樱井承认他对这个七岁小朋友的处事方式感到了莫名的熟悉,有点儿像当初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他自己,“我们俩很熟吗?”

 

“你不是我的执事吗?”这下轮到二宫不解了,“关心我难道不是你的职责。”

 

“挺厉害,年纪不大,还知道职责是什么。”樱井笑了笑,走上去揉上二宫的头发。

 

二宫哼了一声,“我怎么说也是二宫家的孩子。”

 

“那以后就别用这种方法去和别人争论了。”樱井说,“你确保自己不会吃亏的时候,可以勇敢地挥起拳头冲上去,但如果没有那种把握,就迂回一点,让对方闭嘴的方式还有很多种。”

 

二宫狐疑地看着他。“你很有经验?”

 

樱井笑了笑,“在学校里没有,在家里有过。”

 

剩下的,却是怎么都不肯再多说了。

 

他只是迈着轻轻的步子,看着那个细瘦的背影,就像看着自己。

 

那以后,与其说樱井是二宫的跟班执事,不如说是二宫多了一个能保护他的屏障。樱井来历不明,能力倒是很厉害,至少在他来了之后,二宫可以遵从自己的心意处事,不用再管学校里对二宫家这一代的风评。二宫倒不怕樱井把他宠成个什么纨绔的样子,他在外面百分百护着二宫,在家里对他却比谁都严厉。随着二宫老爷出国去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天已经亮了。

 

带着初夏暖意的阳光射进窗帘,刚好照在樱井的脸上。他眨眨眼,从混沌中醒来。

 

卧室大概是唯一能发现这个男人弱点的地方。

 

他从床上坐起身,看向床头那个被放倒在桌上的相框,眼里闪过一些晦暗不明的颜色。迟疑了几秒,他下床走过去,把那个相框收进了衣柜的角落里。

 

樱井回想着那张照片,脑海里二宫从幼时长到少年模样的颜容像电影画面一样不断地播放,最后定格在前不久柔软的嘴唇印上来的一刻。

 

那大概就是,一朵平凡无奇的鲜花,生长在他回家的路上,他每天回家时要去给这朵花浇水,看见他长得很好会跟着微笑,看见他被风雨打落会不忍难过。

 

但是,这一天,他突然变了想法。

 

他想在那外面建起一栏藩篱,把那朵花圈进自己的领地。

 

但是这样,他就没办法再保护那朵花了,因为他的领地,就是台风中的漩涡风雨区。


T

B

C


不要问我为什么开始是eghy在做梦,醒来的变成了yjx

因为他们相思相爱!梦都是一样的!

评论(2)
热度(57)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