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4

我这算是日更吗(弱弱地揭开锅盖

上一章的评论们太坏了!

最终还是把小少爷的初吻给了执事哥哥 果然舍不得 唉

写完之后发现是真的文艺痛哦……


————————————


☆、4

 

樱井最近事好像很多。二宫见他已经连续缺席了五天的晚餐,心里有些担心,但不管如何樱井总会在二宫睡下之前回来盯着他睡觉,二宫又顾虑到樱井那无法对外人言明的来历,索性按捺下心中的不安,选择不问。

 

那天在斜坂路上的偶遇,他也忽略掉了。一是不确定,那到底是不是樱井;二是想到就算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樱井本来就告诉过他那天外出有事。

 

最多不过因为那附近太偏僻而多担心一些。

 

快到仲春了,天气偶尔会热一阵,二宫他们的排练,也即将步入尾声。

 

排练教室内,正上演到高潮的一幕。

 

“……其实我,还有没对你说的事情……”

 

伊藤软倒在二宫怀中,用深情的眼神凝视着二宫,苍白的嘴唇一张一合。二宫一只手握住伊藤放在胸前的手,一只手托着他的肩膀。二宫的眼泪落下得很顺利,看得伊藤几乎有些动容,形容疲倦的少年如抱着一根浮木一样抱着自己,眼里的感情是那么的真挚。

 

一切都很完美。

 

感受到脸颊上有一丝冰凉,伊藤反应过来,最后吐出几个气音之后“死去”。二宫抱住他失去支撑的头颅,按在自己胸口,沉默地流着泪。

 

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完全攻克这场戏。

 

二宫退开一点,让伊藤的面容完全进入他的视野。

 

年轻男孩没有其他同龄人的油腻,脸上的皮肤好得像是被那个总会在人们脸上留下痕迹的青春之神遗忘了。二宫努力回想着自己在家中看着对方照片的感觉,努力想要克服心理压力亲下去——

 

因为以前的排练里面一直都没有练过这一幕,还剩三天就演出了,宫地说在表演之前还是确认一下能否做到。如果真的做不到,那表演的时候再借位也没关系。二宫和伊藤都没反对。

 

在伊藤鼻尖上两公分处停留了大概五秒钟,二宫抬起头擦了擦自己的脸。

 

“我觉得……我可能还是做不到,抱歉。”

 

伊藤从他腿上坐起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宫地和星野也走过来说没事,他已经表现得很好了。

 

一行人的友谊在近一个月的排练之中变得坚固了许多。起因是中途有一次星野实在受不了宫地,爆发出来和她大吵了一架。一开始只是星野在骂,说宫地根本不知道他们为这个节目付出了多少,后来越说越委屈,就哭了起来。

 

星野一边哭一边说自己回去读了很多次剧本,也大概读出来了一点宫地想表达的东西,她自己身为其中一个角色的扮演者,所用的视角和宫地这个编剧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看到的东西也有差异。她的视角虽然狭窄,却更详细,而且有情感上的着重点,这一长串说下来,给了宫地不少灵感。

 

宫地那天抱住哭泣的星野,一直对她说着谢谢。后来他们几个开了个短会,每个人对自己所演绎的角色都做了一定的分析讨论,然后宫地在自己原本的剧本上做了一些调整。

 

对于二宫和伊藤的这两个角色的吻戏,包含在退让的部分之内。虽然宫地依然要求他们尽量完成,但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说到这个话题就变得很僵硬了。

 

二宫谢过了他们的安慰,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之后再仔细思考思考怎么演这个部分。

 

 

 

“欢迎回来。”

 

二宫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毕竟他已经好多天的下午回来之后那个人都不在了。他连忙把书包放下交给一旁的女仆,朝樱井走去。

 

“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樱井这几天都回来得很晚,刚好是在二宫刚睡下的时候,二宫前几天都没注意,今天凑近了才发现樱井脸上多有倦容。二宫从和樱井相遇以来还未见过他这副模样,一下子前几天被他压下去的担心都跑了出来,“你还好吗”这四个打字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

 

樱井看到二宫毫不掩饰的关心,奔波的疲劳总算被治愈了些。

 

“暂时处理完了。还好赶上了。”樱井微笑着捏了捏二宫的脸。

 

二宫被捏得有点莫名,“赶上什么了?”

