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6

在文艺痛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向前行走
我发现我在环境描写上经常想到什么写什么,比如重看第一章我就发现我在春天写了蝉鸣
有时间用电脑再改
先打死自己



☆、6


少年在舞台上踱步,时来时往。一会儿乖巧无助地虚虚趴在贵妇的膝盖,用一头柔软的发丝蹭在女人的手掌上;一会儿又梳起背头气势犀利,定定地挤在建筑师身边,表现出歇斯底里的病态。满身的邪气,堕落和救赎之间摇摆不定的矛盾,被装在那个纤细轻盈的身影里。台下众人惊讶,疑惑,胆颤,游移,全然被那只白色的精灵带入了台上玄妙的梦境。


连樱井,也抓紧了座椅的扶手。


二宫的表演像一根丝线,令他回想起从前千般过往,那些看似属于自己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比如说,被他抛弃的无用情感,其实是属于他的;他铭记在骨子里的刻板礼仪,却不是他的。他记得开枪射击的感觉,但那不是他的;被堂表兄弟撕毁的母亲的照片,才是他的。台上那个狠心挥刀又脆弱至极,什么都没能留住的少年,好像就是他自己的缩影。


二宫也是,看起来和他形影不离,被他融入骨血的记忆,但其实也是随时就会被抛下的事物之一。


樱井不禁按住自己的胸口,那里传来些许闷痛的感觉。


他总是患得患失,所以把拥有二宫的那些太过美好的时光也划作了不属于他的范围,以为这样就能更好地守住他。总有一天他要离去的,他告诉自己这是自己最好的归宿。可什么时候,他的世界不知不觉竟然缩得这么小,小得只有二宫,只要二宫为了别人而牵动喜怒哀乐,把柔软的亲吻落在别人脸上,他就觉得整颗心都溃不成军。


樱井自嘲地笑了一声,只允许你抛弃别人,就不许别人先行一步?

四周随着台上少年绝望的低泣和那个实实在在的亲吻发出倒吸一口凉气的嘶声。没想到,二年级A组的孩子居然玩这么大。但早在开演之前他们就听说了这是国民级剧作人的独女操刀的剧本,何况画面是真的美好,所以也只是稍微惊叹了一下,过了没两秒就把话题换到了别的方向——


扮演主角的是二宫家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少爷,那和他对戏的男生女生都分别是谁?


“好像是那个实业的伊藤家的二公子,还有星野出版社的大小姐。”


“真的吗,这都是能出道当演员的水准啊。你别说,这一群少爷小姐,可都挺俊俏。”


周围的人表面上这样说着,私底下则琢磨起二宫家的那位大老爷和伊藤家掌事的是不是有什么合作意向。樱井听到了一耳朵,心中翻涌的情绪被压下,浮出水面的是另外的深思,眉头微微蹙起。


演出谢幕时,不出意外,得到了今天最大的掌声,三位主演加上编剧,四个人在雷鸣般的声音中牵着手鞠躬。主持人没让他们直接下台,挨个介绍了打趣了,一时之间气氛融融,可惜在二宫那遭到了滑铁卢。因为平常没人和二宫熟识,他在学校本班同学眼里还好,在外边的名声就跟个幽灵似的,大家不敢开他玩笑,有点尴尬。


这时候伊藤机智地站了出来,牵过二宫的手,介绍:“这是我们的少爷,二宫和也。”


伊藤微笑眯眼看人的表情和樱井是一个套路,宠溺得没边,跟灌了糖芯子似的。下面一众他在话剧社的时候积攒的小迷妹适时地给出尖叫,二宫被吓得往后缩了一下。他平常看起来不好惹,又酷又冷,这下懵圈的表情诡异地戳中了众人的萌点,尖叫的声音更大了。


空气越发热烈快活,连“亲一个”“亲一个”这样的话都有人喊了出来。


二宫心下一个咯噔,第一反应是樱井还坐在下面呢。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诡异的想法,但他就是不愿意让樱井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不愿意在他的面前跟别人扯上关系。


合该他的世界里面就只能有他。


于是他慌忙开口,搭上伊藤的肩膀与他调笑,好在今天伊藤也格外地情绪高涨,二宫的冷吐槽他都受住了,不管怎样是没冷场。


应付完主持人,几个人连忙奔下了台,宫地的爸爸就在台下,她冲下去第一时间抱着她爸爸就开始哭,一堆人在旁边看着,温情脉脉的。另一边的二宫妆都懒得卸,就背上包要去找樱井。


“诶,Nino,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伊藤刚准备叫住人的,二宫旋风似的离去速度让他噤了声。望着白衣少年离开的背影,他的手指不自觉抓起掌心。


“二宫君不去庆功宴么?”问话的是一边的星野。


伊藤摇摇头:“他估计是有点什么事情。”


这边二宫不知道伊藤打算操办庆功宴的事,直接就朝着樱井给他发的座位号找去。他没换戏服,一路走下来都有人用各种眼神看他,好在他从小到大已经适应,不回应的话就没事,他还是那个潇洒的神秘的二宫家少爷,完全不会因为他出演了这样一出禁忌的戏剧而变化。


可是,樱井居然不在座位上。


一瞬间,二宫其实是有点生气的。气他是不是骗了自己,气他是不是根本没有来,最主要的是气他没有看到自己想传达给他的东西。


明明你想告诉我的,那么折磨人的,我全部都乖乖的听了也不过问了,你怎么就没法听听我想说什么呢?


