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7

三月零更新,我可能被下咒了吧

最近挺充实的,学学数学跳跳舞,很开心

每个周末从学校回家都觉得自己有一堆东西要买(。)

希望两位先生映画大hit!

终于!成功地!把自己的大纲!写偏啦!!!(语气沉重目光已死)

下一章写个小翔和小和缓缓



☆、7

 

“Nino,Nino。”

 

二宫咬着吸管,一副放心天外的空茫表情,凝视着窗外庭院里光秃秃的樱花树。伊藤喊了他好几句他都没有回应,那对琥珀色的眸子里仿佛什么也映不进去似的。伊藤无奈地叹了口气,稍微放大了一点音量:

 

“Nino!”

 

因为伊藤平时很少大声说话,被不熟悉的音量惊到了,二宫才倏然回过神来。他看了看面前的食盒,伊藤的午餐已经快要用完了,自己才吃了几口。

 

又一不小心想事去了。

 

抱歉地笑笑,二宫松开那被他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吸管,把食盒往自己前面拉了拉,问了句怎么了之后开始专心吃饭。伊藤那双大眼睛在镜片后面闪动了一下,担心地说:“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发呆。”

 

伊藤说这话虽然有点突兀,但不是无中生有。学园祭之后,伊藤总是有意无意地找二宫一起吃饭,出于对方人品还不错,而且结交了也没什么坏处的考虑,二宫也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两人在午餐时间会交流一点日常的琐事,伊藤是个低调但消息灵通的人,通过他,二宫知道了很多学校里面涌动的暗流,按伊藤的话来说,二宫现在是个绩优股。好像有很多人觉得这个二宫家的少爷并不是那么无可救药地不求上进,另一方面,不求上进也可以换成“油盐不进”这个词。总之,可能是出于少爷小姐本人萌动的心,可能是出于家主的某些考虑,有的家族已经开始行动,暗暗地开始安排他们的见面了。据可靠消息称,最近有一次预备的成年酒会,为明年要在社交场上开始崭露头角的少爷小姐们准备,二宫虽然还有三年,但也准备邀请他。

 

第一次听说这个说法的时候,二宫一愣一愣的,但他还没傻到在面上展露出来。

 

——他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家中从来未收到过任何的邀约,何况,二宫家主不在家,他家已经转移经营重心许多年,在国内几乎是退出社交圈子的状态。这事在这个圈子里好像是众所周知的,那么这些人的活动是与谁在交接?

 

几乎是一瞬间二宫就想起了一个名字,唯一的一个名字。

 

但他选择把那份惊惧放在心里,打着哈哈和伊藤笑过去。伊藤则神秘地笑笑,对他说:“你知道吗,Nino,开枪之后人就倒下,这是美国西部电影里经常出现的情节。你可要小心了。说不定哪一家就正在拍电影呢。”

 

电影?二宫觉得伊藤的说法意有所指,让他想起了国会大厦那里面的人说话的风格。他搓搓手上的鸡皮疙瘩,觉得背后有点凉嗖嗖的。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家现在已经很低调了。”

 

“那可不一定。”

 

两人之后诸多时间都在一起,两周以前,二宫手臂上带着伤口来上课,伊藤几乎是瞬间就发现了,也是那时开始,二宫就开始长时间发呆到现在,不知道为了什么。

 

今天,伊藤终于把这个疑惑提了出来。

 

二宫也知道自己最近不对劲,但他和樱井之间的事他不想对外人说,所以他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小口小口地吃着东西,然后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伊藤当然不会死缠烂打,二宫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只是他确实需要知道一些东西。所以他眼睛里蒙上一层被拒绝的失落,希望引起二宫的恻隐之心。

 

二宫不想看他那双眼睛里面出现这种情绪,于是出言安抚了几句。“我真的没事,可能是因为之前你给我说的那些事有点吓到我了。”

 

伊藤看着他,垂了垂眼,那片睫荫模糊了他的眼神。

 

“我回去确认了一下,的确有一个酒会。你应该也会去吧?”沉默的空气让二宫觉得丝丝不适,他握住了伊藤的手转移了话题,伊藤看向温度传来的方向,表情冷凝了一瞬。下一秒抬起头时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温柔地点了点头。

 

“我会的。”

 

二宫没错过他那一瞬间的情感变化,捏住伊藤手背的手指下意识地缩了缩。

 

 