 

“你们的演出啊。不是三天以后?”

 

二宫这才反应过来,微微地点了个头。

 

他突然想起,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读初三的樱井为了他的运动会接力赛翘了期中考试,差点被学校通报批评。中学毕业的修学旅行,樱井带着自己的期末课题论文陪他去了海外。明明不是自己的监护人,很多事情也不用亲力亲为的,但樱井总是很拼命,似乎不想错过他成长的每一个阶段。

 

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二宫隔段时间就会想起来一次,每次都找不到答案。

 

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樱井牵进了洗手间。差不多快开饭了,樱井让他和自己一起把手洗了,再漱漱口。

 

“少爷你们的剧本排练得还顺利吗?”樱井在挤洗手液,二宫也凑过来让樱井给他挤一点。

 

“还好吧,班上同学看了一遍流程,都说我们演得不错。还是老问题,那段吻戏……可能真的要借位了。”二宫被他一提醒就想起今天放学后排练教室的情景,不禁皱了皱眉。

 

樱井无语,“难道不应该是借位才正常吗?你们这些高中生也太可怕了吧。”

 

“你自己也才高中毕业没几年啊,怎么说起来跟差了一个年代似的。”二宫搓着泡泡,“主要是他们现在都热情高涨的,我可不能上去泼冷水吧。”

 

樱井看二宫说得无所谓,却一直在不停地搓手,看起来是陷入思考的样子,心里柔软了几分。这小孩老是这样,不愿意把事摊到表面上来说,他自己能做的他悄悄就做了,不能做的也不会说出来。

 

樱井冲干净手上的泡沫,过去给二宫把水龙头打开,再这么搓下去皮都要破了。

 

“别多想了,先洗手吧。一会吃完饭,我帮你看看。”

 

这下,倒是让二宫没法再走神了。

 

虽然不知道樱井会不会演戏,但是在对方面前,上演这种戏码,总归是有些羞耻的。

 

羞耻得二宫连这顿饭都没怎么吃好。

 

樱井看到二宫那食不下咽的样子,摸着下巴寻思着不对啊,他之前明明已经交代过厨房准备一些营养均衡二宫又爱吃的菜,怎么这小孩胃口反而越来越小了。看来他还要再观察一下二宫最近口味的变化才行。

 

因为二宫吃得少的缘故,晚餐很快就用完了。二宫自觉地去漱口之后溜回房间,等樱井来找他。

 

没多久樱井就来了。标志的三下叩门,二宫听到动静之后换了个坐姿,变得稍微端正了一些。

 

二宫提高了声音,“嗯,你进来吧。”

 

樱井脱掉了他的燕尾服外套挂在手臂上,左手提着一个不知从哪弄来的皮箱,头上还顶着一个圆顶小礼帽。

 

“这副打扮还算可以吧。”看到二宫惊讶的神色,樱井被盖在帽檐下的脸显出几分愉快。

 

二宫略显不适地称赞了几句他的良苦用心。他还以为樱井所谓的“看看”就只是看自己演一遍而已,没想到对方竟然要亲自上场。

 

“我想你们这个剧本应该是冲突挺大的那种,你一个人不好演,我就换了身衣服又带了点道具过来。”樱井在二宫跟前单膝跪下,打开他带来的皮箱,里面是几样小道具,有皮带,手杖,手枪之类的。二宫拿起那把手枪看了看,总感觉不像假货。

 

“没错,是真枪哦。”樱井笃定的语气配上温柔的微笑,让二宫一瞬间感觉自己手都软了。

 

怎么会有真枪啊,二宫家又不涉黑。二宫摩挲着手上漆黑的外壳,思索两秒,总觉得这应该是樱井自己的东西,于是把枪放回了原处。

 

至于要不要开口问,二宫则没想过。樱井不想告诉他的,他一概不去过问。

 

他这样的平静,樱井也习惯了。只补充了一句:“弹夹是空的,别怕。”

 

二宫抽了抽嘴角。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用到这些道具?”看到樱井有条不紊地整理完箱子,走过来拿起他们的剧本将将开始读,二宫才察觉到樱井之前似乎没有看过剧本,也不知道他们要演什么,那为什么会拿这么多契合的道具过来?

