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红茶宝贝 01

※Y2 Only

※暂时是执事×少爷,柚子点的梗

※不知道会有多长,估计是个连载吧,写的时候才发现可以拓展的空间很多。

※纯正HE但不一定不会虐(我明明答应别人要写甜饼的,噗)




☆、1

    

二宫和也从小就觉得樱井翔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从初见开始,就一直有这样的感觉。

 

这种神奇,表现在方方面面。从他来路不明地出现,到他莫名其妙成为自己的执事,发展到最后这家伙变成自己的起居保姆和家庭教师,中间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二宫和也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没有变化——这是一个很神奇的人。

 

他熟知所有被遗忘在历史长河里的冗长谦辞敬语,却从不肯对任何人低头;他是二宫家这个贵族家庭里唯一能掌握所有古制餐具,知道什么时候喝白葡萄酒什么时候喝红葡萄酒的人,却老是和二宫偷偷在放学路上分吃儿童套餐里的薯条和汉堡;他的脊背永远笔直,步伐永远优雅,比起二宫这个正牌少爷来说更像一个名门之子,却总是帮着二宫,在二宫老爷面前隐瞒二宫所有的恶作剧,和那些不想被家人知晓的学校情况。

 

明明没有比自己大几岁,还一直站在自己的斜后方,二宫却总觉得,这是一个他追不上的人。所以他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用愿望强硬地解除了樱井恪守的执事礼仪,准许他和自己肩并肩地走,好像这样就能随时看着他一样。

 

二宫和也的人生目标之一,就是弄清楚樱井翔身上的谜团。

 

 

 

“少爷,今天也要用下午茶吗?”樱井敲响二宫的房门。

 

等待了三秒,樱井又抬手叩叩叩了几下。二宫依然没有做出回复,樱井不得不长叹了一口气,直接推开二宫的房门。面前散落着几张新拆开的游戏盘,二宫盘腿坐在地毯上,屁股下垫着一个蓝精灵坐垫。

 

二宫察觉到是樱井进来了,脊背微微僵硬了一下,但表面仍然呈现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镇定自若地打着游戏。实际上樱井早已看穿他偷偷存档的举动,也不拆穿,等他存完档就两步上前拔掉了他的电源。

 

二宫心下直呼好险,差一点他的记录就要丢掉了,还好存了档。他面上做出一副又惊又怒的样子看着樱井,斥责道:“你干嘛啊!我游戏还没存档呢!”

 

樱井不回答二宫的虚张声势,他看二宫那不端正的坐姿就觉得心里痒痒,眼睛一眯透出些端倪。二宫很少见到樱井真的生气,但也知道这家伙是个急性子,不敢和他硬怼,连忙让地上的游戏盘回到它们的家——玻璃柜,接着把蓝精灵坐垫放回小沙发上。

 

窗子外面的蝉还在叫着。二宫一连串的动作下来,见樱井的表情变柔和了,自己也放松了几分。他坐回床上,踢踏着腿,懒洋洋地回答道:“下午茶这种东西,以后都不用来通知了……”

 

樱井摇摇头。“平时上学,学校会留出空余时间教授这些礼仪,但老师告诉我你已经翘了很久的社交礼仪课了。我得在家里给你补起来。”说罢,樱井径直打开了二宫的衣柜,从里面挑出了白衬衫西装裤,没有燕尾服那么正式,只是避免二宫这幅T恤反穿的模样被外人看见罢了。

 

二宫抗议着,说这种封建旧习不适合他这样的青春少年。樱井淡淡地反驳回去,说您这样的不叫青春少年,叫懒虫死宅。他把衣服从衣架上取下来,把衣架扔回收纳盒,朝床上的二宫走去。

 

“脱衣服。”樱井居高临下发号施令,好像他才是二宫的主人一样。

 

二宫特别不理解樱井的也有其中这一点——和樱井在一起的时候,即使他基本从不逾矩,二宫还是能感觉樱井身上带着点和他老爹相似的上位者气场。樱井比二宫年长不过五岁,按道理来说不会有这么强的气势,但他就是有,还从一开始就有——自从他十二岁那年来到二宫家,到现在八年过去了,那种气势就没变过。

 

二宫突然走神,好几年前,他和樱井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奇怪的。

 

樱井等了他半天迟迟不见动作,又耐心地提醒了一遍。二宫这才回过神来,抓着长T恤的下摆往头上翻。二宫留的长头发被翻得毛茸茸,衣服掩盖下的一排排骨看在樱井眼里又是分外碍眼,他伸手摸了摸二宫的骨头,又捏了捏细瘦的腰杆,摇着头说不行。

 

“你太瘦了,这样不行,我要通知厨娘改菜谱。”樱井把二宫的衣服递给他,自己从外套的内层口袋里掏出笔记本记起来。

 

二宫一边和那件花纹很复杂的真丝衬衫的纽扣做着斗争,一边制止樱井:“诶别别别,本来就吃不下,改了更吃不下了。”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要做必要的变化啊。”

 

“你怎么越来越烦了啊。把以前那个会帮我吃掉剩饭的翔酱还给我!”

