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2

还有人记得这个坑吗……

慢慢填

十二月有四个大活动

很想炸了学校


☆、2

 

放学路上的叽叽喳喳,通常是不想被别人听去的闲话。当然,高谈阔论的少女们并不在乎自己的八卦是否会被人听去,不如说,她们巴不得有这样一份谈资,好让自己在别个心里留下些深刻的印象。流言就是这样产生的,在教学楼走廊的转角,在厕所的隔间,在一条一条斑马线的两端那个等红灯的地方,那些阴影覆盖中,总是会滋生像烟雾一样的流言。

 

在二宫看来,樱井就是个被烟雾包裹着的男人。

 

自他用生日愿望许了这人可以不用后他一步而行之后,樱井就仿佛解放了本性一般的,总是在领先他一个半身位的地方走着。此刻夕阳西照,二宫盯着樱井那件白衬衫后面的褶皱,想着这人总在莫名其妙的细节里表现一些不应该属于他的温柔。

 

印象里,樱井确是不怎么温柔的。

 

二宫初见樱井时就因为不愿意按时吃饭被他十分严厉地训斥了,虽然事后两三天便要好起来,但樱井小时候时不时发怒的样子还是在二宫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开头将近半年左右的时间,二宫觉得这家伙确是很难将就的。后来随着年岁的增加,二宫和樱井的个头逐渐持平了,这印象才淡下去——毕竟,当二宫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直视樱井那双深情的眼睛的时候,就再也顾不上他的什么脾气了。

 

这优雅少爷的印象在二宫十二岁,樱井十七岁那年被打破。离家三日过后顶着一头黄毛回家的樱井引起了庄园上下的瞩目,更别提那耳朵上闪闪发光的印记,二宫头回感受到这个人是外来者,与这沉默严肃的家中一点也不同,他身上是带着新的生命力的。二宫那时候很多事都不懂,但正因为这不懂,他才敏锐地察觉到了,樱井不是在宣泄压力或反叛宿命,而是在表现他自己。

 

那晚他头回破天荒地摸进樱井的房间,想通过促膝长谈对他的身世一探究竟。结果闯进去的时候恰好撞见刚出浴室的樱井——只在腰上围了条浴巾,背对着他,在昏暗的床头灯下擦着头发。二宫那时候的眼神还没因为玩游戏而坏掉,即便那么暗,他也清晰地看到了,樱井腰后那团黑青的印记,是一个复杂的纹章。

 

他以为那是和金发耳钉一样的叛逆痕迹,细想下来却不对劲,那纹章略有些变形,看起来是有些年头的东西了。

 

二宫关上了门,没再继续深追下去。樱井察觉到二宫的心思,感谢于他的体贴,那以后对他仍没有任何变化,不因为自己多了一个不良少年的外表就性情大变。

 

二宫也感谢樱井始终对他如一的态度。

 

此刻樱井的后腰被白衬衫盖起来,二宫看不出那上面还有没有那团印记了。只是顺着这条线索无端地想了这么多东西,仔细考虑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二宫顺着小跳了几步,赶上樱井的步子之后又回到那种老爷爷一样慢吞吞的姿势,扯了扯他的衣角。

 

已经在不久前染回黑棕发的沉稳执事回过头看着他的少爷,用一个单音节“嗯?”来表达自己的疑惑。

 

“一个月以后的学园祭。要来玩吗?”

 

二宫家人忙于事业,鲜少参加他的学园活动。自从樱井来到他家开始,两个人就是相依为命地度过彼此的读书生活。除了家长会这样必须要老管家爷爷出面的场合,剩下的什么春游啊运动会啊之类,都是互相去捧彼此的场,反正都是一个系统的直升私立学校,两个人的校区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一起。只是现在樱井在完成大学课程——虽然他也没怎么去学校,都是在家和讲师自我学习,二宫还是多过问一下比较好。

 

“学园祭?久违了……”樱井这时候看起来才像个真正的大学生。他思考了几秒钟,问,“你有参加什么活动吗?”

 

二宫的确参加了活动,还是班上舞台剧的主角。本来他是一向不会参与的,但是文艺委员写的剧本太劲爆了没人敢演,他当时在睡觉,觉得这群人总没个定数,烦人得要死,就在后排懒懒地喊了句抽签不就好了。结果自然是那个定律——谁提议的就会坑到谁,二宫不幸地第一个中招,成了主角。

 

樱井听得哈哈大笑,抹着眼泪说我一定去捧场,还问需不需要给二宫送个大花篮庆祝他的舞台处女秀。

 

二宫脸皮抽了抽,到时候看到剧情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距离舞台剧正式公演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本是班上的小打小闹,但鉴于这帮子人家里不是一般的有钱,所用的服装道具都几乎能赶得上专业剧团的水准了,文艺委员对演员们的要求也不是一般的高,当即就拍板说每天下午留下来彩排。没人有什么意见,对他们来说,社交比补习重要一百倍不止。

 

舞台剧叫做陌生乘客,讲述了一个财团小开和建筑师协议交换杀人,并在这个过程中谱写两段禁忌恋情的故事。

 

和二宫共演的是他们班一个长相文弱又英俊的男孩子,二宫和他也不熟,只是从文艺委员的口中听说了他是话剧社的社长。本来文艺委员对他的形象不是很满意的,但除了他以外,似乎也没有别的王牌人选了。

