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一起迎接新的星星吧

※《My Wife...》的番外3

※ABO夫夫穿回来了

※想表达一个他们能有很幸福的家庭的故事

※一点生包子都不能吃的,可以叉掉了,虽然并没有什么实际描写,但是为了大家都好,互相谅解


番外3 《一起迎接新的星星吧》

 

二宫再次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

 

许久没有闻到过的草莓信息素在嗅觉神经上暴走,混合着奇怪的药物苦味,扯着他的后颈一阵一阵地发痛。下意识地问了句自己这是不是回来了,隐约听见手术室外有些喧嚣的声音。

 

哦对了……樱井呢?他有跟自己一起回来吗?

 

二宫醒来得太快,简直像是玄幻小说里自带复活系统的男主角,连医生们都实打实吓了一跳。斟酌了一分钟,医生最后仍然决定让他在ICU呆一天观察后续情况,确认各方面无误之后再转回普通病房。因为二宫的身体失去了生命体征一段时间,能复活真的可以称作医学史上的奇迹,在这一天之内,他成为了医院的重点监管对象,不过监管不监管并没有什么区别,他现在还没恢复,基本无法动弹。另一边,恢复了意识之后也察觉到自己已经穿回来的樱井倒是想来见他,被医生按住说得给他做个检查,而且二宫现在被重点监管起来,他去了也见不到,不如再好好睡一觉。樱井脸上简直要挂上两道宽面条泪,这算是什么无妄之灾,那两个穿过来的家伙到底在这边干了什么事?

 

他的疑问自然没有人解答。

 

直到第二天二宫被抬出ICU搬回普通病房,樱井才来得及去看看他家Kazu到底有没有受什么重伤。推开门走进去,二宫看起来仍然是那副软趴趴的模样,和走之前没什么区别,甚至还有点幸福胖。樱井的脸上顿时挂上一个委屈巴拉的八字眉,两三步就要冲上去抱住他家亲爱的。没想到步子还没迈动两步,二宫就像通了电似的往病床旁边一圈滚了下去,赤脚站在病房另一角和樱井形成两两对峙之势。

 

“Kazu你干嘛!?”樱井吓得心脏都要蹦出来了,想上去抓住二宫让他躺回病床上,至少多穿双拖鞋也是好的。

 

二宫捏着鼻子,“你……信息素的味道……好重……”

 

二宫说完这话,和樱井一起愣在了当场。

 

没有什么比这更不正常的了。

 

二宫是和樱井朝夕相对了二十年的伴侣,他是这个世上最熟悉也最能包容樱井的味道的人。可是刚才樱井推门进来的时候,二宫只感觉到一种极端强烈的攻击感,让他下意识地支起了所有的防御。现在闻到对方那本来十分清淡的樱花味,嗅觉也像是被放大了数十倍——甚至,十分的陌生……

 

“我……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二宫摸着自己后颈上有一丝肿痛的腺体,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感到不解。樱井看见二宫的模样也有些手足无措,他醒过来之后有警官找他补充案件细节,顺便告知了他后续进展。樱井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复杂的事,对方居然还给二宫注射了那种药物……二宫现在的举动,应该是药物反应吧。

 

樱井这样想着,那药物既然是针对标记了二宫的自己,那么现在标记被清除,二宫自然会敌视自己的信息素味道,毕竟现在自己的信息素对他来说,完全只是个陌生的有侵略性的alpha而已。

 

那么,自己还是暂时先离开比较好,二宫的脸色都开始苍白了。樱井隔着一张病床,虚握了握手,在空气中做出拥抱的样子,又指了指门口。

 

“大概是注射留下的后遗症……我的标记,被清除掉了呢。”樱井苦笑,“医生说明天会给我们安排体检。现在我在这里对你恢复不利,我先走了,你想吃什么?我让柴田给你买了送上来。”

 

二宫见他似是要转身离开的样子,也没怎么经大脑思考,连忙冲上去捉住了他的手,忍着身体的不适,把他的脸掰正过来,深深地吻了他一下。

 

“不是我想这样的。你别走。”

 

二宫把手从樱井的脸上移开,抓住了他的腰侧,然后把自己嵌进樱井的怀里,主动让自己被那个味道包围起来。生理上的不适让二宫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心理上却感受到了久违的满足,几乎超过了身体反馈给大脑的拒绝的信号,反而让他全身都放松下来。

 

果然,还是要闻着这个香味,才会感到安心。

 

面对难得主动的二宫,樱井也像是卸下了心头的重担一样,用手臂环住二宫的肩膀。在那边那个世界他俩连住一起都不行,在电视台牵手也会被人乱传谣言,更别说亲亲抱抱什么的,一周行程合上的地方屈指可数,樱井也不能每天都屁颠屁颠地跑去二宫的公寓找他。他觉得自己都快得二宫和也缺乏综合征了。

 

好在回来了,在二宫首肯下,他发誓要把之前缺的亲亲抱抱都捞回本。

 

哪怕他不首肯。

 

***

 

第二天二宫和樱井就去做了两个人信息素的检查,果不其然,樱井对二宫的标记被抹去了。樱井担心二宫的身体有没有受到影响,二宫则问医生如果再二次标记会不会有效果。

 

“不愧是樱井君和二宫君,感情真是好啊!关于这两点,你们俩都放心吧,二宫君虽然腺体功能受到一些影响,不过最多也就是以后信息素时常紊乱,只要让樱井君时刻关注就行了。还真是奇迹啊,第二天就恢复到可以出院的程度……嗯对了,发情期的周期也会很不稳定……总之,和二宫君你都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要辛苦樱井君了。”

 

樱井连连点头,承诺自己以后绝对寸步不离他半步。

 

医生意味深长地笑笑。

 

“关于二次标记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唯一要注意的一点就是,二宫君现在似乎对樱井君的信息素格外的生理排斥……这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尽量去适应。遭遇这样的事真是辛苦了,但如果是你们两位的话一定可以克服的!”