 

樱井摇摇头。他把本子揣回衣服里,看二宫用那双短短的小手扣了半天扣子还没扣好,凑上前去帮他扣。“会帮你吃掉剩饭的翔酱是没有了,现在这个会帮你穿衣服的要吗?”

 

“不要。”二宫冲樱井吐舌头,樱井一下子没注意,给二宫把扣子扣错了一颗,又解开重来。二宫看着樱井修长洁白的手指一寸一寸地下移,不知道为什么耳朵越来越烫。他把头偏向一旁看窗外,试图用蝴蝶翻飞的景象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越看就越想到樱井那双不太灵巧的手,那蝴蝶好像他手指间飞转的笔。

 

二宫的思绪被樱井突如其来的话打断了。

 

“如果我以后有一天走了,你要学会好照顾自己哦。”

 

 

 

 

二宫都差点忘了樱井是莫名其妙出现的。他在自己的人生里存在了一半的时间了,就这样悄悄地腐蚀进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那部分,自己在里面占据了一个大大的位置。所以,二宫很少会想起,这个人可能随时会离开回到他自己的生活的事情。

 

普通的去学校的日子,街上飘着樱花,是早樱开放的季节。东京的樱花开得不早不迟,对二宫来说恰好,太早了的话可能会让他提早明白什么,太迟了又会错过。

 

啊,是恋爱的季节啊。

 

像二宫他们这样家庭的孩子读的学校基本就是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来上学之前家长都是耳提面命,谁要好好相处,谁可以不用太顾及,哪个孩子是私生的,都是学校里每个人心照不宣的秘密。表面上大家都和乐融融,校园欺凌比起其他偏差值一般的学校来说算是很少,但这平和的表面下埋藏的都不是普通高中生的小打小闹,而是要见血的真刀真枪。

 

二宫家的背景高处不胜寒,没那苦恼。他唯一烦恼的大概就是这次小考的成绩。

 

数学马马虎虎,英语只有社交和游戏需要的词汇留在他的脑子里,其他科目都是低空飞过。这几科发挥很平常也很稳定——都不怎么样。但一向得意的国语也挂科了——原因是因为国语老师觉得他的作文写得太宽泛,用潮一点的话来说,就是意识流。

 

二宫看着自己的作文上明显是跑题导致的低分,不知道说什么好。

 

讲台上那个女老师还年轻,三十岁的年纪,听说没有男朋友。她的课讲得不错,只是偶尔三观和这群少爷小姐不太一样的时候,大家私下会笑她。二宫不清楚她到底知不知道这回事,因为她每次上课都没有什么热情,好像知道这群不太正常的小孩老在心里颠对她似的。下课的铃声响起,她整理好讲台,让二宫去她办公室一趟。

 

二宫就这么静默地去了。一般来说谁谁谁被叫去办公室,班上都会有短暂的起哄,要么就表示同情,但是从没有人对二宫表示这些。

 

当然他也不在意就是了。

 

“二宫君,你这次的作文发挥很不稳定啊……”办公室里飘着兰花香,不知道是不是教务主任那个老头子搬来的——二宫走神想着,女老师的唠唠叨叨她半句也没听进去。“虽然一如既往的开头很抓人眼球,但是中间的部分太发散了,阅卷老师一致认为抓不住你的中心思想。”

 

二宫和也顺着她涂了护甲油的手指看向自己的作文,心下了然了。他心想,不怪老师您看不懂,老实说我也看不懂,因为这篇是我满脑子全是樱井翔的时候写的。

 

二宫随便点头答应了几声,表示自己听进去了她的教导。老师点点头,问他,你有没有参加社团?二宫说我是归宅部的。老师说那你放学后留下来一段时间,把作文重写一遍,写完放我桌上再走。

 

二宫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拒绝这个麻烦。

 

时间过得极快,黄昏很快到来,办公室里渐渐地有些昏暗了,最后一丝明亮被天空拢住罩在大地的尽头。二宫伏在案边埋头写着,越写越觉得有心无力,速度也慢了下来。他想到樱井,今天他也应该有自己的学习课程吧,虽然这么多年过来他都不明白樱井到底为什么会那么多东西,也不知道他到底趁什么时候在学习,明明一直和自己黏在一起。

 

想着想着,就想到如果樱井真的走了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办这个问题。

 

“被留下来干嘛了?”说谁谁就到,二宫抬头看去,是樱井站在办公室门口,他逆着光,单手扶着门框,但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站得笔直。背后温柔的夕阳倾泻下来,给樱井的头发边缘盖上一层明亮的颜色,一瞬间就让二宫想起了当年那些时光。

 

想起来那时候,还不是黑发的樱井翔。


TBC


评论(14)
热度(189)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