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神魂颠倒 下

流行歌手yjx × 打工仔eghy

磁石日贺文

我果然还是心灵鸡汤写手

祝他们幸福啊啊啊啊啊啊





神魂颠倒 下


那之后二宫的生活就回到了平稳的步调之中。除却偶尔对着手机联系人里那个名字发呆,偶尔回复两条对方发过来的消息外,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要不是常常在街头电视机里看见他宣传新专辑的影像,他都要以为那只是一场梦而已了。

 

毕竟,那个人应该在自己的床头被相框框起来,而不应该出现在手机里每天和自己汇报他晚餐又吃了什么。

 

[From:翔さん

FJ电视局的乌冬超好吃]

 

比如这样的,完全没有意义啊,自己又不会去FJ电视局吃东西。二宫吐了句槽,但还是忍不住回复了对方。

 

[To:翔さん

( ̄▽ ̄)~*是吗,真想尝尝啊]

 

大概这样的话对方会觉得自己可爱一点吧…

 

二宫在心里想。

 

 

他放下手机,点开电脑屏幕上的链接,是樱井新PV释出的一点片段。灯光下裸露着一双洁白的肩头,属于樱井的手拉着白衬衫从他身后穿过,披上了衣服把那双肩膀遮住。随后是交握的手。镜头几回轮转,到了最后那个火光冲天的景象,空气中飞舞着灰屑,二宫的侧脸被拍成一个漆黑的剪影,属于一种坚毅的弧度。

 

影片在一只颜色浅淡、含满泪水的眼睛里结束。

 

“看起来,就像假的一样……”

 

 

 

 

深秋的夜晚带着爽朗的气息。但对于打工一族的人来说与以往并没有什么改变,依然是昏昏欲睡的一个晚上。二宫正在便利店里清点着他当班时候的账目。他数着硬币,面前突然被放下一盒打折的赤贝,还有几罐啤酒,习惯性地抬头说“晚上好”,语句却卡在了喉咙里。

 

“我还想提醒你,便利店员不抬头是会错过很多东西的呢。”

 

那个人戴着口罩,从喉咙里滚出的声音又低又沉,是二宫最喜欢的。二宫看见他金黄的发尾从帽子里钻出来,和窗外泛黄的树叶相称,就算在这种时候也有闪耀的弧度。

 

樱井当然不会让他知道自己特意准备过。

 

“你怎么在这里?”二宫依次把樱井选好的东西扫了码,假装平静地开启话题。

 

“我家就在这上面啊。”樱井掏出皮夹,给二宫数钱的工作又增加了一点负担。“本来前几天就看见你了,时间太赶没来得及打招呼。今天我有空,要不要上去坐会?”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毕竟是你自己的家。”二宫的手都有点抖了。

 

他本就怕麻烦,何况麻烦的对方是樱井。但樱井却展现了和认知里不太一样的热情。

 

“来吧,没关系的。我在门口等你一起上去。”

 

 

 

 

樱井的公寓并没像一般的原创歌手一样豪华,简洁的风格和他本人很像,客厅整整洁洁,不知道卧室是不是也一样。二宫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四处张望的冲动,又拼命压抑着自己,殊不知这一切早被看穿他心思的樱井瞧在眼里。

 

这家伙是真的很可爱啊。樱井发自内心地感叹。

 

“如果想参观一下的话,可以随便走动哦。”

 

就算樱井这么说了,二宫也没打算要挪动。总感觉,现在的气氛有点奇怪。

 

“Nino平常就在这边便利店打工吗?”

 

樱井从塑料袋里翻出一罐啤酒递给二宫。二宫接过,点点头,用手摩挲着瓶罐,一手拉开了拉环。刚才樱井的指尖带着冰凉的水汽,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

 

“其实是上个月才来的,之前在朋友的酒吧帮忙驻唱。另外还有就是你知道的那家咖啡店的工作。”

 

“诶?Nino你还会唱歌?”