 

啊,完全看不出来是个演员嘛。二宫透过对方薄薄的镜片看见那双眼睛,很好看,和樱井的有点像,那种没什么攻击性的大眼睛。

 

二宫抬起手打了个招呼,“伊藤君,请多指教。”

 

伊藤轻轻地点了点头,露出的笑容是和外表一样合适的温柔:“请多指教。”

 

文艺委员在一旁拍了拍手,“好了好了,下面开始排第一幕。”

 

彼时的二宫对演戏并不热衷。他从小见惯了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故事,人伦天理社会秩序,统统被破坏得一丝不剩,他在这样的环境里唯一学会的只是保全自己。若要演,也只是个壳子,他从始至终都清醒,因为就算由自己演出,这还是一个故事而已。就算那个角色爱上的角色由自己的同班男女同学出演,他也一如既往心如止水。

 

但即便这样,听到吻戏的一瞬间二宫还是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宫地桑,这样真的好吗?我们这只是高中生学园祭而已哦,考虑到受众面的话……”伊藤也站出来问文艺委员。

 

宫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可是,如果没有这一幕的话,戏剧的高潮就会被掐断了啊!”

 

一旁负责演女主的星野抱着臂哼了一声:“所以我一开始就说不要演这么困难的剧本。你的创作,本来也不会受到你家老头子的认可……”

 

宫地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星野。

 

二宫眯了眯眼。

 

“行了,别说了。”二宫不擅长出头,此刻站出来的表情有些窘迫。他忽地想起樱井来,不可否认,他内心其实有点儿羡慕那个人天生的从容。“我们就按照宫地同学的设想演吧。但是宫地桑,真的不可以借位吗?”

 

宫地有些为难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如果二宫君和星野同学亲吻会很为难的话,我同意借位。只是,希望二宫君和伊藤君的kiss戏,不要被省掉……”

 

二宫无奈地叹了口气。伊藤和他对视一眼,伊藤先鞠了个躬。

 

“冒犯了。”

 

二宫也回礼。

 

“呃……希望不要太尴尬才好。”

 

他扯出一个笑。

 

 

 

 

“呐,翔君。接吻,是什么感觉呢?”晚餐的长桌上摆着厨房按照樱井的吩咐精心准备过的菜品,二宫却只吃自己面前两个盘子里的东西。樱井正皱着眉,猝不及防听到二宫这样的问话,久违地失了态,差点把餐盘划出锐利的声音。

 

樱井把刀叉放置好,“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二宫双手撑着脸颊,柔软的脸被挤得有些变形。“我好奇啊。”

 

“说实话。”

 

二宫又没了声音。樱井看他兀自烦恼的样子,尽管自己心里也猫抓似的难受,还是选择不刨根问底,只等二宫自己选择说或不说。忽而感慨,二宫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啊。不知为何心头一丝波动。

 

等到樱井处理完宅内的事务,已经是晚上睡觉的时间。樱井一回房看见自己的床上一团小小的凸起,心下了然。他假意问道:“少爷你有什么事?”

 

从布团里探出脸的二宫小脸红扑扑的。他的眼珠转了转,“我还是想问之前那个问题。”

 

樱井走到床边坐下,执事的燕尾服被折出一个角,二宫的视线就被转移到了那上面。他一旦转移就开始出神,回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樱井反拉住了手,一片黑影压了上来。

 

“kiss?想试试?”

 

被樱井那双眼睛盯着,就算是神仙也难不红脸。二宫强装镇定地回应道:“要试也不是和你啊,快放开。是有原因的啦,听我解释!”

 

二宫搞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樱井这么有侵略性。等到樱井松开他,他才放松地平躺下去,在樱井的床上变成一个“大”字。

 

“其实是因为我们班的舞台剧啊……那个编剧,她家老爹就是著名的金牌老剧作家,但是可能老剧本写多了,对他女儿的要求特别高。他女儿在这上面有点天赋,但都是剑走偏锋的那种,满足不了她老爹的要求。她想借这一次的机会跟她老爹证明自己,所以对我们很严格,包括最后一幕的吻戏也要真刀真枪地去演……我就稍微有点紧张。”

 

樱井好奇,“吻戏?你们这舞台剧是不是有点限制级,高中观众能入场吗?”

 

二宫翻了个白眼,“吻戏而已啊很纯洁的。比起这个吻戏来说,人物关系本身就很劲爆了……”

 

樱井突然后悔当时没有多过问几句二宫出演的舞台的具体事宜。

 

“我突然不想去看了。”

 

二宫反手抓住樱井,“不行!我人生中第一次舞台,你可必须得去。”

 

樱井无奈,“喂喂,之前不是还和我好商好量的吗。”

 

“现在不一样了啊!……唉算了,我觉得你还是别去了,到时候我要是想到你在下面,吻戏我笑场了就不好了。”二宫松开樱井坐回床上,把床头灯的灯光调暗了些。

 

樱井揉了揉二宫的头发,“别想了。我会悄悄地看的,不让你发现。”

 

二宫知道这是樱井在说“加油”。得到了自己满意的回答,二宫露出今天回家来的第一个笑,不再去纠结吻戏的事情,盖上被子滚到一边,让樱井也躺上来。

 

上一次和樱井一起睡,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二宫这样想着,缓缓沉入梦乡。


TBC

评论(8)
热度(87)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