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无尽的故事

*Y2 only

*《My Wife...》最后的番外

*穿越回来的两个人的故事。

 @芈麓 我的朋友去滑雪了,所以写个滑雪的事情。但是我没去过富良野~希望随意的口胡靠谱一点

最后一个番外,最温暖

希望世界所有的温柔都降临在这两个人身上。



番外4 《无尽的故事》

 

“你——好——吗——”

 

远处一个红色的小点招着手。

 

摄像机面前的二宫“fufufu”地笑了几声,转过脸来对着镜头,用一只手指了指对面,比出一个很得意的嘲笑表情:“翔君好傻啊!”

 

樱井大概能猜出二宫和摄像师在说些什么,无奈地一笑。明明就是某个爱捉弄人的小可爱提的opening分镜:既然来了雪山出外景,就要模仿一下经典电影里的经典片段啦。

 

他没能化身栗原医生,倒是变成了藤井翔不说——二宫想怎么玩樱井都能陪他,就像他陪樱井一样——这个可恶的小恶魔还反过来看他笑话,晚上回去一定要好好地“收拾”他。

 

樱井不敢喊得太大声,怕引起雪崩,匆匆叫了几下就跑了过来。

 

“我演得还不错吧?”樱井凑到二宫身边,他心甘情愿被捉弄,眼角眉梢都是笑。多年久违的这次外景只有他们两个人,不管做什么都超级自由——因为是和二宫一起,抛梗接梗随便来,对方怎么着都能兜住,他也轻松一些。溜肩先生肉眼可见的整个人都开心得要冒泡泡了。

 

二宫吐槽,“如果是刚才那段雪山遇难者呼救的桥段的话,心里一点感动都没办法产生呢。”周围的staff喷笑。

 

樱井神色如常道:“我们是出来玩的啊,开心就好嘛。”

 

“啊,是呢,很喜欢雪啊,翔酱……”二宫轻笑,只有和他对上眼的樱井看得出来那双眼睛里的温柔,“该说不愧是回到了故土的樱井艾莎王子吗?”

 

“喂~饶了我吧,我可不想一直继承这个称号啊。”

 

面对这日常气息十足的对话,现场的staff们都不忍心打断了。还是导演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提醒道:“你们俩可是来比赛的好吗……。”

 

嗯,对,比赛。

 

这一次其实是VS岚的双人外景。

 

时间拨回一个星期以前——

 

樱井和二宫经历了那场离奇的穿越回来之后,短时间就走上了工作的正轨。和那边世界的自由自在不同,在这边两个人必须小心翼翼,每周相聚的日子都要精心计划,即便如此,能单独相处的时间还是少得可怜,两个人都快憋出病来了……偶尔早上在相邻的摄影棚门口撞见,相触的视线里几乎能看到具象化的火花,搞得一旁的经纪人战战兢兢:这两个人是吵架了吗?

 

趁着第二天有一早上的空闲,樱井悄悄地摸到了二宫家来留宿。倚在二宫的沙发上喝着啤酒,喜欢的人坐在自己怀里打着游戏,这日子别提多惬意了,让樱井这么多年来难得生出了“工作真讨厌”这样的想法。

 

美色误国啊。

 

“要是能像在那边一样,工作也和Kazu待在一起就好了。”樱井摸着自家小可爱软绵绵的肚子,发出内心的感慨。

 

二宫像小猪叫似的哼唧了两声,被摸得很舒服的样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万一他们刚好想搞一个古早企划复活呢?”

 

“啊,但愿。不过就算复活了,要是分不到咱俩的单元也是白搭。”樱井水灵灵的大眼睛都要失去神采了,“这个世界好麻烦啊!”

 

最后是二宫神算子灵验了。

 

Staff先来跟二宫商量的,说这次VS岚的SP要复活双人外景竞赛的企划,因为他和樱井的对决很久没有过了,趁着之前con上四手联弹的热度,这一次想让他俩一起去做。

 

二宫自然毫无异议,反而还要用心思来掩盖一下自己的欢呼雀跃,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他思考了两秒钟,“外景?去哪?”

 

Staff的微笑充满圣光:“去雪山。让樱井桑教你滑雪。”

 

二宫瞪大了眼睛,“哈?”