 

“嗯……高中的时候喜欢音乐,为了崇拜的歌手自学了一段时间的吉他。”二宫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点游移。

 

樱井感叹,“也已经学到职业水平了吧?很厉害啊。”

 

“不,也没有那么夸张的。”

 

其实二宫没有把真话说完全。

 

夕阳剪影透过的学校仓库里曾无数次响起他奏响的乐声;结束练习之后耳机里放起的永远都是同一个人唱的乐曲;在床头写下了“要成为他的伴奏乐队成员”的标语……每想起一件事就喝一口啤酒,不知不觉一罐就见了底。这酒有些轻微的醉人,二宫不擅掩盖上头的醉态,满脸通红地凝视着樱井所在的方向,发出连续不断的笑声。

 

他继续喝,边喝边笑,笑着笑着就开始唱起来,唱的樱井的出道曲。

 

樱井惊讶地看向二宫。

 

近在咫尺的那张颇有好感的容颜上是一张一合的嘴唇。很可爱的猫嘴的形状,唱歌的时候显得很温柔。二宫唱的是他自己重新编过曲的版本,节奏断断续续,一声声的,像猫抓一样挠在樱井的心上。

 

他想起自己创作这首曲子的那几十个夜晚,和这首曲子发表之后的无人问津。二宫的哼唱让他突然感受到一种跨越时空的感动。在那时,原来的的确确有人听到了这首歌,有人把它记在心里……

 

甚至,还赋予它新的意义。

 

樱井感觉自己的眼眶有点湿湿的。他好想问二宫,那一年是不是有一个十几岁的樱井翔站在他对面,用还没变完声的嗓音和他嘻嘻哈哈地打闹,帮他抄谱子?

 

不然,为什么你唱的和我想的,那么相像?

 

二宫哼得累了,倒在沙发靠背上,哼哼唧唧地不知道说些什么。樱井抹了把脸,向沙发另一头挪了挪,想给二宫拿个靠垫让他休息会,在转过头的一瞬间感受到脸颊上一阵湿润柔软的触感——

 

二宫把嘴贴在他的脸颊上,笑得眼睛都眯起。

 

“最喜欢你了……”

 

 

 

 

二宫那天从樱井家走后发现樱井和自己的联系越来越多了。尽管是樱井单方面的,但就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二宫担心是自己醉酒之后给对方造成了什么困扰,樱井拍着胸脯说完全没有,欢迎他随时再去做客,这就让二宫有些摸不着头脑。那之后,樱井每次来便利店里买东西的时候,看到自己都会微妙地咬螺丝。

 

二宫觉得樱井咬螺丝的样子特别可爱,搞得他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就每次都看着樱井笑,笑到两个人的脸都开始发红。

 

直到有一次被店里的打工小妹调侃问那个经常戴着口罩来找你的帅哥是不是喜欢你,每次跟你说话都超级紧张,二宫才觉得有点不对劲。

 

应该不会吧……

 

另一头的樱井则很捉急,拖着小松让他帮忙出主意。小松头发都要愁没了。

 

“这才多长时间你就坠入爱河了?你是被丘比特射成傻子了吧?”

 

樱井一本正经地摇头,“这种事情都是不可抗力,说不清楚的。你快帮我想想,要怎么自然而不尴尬地跟他拉近关系,然后水到渠成……”

 

“你一来就搞难度这么大的?还温水煮青蛙水到渠成的,你怎么这么能耐呢?OK,退一万步讲,你要展开攻势,可是你都没有考虑过人家对你是不是真的有意思。”

 

“没有意思可以培养意思啊,而且我觉得问题不大。”樱井把上次在他家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小松。

 

小松听得下巴都要掉了。

 

“……这样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希望。你让我想想……”

 

 

 

 