 

医生最后留下嘱托,让二宫如果有身体不适的地方就马上来医院复检,千万不要逞强,接着就让他俩去办出院手续了。

 

办完手续,樱井搂着二宫,一起回了他俩共同的家。

 

两人惊奇地发现在他们离去的时候,这家中一切的生活痕迹,竟然和他们在一起时别无二致,像是他俩从未离开过。短暂的惊讶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释然——不管怎样,都是相同的人,就算在不同的世界,也一定,怀抱着同样的心意吧……

 

想到这里,樱井不禁同情起那边的自己。要把所有激烈翻涌的思绪都强行嚼碎在齿间然后吞下去,十几年一直如此,大概比这些年来做过的所有工作都要辛苦。毕竟工作总有结束的时候,这样无法宣之于口的心情却不一样,在每一个漫漫长夜的尽头,始终如影随形地跟着他,把迟迟不来的光明推得更远。

 

还好上天给了他这样的机会啊。

 

二宫抱着换洗的睡衣进了浴室,磨砂玻璃门后亮起了一圈柔和朦胧的灯光,从门缝里传出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淡淡的雾气爬上了门板。

 

樱井的脑中倏然划过了一连串的动作,让他未经多加思考,径直敲上了浴室的门。


水花和他


那次重新建立标记以后,二宫为了多适应樱井的气息,就总会在衣服外面加一层樱井的外套,或者直接穿樱井的衣服。他倒是什么都不怕,也不羞,就算被路人认出来也大大方方的。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在那边世界憋久了的两个人回来之后简直粘得一发不可收拾,走到哪都要勾着手拉着衣服,超过十秒不盯着对方就会觉得不舒服。其他三个人被逼得要疯了,这两个人能不能收敛一点?樱井和二宫相视一笑,对他们的意见持冷处理态度。

 

远望着樱井和staff反复确认台本的侧影,二宫总觉得自己最近很奇怪,的确是比起以前来说更加地依赖樱井了,莫名其妙的,只要离开一会儿樱井的视线就会觉得不安。

 

他把这归咎为经过上次变故后身体留下的条件反射记忆。

 

有时候还真是挺苦恼的,两个人必定有分开一段时间的工作,二宫不想每天给樱井打N通电话发无数条短信,就算知道对方一定会不厌其烦地温柔回复,他自己也不好意思给樱井添麻烦。二宫和也,虽然本人非常非常地怕寂寞,但表现出来的都是一个人生活更加地适合他的样子呀。

 

随着他心里的烦恼,身体状况也开始出现问题——越发挑食、困觉,身体偶尔开始和樱井一样出现水肿……

 

第二个月发情期迟迟不来的时候,二宫还在想,是不是那个医生说的信息素不规律导致的,也没多在意,只是给樱井去了条消息,知会一声。

 

但到了第三个月发情期还不来,樱井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特意又空了一天时间带二宫去医院检查。

 

二宫心里隐隐有一些预感。但他并没做好那种准备。

 

当医生满面笑容地拿着化验单出来报喜的时候,二宫就知道了,检查结果就如他所想的那样——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个秋天,樱井家就有新的小可爱要诞生了。

 

樱井翔直接在问诊室石化成了一尊雕像,还是二宫拉着他的袖子才把他拽起来和医生鞠躬。两个人就这样有点儿飘忽地出了门,回到地下停车场。

 

樱井系好安全带,看看二宫的脸,又看看他软绵绵的小肚子。

 

怎么看……也没有什么区别。

 

不光二宫,樱井自己都没做好准备,虽然受樱井家整个家庭氛围的影响,他一直很憧憬能孕育下一代的事情,可是,他和二宫在一起的日子越长,就越觉得理所当然——理所当然的这个世界应该只有他俩。私人空间里,除了我就是你,再没有别的人的气息。

 

可现在,好像要被打破了……

 

说不开心是假的,说做好了准备也是假的。这种感情相当复杂,樱井不知道怎么去定义。

 

然后他转过头看到了二宫。那张从少年时期就被自己放在心里深处的面孔,正抿着上翘的唇,鼓励地看着他。

 

樱井突然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现在,第一步要做的,是好好地抱住面前这个人——

 

把二宫的脑袋扣在自己胸前,樱井低低地说了声谢谢。

 

从伙伴出发也好,伴侣的角度也罢,甚至是未来新生命的另一个父亲,各种各样的意义,都要说一声谢谢。

 

谢谢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赋予我存在的新意义。

 

再也没有什么人——即使他能同时继承我俩的优秀——能比你更重要了。樱井一手覆在二宫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些发颤的左手上,连二宫自己都没发现的,樱井缓缓地替他按摩着。

 

“不要害怕哦,我会做到我能做到的一切的。”

 

开车回家的路上,车载音响难得地放起了他们自己唱的歌。樱井不想听这些,让二宫切掉,切来切去,最后停在一首《星になるまで》。

 

“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每一个秋天……”

 

跟着音响中樱井的声音轻轻合唱的二宫略高一些的嗓音回荡在小小的车中。二宫从口袋里抽出钱包,拿出里面那张两个人少年时的合照,小小的豆丁一样的樱井翔,带着被捉弄的羞恼,和怎么样也潜藏不住的少年春心,被永远定格在二宫的旁边。

 

以后,也会有一个像这样的孩子,像他们一样,在正确的时间遇见他的恋人。

 

二宫和也心想,和樱井翔一起变成星星守望那一天的到来,大概是人生最好的结局吧?


END

评论(31)
热度(257)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