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5

对于这种文风其实我是无奈的=-=

好想让他们快点谈恋爱啊(呲牙)




☆、5

 

二宫在撞到樱井的嘴唇之后脑子里就开始一片空白,直到他无意识地眨了两下眼睛,里面的泪水滚下来落到樱井的额头上之后才惊醒。他差点想跳起来,樱井眼中略带安抚的意味让他莫名平静,心头一阵阵发空,他缓缓撑起身子,和樱井对视着。

 

二宫不敢开口,他怕一开口樱井就会说自己要离开。

 

樱井也不说话,只是从二宫怀中坐起身来,挪到他旁边,踌躇了两秒之后用手轻轻揉了两下二宫的头。

 

樱井此刻看起来表情很平静,但他内心如何波动,二宫却是不得而知的。二宫默默感受着樱井的手轻拍他头的触感,两个人心中各自有心事在翻涌。

 

“我……”

 

“你演得很不错,不会辜负任何人的付出。”

 

二宫刚起的话头被樱井打断,他怔愣两秒,樱井的袖口从眼前落下,黑白两色泾渭分明,规规矩矩一如往常。由刚才的逾越生起的某些烟云似的心思一瞬间就被袖风吹散了,化成樱井身上的暗香,二宫抽抽鼻子,神色恢复过来。

 

“真的可以?我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

 

“你又不想做演员,没必要逼着自己去体会角色的人生。如果只是要完成任务的话,你已经很出色了,”樱井的语气淡淡的,也是和平常一样的温和,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虽然,我一向是主张你多见识一些东西的。”

 

多见识一些东西?比如说呢,刚才你眼睛里面的那些记忆吗?二宫很想这样问出声,但对着平静无波的樱井,他问不出口。

 

这感觉就像是樱井对他说,我有很多秘密,我让你知道这件事,但不给你窥探的机会。樱井知道二宫聪明有分寸,什么都不说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就透露了一个微妙的尺度,让二宫止步。

 

他直觉那是因为太危险了,可樱井就这样独自去面对这些危险吗?

 

二宫不由得眯了眯眼睛,心里突然有些生气。他不喜欢变数,感兴趣的东西不多,樱井是这世上仅有的他想去探寻和陪伴的对象,而此刻却突地在打开一丝缝隙看见光亮之后又被拒之门外。他垂下头,又抬起来,凑上前捏住樱井的衣襟。

 

“正式表演的时候,我会做得比这更好的,你可不要吓到了。”

 

***

 

三天时间一晃即过。

 

春天的尾巴,落樱时节,街道上纷纷扬扬,空气里都是粉色的光。

 

校园祭吸引了很多的游客,他们各个班上的学生家底丰厚,规模自然也不同于一般高中,几乎可和一些大学相媲美。食品临时摊精美得就像会长期开张的甜品屋,主题咖啡厅用的都是上好的咖啡豆,还有些奇怪的高科技展区,让各位花了钱的家长们看着也算是心里妥帖。

 

二宫一早就被宫地他们喊来最后排练,演出是下午,他们中午吃过午饭就要开始准备化妆。这几天由于樱井的事情,他的注意力被转移了,看起来反而是最不紧张的一个,随意地抱着剧本靠在桌上读,一不小心就打了个盹。

 

窗外有棵高高的樱花树,粉絮一样的花瓣从树顶飘零下来,些许要落到少年的发顶,又旋了个圈儿飘走了。

 

二宫醒来的时候,和伊藤对上了眼。

 

看见二宫睁开眼睛,伊藤微微展开一个笑容说:“真巧,你刚好醒了。我还正准备叫你呢。星野在隔壁教室带着她妈妈的造型团队要给我们化妆,一起过去吗?”

 

二宫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你在旁边站了很久了吗?”好不容易回过神,二宫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叫伊藤等他,怪不好意思的。二宫不想在这双和樱井很像的眼睛的注视下出丑。

 

“没有,我刚来,之前在门口就注意到你在睡觉了,我又去隔壁呆了一会儿。星野的妆画完了才叫我来找你的。”

 

伊藤这番说辞听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二宫点头,没再多计较。

 

“我们来了,星野大小姐——”伊藤推开隔壁空教室的门,二宫一眼就看到星野像个女王一样坐在座位上,脸上顶着已经画好的贵妇妆,正摆弄着那头波浪大卷发。看到他们过来,星野向身边两个陌生人示意了一下,二宫和伊藤就被安排到了星野旁边坐好,桌子上摆着两面半身镜。

 

“这么大的阵仗啊。”二宫没忍住说了一句,换来宫地让他端正态度的叮嘱。

 

二宫委屈脸,他真的很端正了,为了这个还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而且不提还好,一提这个,他又开始满脑子都是樱井翔。

 

化妆师的指腹在脸上轻拍,二宫下意识地随着指令偏头,心里却在走神。要不自己就不要那么乖,偶尔叛逆一次,让樱井知道有些事情是真的不能随便让别人知道的,即使那个人是永远全心全意信任他的二宫和也,也不可以。不然,就算是他,也会想去探查清楚的。

 

可是,这样带来的后果能承担得起吗?