专辑发售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自从第一个粉丝在网上po出了MV观后感之后,就在整个网络上引发了连环爆炸的效应。樱井专辑的首日销售量创了历史新纪录,关于MV剧情和演员的话题也迅速地在推特上流传开来。有粉丝发现出演MV的小哥自己以前在涩谷街头和他合过影,po出那一堆戴着猫耳卖萌的照片之后,在网络上引起了大讨论,搞得二宫现在咖啡店的打工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便利店那边还好,客人都来去匆匆,也没人想到他会在这打工。

 

“这次专辑发售的好成绩要多谢你。”又是一个晚班,又是熟悉的人。二宫现在对于樱井的出现已经习惯得很多了,自然地和他打了招呼,又感谢了他的肯定。

 

“是专辑本身质量很高的原因,和我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啦。”二宫暗自想,连他自己的订购量都变成了往常份额的两倍,不要说樱井那些狂热的粉丝了。只是封面用了自己的眼睛这件事让二宫有点不好意思。

 

樱井坚持,“不,真的,这次真的很感谢你能答应我突然的要求来帮我拍MV。我想请你吃个饭,你有时间吗?”

 

二宫再三推却,仍难拒绝樱井的盛情邀请。樱井拿出小松给他准备好的一万种说辞,把二宫说出的借口尽数堵了回去。搞到最后被樱井牵着出门的时候二宫的脑子还有点晕乎。

 

樱井刚才,好像的确说了“约会”这两个字……

 

幽微烛火映衬,侍者弹奏着优美的夜曲。二宫身着的并非正装,樱井体谅他,也没订高级的餐厅。两个尚且在二十代尾巴的青年人找了家清净的小酒馆,面对面坐着对酌。

 

无论是二宫还是樱井,都更适合暖光。红和黄这两种颜色在他俩的脸上搭配得奇异地和谐。他们是初识不过一个多月的陌生人,在这一方温暖狭小的角落里,竟像一对多年阔别的老友,自然而然地说道起那些过往的事。樱井谈到自己刚开始学音乐的时候看起来并没有天分,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最高的音乐成就可能就是钢琴十级;二宫也说刚开始自学琴的时候是仿照自己喜欢的歌手的样子,可因为自己的手指太短了怎么都不能像对方一样。学校里的小仓库,家里的琴房,第一次买到的价格超过一个月生活费的耳机,承载了许多梦的学校围墙……

 

“我记得我第一次买的CD就是你的出道专辑。”酒喝多了话也说多了,开始什么话都往外说。二宫没注意到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樱井的表情。

 

有种沾沾自喜的得意。

 

还有感动过头的小心。

 

出道那专是樱井所有专里面卖得最差的。他之后两年都没能发专,到了第五张EP才一夜爆红。二宫能记得他第一次的曲子,对樱井的意义之重大莫不如是。尤其是二宫没有胡乱解读,他很认真地推敲了樱井每一段排章布句,用自己的声音把他演奏了出来。对人来说,比金榜题名时更加令人欣喜的是他乡遇故知。此时此刻虽非他乡他景,但在樱井的心中,现在这时分的二宫就是他旱地里的甘霖。

 

尤其二宫还眯着剔透的眼,用软软的语气问他:“说起来,翔君你当时为什么会在街头选上我?”

 

樱井无法控制地让自己出道曲中的歌词脱口而出:

 

“也许就只是为了你……”

 

 

 

“最近那个戴口罩的帅哥都没有来找你了呢!”抱着一箱子速食面的便利店小妹跟二宫搭话,“他移情别恋了?”

 

二宫无语,“什么移情别恋,就没恋过好吗。”

 

这话他说得心虚。

 

他和樱井的关系从那个晚上之后就变得奇奇怪怪的,平时的邮件里面五句话有三句都带着暧昧,几乎默认开始了交往的关系,只是没有人先告白而已。二宫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只是又不想放弃……

 

樱井应该也察觉到了什么,他或许是在酝酿,或许是在踌躇,所以最近才那么久没有在店里看见他了。

 

“得了吧,谁信呢,你这话,就跟樱井翔被文春踢爆恋情一样不靠谱……我靠……”便利店小妹看了一眼今天店里的新杂志,突然之间没了声音。

 

二宫好奇地走过去看,那上面是一张照片,而内容正如便利店小妹所说,两个模糊的背影。

 

二宫也突然之间没了声音。

 

“唉,没想到啊,居然是这个晨间主播,我还蛮喜欢她的,只是怎么看都不像和樱井翔有交集的人……”小姑娘一边翻着一边感叹,渐渐感到了一点不对劲,“你怎么不说话?诶nino……nino你喜欢樱井翔啊?”