回家的路没有变化,樱井不在的时候,二宫选择被司机接送回去。他摇开一点点车窗,缕缕阳光从缝隙之中透过来,他眯眼小憩了一会儿。两周以前发生的那件事在脑海里不断地闪过,樱井说的话还像存在于上一秒一样,二宫借着光看了看自己的手,两周以前被割裂的伤疤愈合成了一道浅浅的粉线,但长的时候没有对齐,已经不会消失了。

 

“你只知道我,别的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不够。所以,别说让我留下来,也别说自己要留下来。”

 

樱井一字一顿地说话的样子很可怕,二宫不怕,但是他觉得揪心。

 

记得这个学期刚开学的时候他的脾气里还有一点对着樱井的任性,现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消失了。樱井也在渐渐表露出他不了解的一面。他甚至不敢对樱井那句“你只知道我”表示被认同的欣喜了。

 

“你到底从哪里来呢……”

 

 

 

两周以前。

 

二宫一直在心里想伊藤告诉他的关于酒会的事情。近来学校里的人,就如伊藤所说的一样,有人向他递一些平辈之间的社交邀请,他想问问樱井对这有什么看法。——他下意识地觉得要这么做。

 

不是说他顾忌什么,只是就如伊藤说的,如果这是一部西部电影的话,他希望和樱井坐在同一辆大篷车上驰骋黄沙,他希望樱井不是阴谋家,也不会把左轮手枪对准他。

 

怀着某种隐秘的期待,他从放学回家就开始等起,等到他换了三种游戏,樱井还是没有回来。二宫看着时针和分针走过,连游戏都觉得倦了,看了眼伊藤发过来聊天的短信也觉得无趣,索性接了杯水放到桌上,窝进了沙发里。

 

墙壁上的自鸣钟响了十二下。暖黄的灯光有些禁不住玻璃阻拦的跑到庭院里,紫藤在墙壁上投下隐隐的影。门终于开了。二宫不是被开门的声音弄醒的,他是在梦里隐隐约约想起自己要做一件重要的事后吓醒的。樱井刚推门进来,被沙发上突然坐起的人吓了一跳,二宫也是,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愣愣地看向他。

 

樱井的表情有点不自在,“你怎么还没睡。”

 

“……我是有点事,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二宫揉揉太阳穴,从沙发上坐起来,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我也有点事。”樱井意外地没有和二宫多计较他多晚睡觉的事,他抱着外套挂到衣帽架上,从另一面要绕上楼梯,“你快睡吧,我先上楼了。”

 

“等等!”二宫下意识觉得有点不对,他连忙叫住樱井,把水杯放到桌上。但是他手没端稳,放手的时候碰了一下,那水杯就从桌上坠下来,碎片散落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樱井好像身体不太舒服,他扶着额头闭了闭眼,稳声叮嘱道:“明天早上让女仆来收拾,你小心点,绕过碎片快去睡觉吧。”

 

“不……我是有事找你。”因为突然的意外,二宫慌张了一下,但听了樱井的话他很快静下来,“你不舒服?”

 

樱井顿了一下,走过来几步。“没有。怎么了?”

 

他走到二宫面前大概有两米远的位置看着他。一种淡淡的,混杂着初夏的轻暖气息和酒香的味道飘了过来,很适合现在脱掉西装外套后显得年轻而爽朗的樱井,那种浅浅白兰的感觉。他的眼里比平常少了些精明,多了一点午夜时分应有的柔和,窗外紫藤投下的灯影月影都没有他身上的气息那样令人舒缓。

 

“你从哪回来,还喝酒了……”这气息太具有迷惑性了,二宫的疑问都失去了问询的语气,反而更像是夜晚里的低吟。

 

“有个应酬的酒会。和有些以前的人见了一面,没什么重要的,所以也没跟你说。你遇到麻烦了?”樱井扯了扯领带。

 

听到樱井这语焉不详的回复,二宫心里有些迷茫。他上前一步扯住樱井的袖子,那浅淡的酒香忽而浓烈起来,在空荡许久的客厅里给二宫的心神敲上重重的一击。这味道很好闻,却不是他所熟悉的樱井的味道。

 

“是从你来的那个地方的人吗。你是要回去了?”