 

另一头的樱井也收到了去雪山出外景教二宫滑雪的信息。因为毕竟还要让嘉宾team竞猜,最后肯定会有一个比赛——比赛就是,他把二宫的双板教会了之后,他再学单板,用单板和二宫的双板比赛。

 

樱井开心的表情完全遮掩不住了,滑雪场本来就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何况是和二宫一起去——他平常断然不方便做出一起去滑雪的邀约,因为二宫本身不是那么喜欢外出和运动,他也体谅对方工作疲惫,不想让他认为出去玩也是一种负担。这次则不需要担心那么多,二宫的pro精神会强迫他接受,而樱井只需要在旅途中把二宫照看好,让他知道出来旅行也是一件有趣的事,这样下次计划出游也会容易一些。

 

樱井内心的小九九已经延伸到以后很长的日子里去了,连他自己都没发觉。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就到了录制外景的日子,樱井在集合地点等二宫,明明很久以前也和对方出过不少的外景,这次却尤为心潮澎湃。大概是因为恋爱中,所有的事物都被吹上一层粉红色的蒙版,连带樱井那颗三十五岁的心也被漆成十五岁的颜色,扑通扑通乱跳着。

 

等了多年才等到的这样一颗糖,吃到心里,总是比一开始就得到的要甜。

 

二宫带着轻松的微笑走近的时候,樱井轻飘飘的心才有了实感。假装自然地搂上对方的肩膀,实际上内心的弯弯绕绕多得快要晕掉。

 

一同上了车,路上需要拍摄的部分不多,就简单地聊两句就够了,可是两个人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就刹不住。最后樱井察觉到了二宫的困倦,强行终止了谈话,这时离机场也不远了。这次节目组拨了很大一笔预算,给他们一行人准备了富良野一日游,带住宿的那种。樱井肩上靠着补眠的二宫,向窗外望去,思及旅行的目的地,脑海里倏然划过一张刚刚褪去了青涩的脸庞。

 

他曾在那留下一段温柔的时刻。

 

***

 

“来到这个地方,心情总是会被治愈呢。”樱井在房间里眺望着远方的雪道说。

 

冬末的北海道完完整整地再现了北国风光,看去连绵又悠长,像是画中的情景。即使再怎么不喜欢旅行、心中有再多尘俗杂念的人,看到这如诗般美景的第一眼,心情都会平静下来。

 

接他话的自然只有二宫。他跟着樱井的视线朝窗外看了出去,也发自内心地赞叹了一句,“这里,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睡了半个小时又玩了半小时游戏,现在正是随时准备开工的状态。樱井和二宫很快地整理好行李,就听到了staff的敲门声。

 

“我们马上就好。”二宫答应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向樱井,欲言又止。

 

樱井一看二宫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好了好了,我知道,一会教你滑雪的时候我保证不耍坏心眼。”

 

二宫辩解:“我只是不想你因为职场恋爱影响工作进程而已。”

 

话是这样说,可在这世上哪有人比二宫更相信樱井的职业意识?樱井光是听到“职场恋爱”这四个字就甜得不行,伸手捏了捏二宫又软又红的耳朵,不再揭穿影帝大人薄得像饺皮儿似的脸。

 

今天是个大晴天,阳光照射的滑雪场像披上了一层金光,樱井的雪男体质难得一次没有体现出来。他在录制的时候十分郑重地向上天表示了感谢,被二宫突如其来的捏他打断:“其实啊,翔酱,大家都没有告诉你……为了这次录制,节目组特意把组里所有的晴男晴女换到了咱俩这边哦。你发现了吗,有好多生面孔呢。”

 

摄像机拉樱井的近景,放大的脸上出现一个标准的仓鼠震惊.jpg。

 

二宫拍着手仰头笑。

 

樱井接住了梗,对着镜头双手合十说了句真是抱歉。眼神转开的一瞬间,和二宫对上。二宫的黑发被阳光照出了栗色的效果,浅浅的蜜糖色眼睛里满是笑意,就像每次录制樱井顺势转头时都能看见的那样,不同的是他把糖纸撕开,里面的糖心露了出来。满目雪白,浑然天地,梦色绝尘,他喜欢的人就那么可爱地站在那里,也是白白的。

 

樱井妄想着,这画面说不定也能选上电影界经典镜头之一。

 

节目组帮两人在商店租赁好了滑雪装备,樱井穿戴好之后就直接跑去了中高级雪道,二宫在原点给他挥手。樱井接到了二宫让自己好好耍帅的信号,举起右手向他比了个大拇指,就戴好护目镜转身上了雪道。

 

啊,真帅啊,真好的镜头,来了富良野真是太好了。二宫坐在长凳上看樱井驰骋,时不时应和一下摄像师的话,一颗心却早就飞远到下方的樱井身边去了。

 

樱井在下方坡度比较缓和的初心者雪道等着二宫,过了好久才看到像个企鹅似的小黄人慢吞吞下来。

 

“别害怕哦,手给我,过来一点。”

 

樱井45°角对着镜头的这个画面在放送时迷晕了一片粉丝。那个眼神,直接让大家穿越回十年前的御村託也。语气也是,特别柔和,像是在对着……

 

对着什么呢。对面可是二宫啊。

 

二宫难得什么话都没说,顺从地把手交给了樱井,任由他牵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更加开阔的地方。樱井温柔地叮嘱他重心要前倾,如果失去了重心,一定要侧摔,不能直着栽倒。

 

“你连一步都没教,就开始考虑我摔倒的事情啦?”二宫不服地说。

 