但理智回过头来,二宫还是相信樱井。樱井宁愿让他知道那些事情也不愿意随便撒谎骗他,这本就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他应该是有别的什么事离开了。


二宫没急着找,先给樱井发了条邮件,然后把手机揣回包里,往礼堂出口走去。他走到一半,冥冥之中像有什么力量在牵引似的,不知不觉转了向,面向的是礼堂其中一个侧门的方向。


他有种直觉,从这门出去就能找到樱井。


他迈开步子,走出礼堂侧门,走下旋转楼梯。洁白墙壁上挂着不知几朝几代的学长学姐留下来的风景画和书法,晃眼看去好多到如今都成了当代名家,这所私立名门的气韵以最直接的方式流露在这里。说起来樱井也算是二宫的学长,二宫曾经在学校找过樱井留下的痕迹,从艺术作品到获奖记录,从来都一无所获,仿佛这个人三年间都没参与过什么活动。唯一能查到的,只有与樱井的实力不相匹配的平庸的期末成绩,还有一册他在图书馆借阅过的书籍。二宫正回想着那本书的名字,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坐在阶梯上的身影。


平整挑不出错处的服装,倾斜却很有风度的肩膀。二宫只消一眼就能认出那是谁。从背影上看上去,不知道在干嘛,只隐约能想象出他大概是用手撑着脸,深深地埋着头,是这将近十年来都没有让人见过的落寞。二宫悄悄地走到他身边,樱井的身体动了一下,是察觉到了他的动静。


“你还好吗?为什么不留在那等我。”既然如此,二宫也不需要刻意安静,直接走到樱井身边坐下。


这走近了他才看见樱井整个脸都埋在手心里,也不知道在难过什么,反正二宫从来没想象过这样子会出现在樱井身上,一下子什么心思都没了,舌尖泛起一串苦味儿,连忙抬起手拍拍他背——


“……不是,你这……怎么回事?遇到以前认识的人了?”


除此之外,二宫想不出有什么让樱井纠结的事。


“……还好,就是想起了一点东西。”看着在他面前永远体贴活泼的二宫,樱井不知说什么好。他有所隐瞒,可二宫对他却全是掏心掏肺的。没有保持平衡的结果就是,他和二宫的关系,终究会改变。


二宫本就那么看重他,把他当成独一无二的存在,因为越来越多的好奇心而一脚踩进这个泥潭里,不是不可能的事。况且他能不能坚守住底线还很难说——脊背上那只柔软的小手带来的温度,一如既往地令人眷恋。


“啊,我刚才也想起了一些事。你还记得我高一下学期的时候,有一天拿了一张读书记录卡回来吗?”


二宫有意转移了话题。



樱井顺着他的思路,暂时离开这个悲伤的困局:“好像记得……是不是当时我还生了气,问你为什么随便把学校的东西带回家里来。”


毕竟阅读记录卡这种东西,弄丢了的话也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对,对,就是那一次。”二宫知道樱井的记忆力好,特意提起的,他实在是想不起那本书叫什么了,但总感觉有个故事挺好玩,干脆把问题抛给樱井,希望他能想起来。“我说是因为看到那上面有你的名字,所以就悄悄带回来了。然后你说,那是随便看的一本书,没什么特别的——”


二宫叙述的语气没有不对,却在樱井的心上敲起一阵哐当的响声。今天想起的偶然太多,他突然意识到,这小子对他的名字,是不是牵挂得过多了一点?


“所以呢?你后来去看那本书了吗?”


“我看了夹住读书记录卡的那一页的故事。记不清了,你记得的话,想请你给我讲讲。唔,好像是什么,太郎和次郎是一对好兄弟……之类的。”


二宫这样一提,樱井倒是完全想起来了。只是……


二宫只看到樱井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而后那双眼神突然变得陌生。其中裹挟着风暴和雷云,似乎下一秒斗大的水珠就要噼里啪啦地砸在他身上。他被那狂风吹得有些怕,下意识抬起手抓住了樱井的外套。


“怎么了吗?”


樱井摇摇头,没有解释,清清嗓子开始讲述起来。


“太郎和次郎,是一对好兄弟……”


太郎和次郎是一对好兄弟,妈妈如果给他们一个苹果,他们也会均等地分吃。


有一天,伯母送了他们一支笛子作为礼物。两个人感情很好,于是把笛子劈开,打算一人一半,可是笛子却再也吹不响了。


妈妈看到了,大吃一惊,叮嘱道:“这是要你们一起玩的东西呀!分开的话,就会坏掉的。今后要是有什么,你们就一起用吧。”


过了几天,伯父又送给他们一条小狗。这样,他们就共同拥有这条小狗。他们没有把小狗分开,只是说好了,小狗的头归太郎,小狗的尾巴归次郎。


然后有一天,小狗凄厉的叫声吓坏了妈妈。妈妈从厨房出来一看,次郎正在踢小狗。“不要这么欺负小狗呀,次郎!”妈妈劝说道。


“可是,我只是踢了我的那部分,是哥哥的那部分在叫呢。”次郎回答。


随着樱井的声音停止,故事说完了。四周静悄悄的。他们坐在楼梯最下层的两个阶梯上,还在一楼的范围内,面前对着一扇可以推开的大玻璃门,往外看去,庭园里种着垂枝樱一树,风吹不进来,只有扑簌簌地往下落的粉雪能让人感知到春天的温度。


不知不觉地,二宫已经环住了樱井的腰,头轻靠在他的肩上,晶亮的褐瞳直直望向外面那方狭小却美丽的天空。


背后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TBC


小故事原作者竹久梦二,猜猜脚步声是谁(其实一猜就中,没必要的)

评论(14)
热度(55)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