 

虽然樱井说着“要是有一天我离开了”这样的话也那么轻松,可二宫直觉,不论是他还是樱井,都经受不起这样别离带来的苦痛。抛下别的不谈,仅仅是某件事要让樱井翔不得不离开二宫和也不可,这样的结果,就已经表明了这件事本身的危害之大,二宫光是想想这样的事要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去承担,他就觉得呼吸不太顺畅。

 

“他的脸不适合太多修饰,已经很标致了。就这样可以吗?”

 

化妆师的声音把大家都拉回神,二宫眨眨眼,望向镜子里面。

 

少年的脸还没有完全长开时,就已经显现出美丽的神采。无辜的眼睛被加深了轮廓,透出些许危险;肤色也多了几分病态的苍白。他偏过头,镜子里的人一样跟着偏头;他抬起下巴,镜子里的人也瞬间就变得傲慢无礼起来。至于危险的笑就更杀,二宫的嘴角扯开弧度的时候,一旁站着的伊藤和宫地后脑勺都麻了一下。

 

宫地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连连对着化妆师鞠躬,激动得语无伦次:“可、可以!太棒了!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那种感觉!谢谢您!”

 

化妆师连连摆手。

 

星野万年难得地娇羞了一下问二宫要不要合影,恰好这时候旁边伊藤的妆也画好了。宫地听了兴奋地说她以前在片场学过一点摄影,可以给他们拍个定妆照和海报当纪念。

 

于是一行人收拾了一下旧教室,把上课用的白板当背景,窗子一边拉上窗帘一边不拉,让光单向射入,营造出一个粗糙的摄影环境,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把照片拍完。化妆师团队最后又给三人补了下妆,随后由星野领着他们去观众席等着看表演,宫地又去确认道具和器材了,教室里只剩下伊藤和二宫。

 

“最后的那一幕,Nino你想好要怎么办了吗?”

 

二宫盯着手机看樱井给他发的自己已经快到校门口的短信,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伊藤在说什么。他抬起头茫然地看向伊藤,比平时更苍白的脸在光源下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让伊藤表情一顿。

 

“不好意思……伊藤君,你说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伊藤没有戴眼镜的缘故,二宫总觉得他的脸看起来有些陌生,神色也很莫名。

 

伊藤闭上眼又睁开,提高声音重问了一遍。

 

二宫这次听清了,把手机按灭之后揣进口袋里,托着下巴慢慢开口。“其实,我没想好。但是,姑且想要试试看,不来假的。”

 

因为二宫一回想起这场戏,总是被樱井嘴唇的触感抢夺了脑内的空间,剩余的事情完全无法思考,所以到现在,他也不确定和伊藤能不能演出这样的感觉。但既然狠话已经放给樱井了,他也有过体会,这段戏该用怎样的情绪,和怎样克服自己的内心,他都做了充分的了解,那么这次应该是可以成功的。

 

他这样想到。

 

伊藤感觉到二宫整个人舒缓的气息,不由得也放下心来,期待地笑了。

 

“那我就等着你的表演,放心,我不会下意识偏头躲开的。”

 

***

 

樱井知道自己不应该再来这样的场合。这些年借着二宫家的名义,和二宫家的小少爷一起生活了近十年,表面上看起来主动放弃了进入权力中心的位置,事实上那边属于他这一支的人一直在准备着接他回去。最近情况渐渐开始有些不太稳定,他一心多用兼顾几方,实在是有些为难。

 

但他又的确不想错过二宫这样重要的一次表演。

 

自小开始就对旁的事情不太感兴趣,只默默看在心里的二宫,头回生出了这样努力地完成一件事的想法。虽然他自己没察觉到,樱井却能看出来,二宫难得地遇见了自己喜欢又恰好拥有天赋的东西。他想鼓励二宫,自然也就多引导了一些。

 

只是……他没想到,那晚的那个吻,在心里留下的印记比他以为的要深刻得多。

 

二宫,又是怎么想的呢。

 

台上的节目正进行到一出合唱,唱歌的,是高三年级开始踏入升学学年的学生们。他们唱的是一首毕业歌,钢琴的旋律在耳边响起,樱井回过神来,无他,是因为这旋律对他来说十分熟悉,在某一年他生日的时候,初学钢琴的二宫为他弹过。

 

那时刚抽条长开的少年容貌比小时候清俊了许多,手还是一样圆滚滚的,在钢琴键上来回跳动的时候看起来分外可爱。那是樱井第一次收到来自同辈人的祝福,印象也最深,二宫边弹边唱的模样到现在还在他的脑海里住着。

 

“为什么要弹这首歌给我听?”听完二宫说生日快乐之后,樱井和他聊天时不由得提起。

 

二宫给的理由比乐曲更动人——

 

“因为这首歌的歌词里,有你的名字。”

 

毕业歌,唱到樱花也不足为奇,要展开翅膀飞向蓝天也是规矩。

 

樱井那一刻却实打实地心动,心动到第一次不顾自己还在伪装执事的身份,紧紧地把二宫抱进了怀里。

 

无端地在歌声里想起了许多回忆,心里面的柔情又多几分,樱井揉了揉鼻梁,在这个关头,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但是,留给他纠结的时间却没那么多了,舞台上歌者们已经表演完毕,到了下一个节目上场的时间。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二宫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的时候,场内的众人掀起一阵惊呼。

 

贵气优雅的少年一登场,就是一阵腥风血雨。


TBC

评论(9)
热度(54)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