 

“……不是,暂时还没有。”

 

听到二宫的话,樱井才发觉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做了那么多铺垫,二宫以前从来不会想这些事情,现在已经能很自然地问出口了。

 

“那……算了,我还是问我一开始想问的吧。我在学校听说了一些事情,最近好像很多家族有动静,在和我们家交际,这是为什么?明明父亲走之前告诉我,东京这边的社交圈子我可以不用再管,不要再插手任何一家的事的。”二宫闻樱井的味道,他应该喝了不少,就算面上不显,估计也很难受。为了让樱井早点休息,他就省略了很多自己想说的,回到一开始的目的上来。

 

交际?樱井顿了顿,这中间牵扯的事情就多了,也恰好是二宫不能知道的部分。

 

但到了现在,他承认,自己的心意,的确无法让他瞒二宫太多东西。

 

“我和二宫老爷有一些协议。或者说,送我来这儿的那个人,和他有一些协议。这是不存在书面文件的,你不用费心去找。”樱井仿佛看穿二宫心思一样,直接就给他点出来有些事情是白费功夫,“总之,二宫老爷对你说的,都是你需要知道的部分。我这边,确实在借助二宫家的名义做一些事,做成的时候,离我离开就不会太远了。”

 

“就不能不走吗。”二宫也知道自己的这个提议很不科学,樱井的到来是意外,离去也不会简单,哪是他一言一词就能改变的。但他总归是不舍得,心里面长久以来存着的目标——搞清楚自己对樱井的执念和他身上的谜团还没有实现,他怎么就要走了。

 

樱井看着二宫,二宫的脸上出现了那种他很久没有见过的委屈的神色,上一次看到这样的表情,还是在他读小学被同学欺负的时候。心里面动容,表情却更冰冷了几分,樱井右手抚上左边袖口那个带着金属光泽的纽扣,低声道:“抱歉,这不是件简单的事。”

 

“我……”二宫咬着嘴唇,“那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吗?”

 

“这太危险了,一开始没有把你考虑在计划之内,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

 

“可是我知道你啊。我知道关于你这将近十年来的一切……”二宫说,“我还有这个身份,如果我帮你的话,你难道不会轻松一些吗?”

 

“你只知道我,别的你什么都不知道。这不够。所以,别说让我留下来,也别说自己要留下来。”

 

樱井一字一顿,理好袖口之后就要转身上楼。他不敢再看二宫的眼睛。

 

“樱井翔!”

 

二宫很久没这么叫过他名字,他上前一步抓住樱井的袖口,却因为对方的转身没能抓住,失去重心,他一下重重地向前跌落,手掌心撑在地板上,一片鲜红的血迹蔓了出来。

 

“Nino!”樱井的冷漠瞬间破功,他转过身来看到地上一片血迹,先前喝那么多酒都没上头的脸突然就冲红了,他把二宫从地上扶起来,检查了一下他的手心,马上打电话让家庭医生过来。

 

玻璃是割过去的,不是插进去的,豁口还算锋利,二宫没觉得有多疼。倒是樱井看起来着急忙慌的。

 

看着他那个样子,二宫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

 

他坐起身勾住樱井的肩膀,像依偎在他怀里一样,头靠上他的肩,脑袋在他耳朵边上蹭了蹭。樱井抬住他的手,拿了干净的手帕把那割伤的部分捂住,暂时止上血。二宫的动作让他的行动有些困难,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扶住二宫的腰,让他坐得舒服一些,几乎就在他大腿上。

 

“……喂,怎么突然就黏上来了。刚才气氛不是还那么紧张,不许我走吗。”

 

“不是……只是突然感觉,不那么重要了。”二宫的语气轻软起来,“如果有什么事,什么人使我受伤,你总是保护我的那一个,就算你走了,应该也不会改变吧。更何况,我可以以后再去找你。就算是很久很久以后。”

 

“……即使让你受伤的那个人是我吗?”

 

“……嗯。”

 

樱井问得犹豫,二宫答得也犹豫。但话里总是有温度的。他们俩有时候对话就像捉迷藏,别的人轻易听不明白,那大概是一种,能把贬义当褒义用的指鹿为马的乐趣——就像这句子本身一样让人不明白。

 

不过他们彼此懂。

 

“如果你走了,我会学会照顾好自己的。”

 

这算是对之前樱井的嘱托的回答。樱井轻轻地嗯了一声,二宫听到他胸腔的共鸣,让他觉得很安心。

 

“如果能一直呆在小时候就好了。”



TBC

评论(7)
热度(60)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