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Gemstone 03~04

久违地来消灭十二月零更新了 圣诞快乐!仍然是这篇第一人称。长篇的更新堆到寒假吧~争取当劳模,最近大概不适合更文,脑子里全是狗血。
注意事项看前文哦。谢谢阅读

3.

想一直握着你的手
——樱井翔

————————

我利用了ニノ的温柔。

怎么说呢,该说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吗

在我做出那样的举动之后、只是简短的讶异,随后便接受了我擅自添加的设定。

果然、非常温柔呀

即便我自己也常常被人说「翔君很温柔」,但是我觉得真正能担得起这句夸赞的,只有ニノ。那个人,被这样夸了以后,还会有点害羞,真是太可爱了。

暂时不想管以后的事——

至少、目前无法放开这个可爱的人的手

用过早饭,自然而然地提出想和ニノ一起在家看电影

手心紧张得冒汗,但好在ニノ并没有否决我的邀请

「欸、这样啊……翔酱家里,有些什么样的片子呢?」ニノ这样说着、弯下腰拉开桌柜。「是放在这吧」

「应该没错」

我凑过去看,一整箱的盒子,按语言和年代排列得整整齐齐,最新的停留在五年前,一部业内评价高、但票房扑街的文艺片。

「啊!这部电影」ニノ抬起手把那盒碟子抽出来,左右翻看着「这部当时我还去看了,印象很深刻,想再看一遍的来着。翔酱你这里有真是太好了」

我露出一个笑容「嗯。当时你提过、我就买了想看的。确实很不错哦,现在也可以再看一遍」

「Ne、翔酱」ニノ在一旁蹲着呼唤我,我顺着声音转过去。

刘海软趴趴地垂下来、看不清他的表情「明明是恋人、却不清楚你的DVD收藏到了哪一年…你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我的笑容一瞬间僵在脸上、脑子里划过「怎么办要暴露了」这样的想法。

强行镇定下来、我仔细看过去

ニノ的表情并非质问。

只是有一点浅浅的关心

和只有我能察觉到的不安。

啊、是啊,想必是在担心吧。在他的眼里,那听起来虚无缥缈的诅咒,凭空让我多了一段并不存在的记忆、也许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也不一定

出于这个目的、在担心着。

感慨于ニノ的贴心,我将笑容收起来,假装疑惑道「欸……好像,是很奇怪。ニノ、之前没有在我家看过电影吗?为什么没有印象了呢……而且、就连ニノ的事也……」

「好了好了!翔酱、别想了」ニノ突然急冲冲地打断了我的演技「其实也不过是工作太忙、你不方便过来,我有些不开心才这样说。就算没有印象也正常的」

他的局促、让我有些轻微的茫然。为什么要这样慌乱?也是怕对我的身体造成影响吗?

但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

身为恋人、听到对方用撒娇的语气抱怨自己工作太忙,那要做的事必然就是——

「好啦、我知道,没有办法的事嘛」我捏住ニノ的脸颊「因为かず也在努力着,我也要更努力才可以啊。如果我不努力、就拖了你的后腿啰」

然后、再出于私心补上一句

「以后、我会更经常来的」

啊啊、太犯规了。

听到这句话的ニノ

表情可爱得让我晕眩……

盖着毛毯、午后、和ニノ一起蜷在沙发上。

怎么想都是绝佳的搭配、可以让我被工作折磨了一个月的身体好好放松一下。

说老实的、就算到了现在、ニノ也没有打算提出疑问,这让我紧张得要命

他到底会不会知道呢

如果知道了也选择装傻、是不是说我的初衷其实可以达成?

盯着他的耳朵想得太过入神,没发现他在我怀里挪动了一下身体,眼睛也慢慢地转过来

「你在想什么?不是说看电影嘛」微红的耳朵,出卖了慌张的内心「为什么要一直看着我发呆啊……」

被他这么盯着的我也开始慌张了起来。手不自觉地移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放在了ニノ的鬓边,就这样托着他的脸

糟糕了

似乎是一个不亲下去就没法解释的动作

在视野范围内、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即便是演唱会过程中也没多大起伏的心跳在这一刻敲出了重金属的节奏。面前暗含了惊慌的浅色瞳仁、像会流出水来一样、持续不断地攻击着我。

就在最后一瞬——马上就要接触到的时候——我的嘴唇被ニノ的手指点住了。

他好像有一点尴尬,身子向后倾了一点。「好好看电影啦。」

他不知道我是在装作中了诅咒,为了蒙骗我、不让我心生疑虑,特意用了只会出现在恋人之间的有些软化的语气。顾虑着这样的细节,反而让我心中涌动更甚——

如果可以的话

就这样下去吧

在薄毯下、我抓住了ニノ的手


4.

不要亲吻别人
——二宫和也

——————————

我贴着靠背眯起眼睛

远处是leader和润君在和staff交谈的画面、相叶氏则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上读杂志。

而一旁、是被诅咒的男人

我的「恋人」樱井翔

在休息室里的时间,他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偶尔从报纸上抬起的眼光最终都会汇聚到我这一方而已

心里疑问的阴云迟迟没有驱散、但没有勇气提出问题。

因为、很害怕失去这样的关系

抓紧了手里的抱枕,看见leader走了过来,我站起身凑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

「?」leader投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我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leader、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好像是对我难得正经的样子感到了惊讶、leader的表情变化很夸张。我假意锤了他一下,拉着他坐到离翔桑最远的地方

「什么事?」leader看出来了我似乎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也压低了声音。

我斟酌了一下,决定抛出直球

「啊——意思就是说,不知道为什么翔君真的中了诅咒、把你当成了恋人?」leader皱起眉头,黑乎乎的脸上出现了担忧的神情「那……虽然我不知道传说是不是真的,可是推理下来——你喜欢翔君?」

我咬着唇否认。

「不是。我也不知道……说喜不喜欢的,他肯定是我一个无法替代的人啊」狡猾地打着擦边球,我几乎都被自己逗笑「说不定那个宝石的判定机制有问题呢!你知道游戏的bug吗?」

好在leader脑回路不同于常人,姑且算是纳得了我的观点。

「那很简单啊。要解决的话、你找到翔君真正喜欢的人,然后让他亲一下翔君,诅咒就会解除了。」

我瞪圆了眼睛。

「这是什么意思?」

leader解释「就是那个传说的内容哦。我上次忘记说了吗?中了诅咒的人只要被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亲吻、诅咒就会解除。」

这么重要的事情、拜托早点讲啊!!

我不禁抬头看向了翔桑的方向、发现他正以微妙得有些阴沉的视线看着我和leader。但目线相接时又回到了柔情蜜意的表情

微笑的、像花瓣一样的唇形

不希望那上面印上别人的印记

可是、我也不知道他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唯一确定的好消息是翔桑现在没有女朋友。

我低下头,又抬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leader。

「拜托、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我会处理好的」

leader呆呆地点头,看似木然,但我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

本来我并不想告诉他的。只是他是传说的来源,不得不向他打听情报。翔桑产生了别样的心情这种事,只有我知道就好了吧

在心底默念着

除了我以外、不要亲吻别人啊

或者说

希望他可以在亲吻我以后仍然喜欢我

这就不是苦涩的终有到头一日的骗局。

而成为了甜蜜的真相

T
B
C

评论(3)
热度(63)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