樱井大笑,“是啊,毕竟全国人民都知道您雪山和大海苦手。”

 

二宫决心要学得好一点。

 

至少,至少不能浪费,再看到那么帅的樱井的机会。

 

二宫学了一会儿,认真做事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非常靠谱的,只是偶尔也会追求一下综艺效果,对樱井搞个恶作剧。第二次摔倒之后二宫特意在雪地里躺了会没站起来,果不其然樱井马上就喊着“没事吧”赶了过来,凑近看他到底怎么回事。二宫嘻嘻笑了一声,拽着樱井的衣摆坐起身,环住他的身子就把他扯向一旁,两个人一起侧翻在雪地里。

 

樱井被他整懵了,满脑子都是还好自己这会儿取了板,不然倒下去的时候打到他怎么办。看到二宫歪着头fufufu笑的样子,他又失去语言功能了,除了跟着笑以外啥都不会。

 

后期剪辑的小哥心里很苦,到底怎么剪,才不会剪成纯爱多拉马啊……

 

***

 

结束了一天的录制,两个人回房间冲了热水澡,大概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吃了酒店的晚餐,戴上口罩和帽子裹上自己的大衣,樱井打算和二宫出去逛逛。

 

他这次说服二宫出门倒没花什么大心思,多半是因为二宫对这个地方有着一定的感情吧。

 

和仓本聪的合作,给他带来了很多珍贵的东西。

 

走上去往著名景点的小通路,大雪覆盖的世界,寂静得听不见回音。路上有仓本聪指导的电视剧资料馆和王子酒店附属的面包工坊,二宫和樱井聊了很多在这里拍摄的回忆。

 

樱井一直觉得二宫的役者魂其实不是天生的,但却是必然的。他的人生成长道路上,每一个给予他重大影响的人,基本都是这一途的,可能是因为只有写了那么多优秀剧本、看透人生百态的长者才能真正读懂他吧。他纯净得就像北海道的雪景一样一尘不染的世界,被层层的世故包围起来了。

 

樱井很庆幸,他能成为走进那面围墙的人。

 

路口的指路牌就充满了童话的意境,二宫说这个地方虽然是个旅游景点,但是不喧闹,也没有破坏其中最真实的意境,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嗯,和二十岁的时候看起来,是很不一样呢。”二宫突然感慨了一句,“果然人成长就是会变的啊。”

 

两人逛着聊着,倒是也没被偶尔路过的人认出来,就这样,夜幕在最东方的北国缓缓降临了。橘黄的小灯在银装素裹的天地里一盏盏漂浮起来,给丛林中的露台披上一层暖和的衣裳。二宫和樱井的脸都是打暖光好看的类型,此刻走在安静的雪夜里,两人的眼睛甫一接触就再难移开。

 

“翔酱,时间过得真快,”打破寂静的是二宫细细的笑声,他伸出手指抚上樱井眼角的几丝细纹,理了理他眉角的发。“你看,来到这里是05年,转眼十二年就过去了。”

 

樱井握上他的手指,就像多年前那样爱怜又不敢表露地握着,细想了一会儿自己现在是可以拿出勇气的身份来了,就捏得紧了些。他不是会说浪漫话的人,要说还是能说几句,此刻他就想把自己脑子里所有知道的浪漫话一下子全说出来给面前这人听,也不管他会不会笑了。

 

“嗯,十二年了——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已经努力了十二年了。我也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努力了十二年了,”樱井不知道是不是受凉了,带着点鼻音,“我每次在像今天一样冷得冻人的夜里拥抱你的时候,都想着要不要放弃算了。”

 

“你从北海道回来的时候,硫磺岛家书上映的时候,还有很多很多时候,我都记不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一直坚持下来了,转眼就过去了这么多年。虽然我喜欢你,也不止这点年头了,但我还是想说,很辛苦哦。

 

“真的很辛苦的,是我做过的最辛苦的工作。但是,也是我最想坚持下去的工作……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能等到这样的决心涌现出来,能等到你的回复,能知道你的心意,真的太好了,就算我在已经有眼角纹的年纪才等到,我也要说,真的太好了。”

 

樱井说着说着就把头埋进了二宫的颈后,抱住了他。二宫的手静静在他背后拍了拍。

 

“那就让这个拥抱结束你的辛苦吧,恭喜你从暗恋毕业,虽然这话有点晚,而且我也想听你对我说。不过就让你一次好了。”二宫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低。

 

“还有,翔酱,其实……你会有那种‘好不容易走进了这个人用墙围起来的世界’的想法,对吗?”樱井抬起头来,二宫看见他脸上的惊诧,仿佛在问“你怎么知道”,不禁笑了。“但是,我要告诉你,你不是走进来了。”

 

“从一开始,你就被我围在里面的。”

 

北国的童话世界被这个叫二宫和也的男人用温暖的情感装点了两次。

 

但是,第二次离开的时候,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全文完

评论(33)
热度(225)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