 

任谁看到二宫那一脸恍惚都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但是小姑娘没想到这里面掺杂着点儿和一般粉丝不太一样的心态,或者说,小姑娘没想过,她们这些小女生的女友粉心态也能套到这个帅哥同事身上。

 

“唉,我们这些路人就不说什么了,你自己冷静会儿。说起来前阵子他是不是发了新歌来着?”小姑娘试着转移话题安慰二宫,但一向很温柔有趣的二宫却没回她的话,径直走回了便利店里,头都没转一下。

 

二宫第一反应是拿出手机问问樱井;第二反应是,算了吧,这么大个事他现在指不定多忙呢,还是别给他添乱了。

 

可是心里堵着不舒服。

 

正想着,樱井的消息就主动发了过来:

 

[From:翔さん

是假的。那是我大学同学,只是也在这个行业里面,难免有人多想]

 

如果之前没有什么的话,这一刻就是真的什么都有了。如果不是喜欢在意,樱井何苦给他发这么一条消息?如果他不是喜欢在意,那他为什么只要听到这句话就会笑逐颜开了?

 

[To:翔さん

我知道的。]

 

二宫握紧了手机,犹豫要不要直接趁此机会向樱井说明心意。想了想还是作罢,等一切水到渠成的时候,会得到比现在更加圆满的心情。

 

本来樱井就不是专职偶像,这段恋情是真是假,对他的工作影响并不大,何况事务所第一时间就发表了声明。这件事情很快就消散在众人的云云之声里了,随之而来的是樱井今年的第一场con的日程。

 

二宫自然是要去看的。

 

今年与以往都不同,今年二宫认识了樱井,大大方方地就收到了关系者席的票。二宫拿到票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他隐约知道樱井已经看破了他是个饭的事实,而樱井总是那么贴心,告诉他这就是作为朋友来捧个场的意思。

 

二宫笑着对樱井说,“就真的只是朋友吗?”反倒让樱井哑口无言。

 

真正到了开演那天,二宫轻车熟路地坐车摸到现场。这地方他来过没有十次也有八次,没想到有一次也能坐在关系者席上。周围有几个粉丝对着他的方向窃窃私语,似乎是认出了他就是那个出演过樱井的MV的小哥,二宫连忙压了压自己的帽子,又拉上了自己的高领。

 

二宫以前也会想,为什么自己来看过这么多次演唱会,却还是无法认识他?为什么自己做过的那么多努力,在现实的倾轧下只能无奈地变成泥土?本来他是真的很有希望,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能认识樱井翔,本应该比现在活得光彩照人百倍。但过往十年的现实,是他只能在冬季的开头见一次樱井,在次年春天的脚步声里在心里和他说一次再见。

 

所幸、所幸……

 

会场周围渐渐黑了下来。樱井的声音响起。

 

是樱井按照二宫喝醉酒以后哼的节奏改编过的出道曲。

 

“张开双手、飞上天空”

 

“街道也感觉变小了呢”

 

“想要找寻你的笑容啊”

 

“啊、有梦想就好了”

 

曾经鼓动着十七岁的二宫的心脏的曲子、曾经被十七岁的樱井灌注心血的曲子、如今正被二十七岁的樱井翔用不一样的姿态歌唱着。那样像星星一样闪耀的——

 

二宫坐在台下,而樱井站在台上。

 

目光交汇之处——

 

是我为了你、神魂颠倒的模样

 

END


评论(13)
热度(155)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