 

樱井读完了大纲之后就没仔细看了,只把二宫勾画出来台词的部分扫过。

 

他因为在看书,顿了一会儿才回答二宫:“因为我看到你拿回来的戏服了啊。”

 

二宫噎住了,这理由好充分他竟然无法反驳。

 

“嗯~故事很不错啊。我很喜欢,”樱井粗略扫完结局,“我们来试试吧。”

 

樱井跃跃欲试的语气,和当年怂恿二宫去M记买儿童套餐,然后他俩分吃薯条汉堡的时候一模一样。虽然长大了,但还是没什么变化,愿意陪着自己玩,在一起就很开心。

 

二宫觉得心情轻松了些,就问:“那从哪开始?”

 

“直接最后一段吧。之前的你都练好了,我怕我影响到你本来有把握的那些。”樱井说。

 

二宫想了想,点了头,在床上换了个姿势。

 

他拍拍自己的大腿,“来吧。”

 

樱井看了他一眼,蹬掉室内鞋躺到他腿上。

 

“现在的剧情是,你要死了。”二宫一本正经。

 

樱井点头。“我知道。”

 

“台词都记得吗?”

 

“你放心,我记得的。”

 

“那开始吧。”

 

窗外的樱花摇颤了两下,二宫背上突然感到一阵针刺似的痛。

 

二宫一开始没想过樱井其实还有表演天赋,尤其是樱井在开始演绎之前给他整了这么多幺蛾子,让他以为对方只是最近太累了,来找他玩放松一下的。樱井高三选择升学志愿那段时间,这样的事就发生过很多次。

 

二宫本以为这次也是这样,没想到樱井给他的惊喜远比他想的更多。

 

樱井的面容近在咫尺,对二宫来说是能看清他的微表情的一个距离。二宫以前偶然见过樱井被二宫老爷叫去办公室的样子,和平常完全不同,二宫靠着与对方朝夕相处的经验察觉到樱井似乎每一个动作神态在那种场合下都意有所指,表现出来的,都是他想让对方领悟的东西。他推测樱井可能受过这方面的培训,要么就是读过相关的书籍课程。

 

毕竟他也不知道樱井每天到底都在学习些什么东西。仅仅靠着学校的老师,怎么能成长成这样?

 

而现在这种感觉更明显,二宫靠着天生的灵气第一次接触演戏,樱井在演绎的时候明明比他笨拙些,但轻易地就把他带入了那种情境之下。

 

仿佛这个人,真的扎根在心底,真的即将要离去。

 

他应该,以前的日子不是很好,叫他露出这样恨的表情和解脱的表情都信手拈来。脑海中总是在年少时入梦的那团刺青和樱井身上大大小小的痕迹在脑海中反复地出现,二宫手中感受到对方温柔软热的触感,恍然竟觉得自己的怀抱是世上最后一片安宁之所,樱井躺在这里,比他任何时候看起来都真实。

 

甚至连台词都成了多余,他只要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里面很多事物,人来人往,高高的围墙,布满尖刺的回忆,被扯痛的伤口,如走马灯一般回放,在二宫看进去之后才显现出别的浅淡色彩,慢慢融化成露水消解出来。

 

二宫在这瞬间,才明白,樱井是要借这个机会告诉自己一些东西。

 

一些,自己可能永远也窥探不了的东西。

 

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二宫想看得更深,更清楚,他慢慢俯下身,想撞进那双眼里的世界。

 

在此之前,他的嘴唇先撞到了另一片柔软。

 

就这样,不知不觉。


TBC

评论(10)
热度(73)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