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少年恋人

※《My Wife...》的番外2,极其无聊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关联

※仍然是Y2 only

※理小时候的时间轴理得非常痛苦,最后决定还是顺其自然吧。早恋其实是个美好的词语,真的。


番外2《少年恋人》

 

01

 

樱井翔分化成alpha的时候,一共只有四个人不感到惊奇,分别是他爸,他妈,他自己。

 

还有刚认识几个月的二宫和也。

 

他爸说樱井翔和他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一看就后劲特足,就算樱井翔十四五岁了还是玉雪可爱,他也从来没担心过自家长子要是分化成个Omega怎么办这个问题。他妈则说,樱井翔这个小兔崽子从小就倔成那样,就算长不高被同学欺负也一声不吭,怎么瞧都也应该是个alpha的料。

 

果不其然。

 

但二宫一点儿没惊讶,就让当时的樱井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就算问起,二宫也只会眯着眼睛看他,淡淡地说上一句我就是知道你是alpha,没有理由。他这反应没劲,樱井也知道,所以往后数十几二十年,他也没问过二宫一句。

 

分化成alpha的第二天,樱井向学校和事务所请了一天的假去医院开证明和体检。二宫当晚和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没忍住就把这事向二宫说了。——话语里有点儿紧张,二宫看起来也像是要分化成alpha的,俗话说同性相斥,他生怕这个好不容易处好关系的阴沉少年从今往后对他有什么意见。

 

电话那头果不其然沉默了好久。直到樱井觉得一个世纪都过去了,从明天午餐吃什么一直想到今天作业还没写,他才听到电话那头二宫微弱的声音传过来。

 

“你家住哪儿?”

 

少年尖尖沙沙的声音在夏末秋初澄净的夜空里回响开来,一圈圈地散开,摇晃了树梢上的弯月。樱井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台旁边拼命向外张望了老半天,才想起二宫家住在反方向,连忙给在楼下客厅备课的老妈打了个招呼,一溜烟跑出门去。

 

直到看见那个T恤被晚风鼓起的瘦削身影,樱井的心才算落了地。

 

“你说过来就过来啊,坐的电车?”

 

樱井话音刚落,被二宫拉着抱了个满怀。那时候他是真的矮得很,二宫几乎能把尖利的下巴放在他的头顶。樱井额头被顶得不舒服,面前对方的颈项和胸口都还在流汗,在这夏天余热未散的夜里着实不怎么愉快。

 

可也不那么讨厌。

 

二宫在他头顶细嗅了一会儿,松开还穿着格子睡衣的樱井,又围着他走了一圈。“你这信息素是什么味?这么淡。”

 

樱井拉起自己的睡衣领子闻了闻,“我自己闻不太清,那医生说是樱花味。而且你都还没分化呢,闻得到才有鬼了!”

 

“得了,樱花能有什么味道,”二宫嗤笑,“那医生骗你呢吧。”

 

樱井耸耸肩不置可否,一手插在裤袋里摸到个钢镚,索性走到自动贩卖机旁边给二宫买了瓶水。路灯昏黄的灯光下飞着几只今年最后的萤火虫,完全看不清楚,像是一个夏天彻底结束的信号,连念想也不留一分。樱井想了想,问:“Nino,我分化成alpha了,如果你也是的话,咱们还能当朋友么?”

 

二宫那像猫一样可爱的嘴角微微翘起,眼里闪过和飞舞的萤火虫一样微弱的,忽然亮起又忽然熄灭的光。

 

“当然啊!只有我也是alpha,咱们才能当一辈子的朋友。”

 

樱井还没来得及琢磨清楚二宫这句话的深意,那一年的秋天就这样过去了。

 

02

 

二宫分化成Omega的时候正是樱井情窦初开的时候。

 

少年还没想清楚自己对这个不太寻常的朋友抱有的心思,对方就突然变成了一个可以充满绮丽幻想的存在了。

 

不过,和樱井不太一样,二宫这边,认识他的所有人几乎都不可置信。

 

那个小子居然分化成了软绵绵的Omega?

 

二宫第一个反应竟然是——罢了,这样也好配那家伙了。

 

第二个反应才是——以后就是Omega了,真不爽啊。

 

所以当他理清楚这两个念头出现的先后顺序时,他才惊觉,原来自己这也是要谈个恋爱的年纪了。

 

樱井看起来好像还没开窍的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察觉到这份两方的心愿。

 

他对樱井说,只有自己分化成alpha他们才能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那是因为,要是beta就会因为跟不上对方的脚步而渐行渐远;要是Omega,就是另一种有点风险的人生。二宫不喜欢当Omega,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期待和樱井相携相知的日子。现在八百万神就把这个机会送到了他手上,一时间,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对于樱井来说则没有这么纠结。二宫因为第一次发情热留院观察的第五天,他来见了二宫。他站在病房门口,窗外绿白的槐花甜丝丝的,比不上眼前人的水果香味,夕阳的余晖映照着少年好看的侧脸,让那双无论何时都是那么温柔的眼睛显得更加的美丽了。

 

那个瞬间樱井从内心生出了一丝胆怯。

 

某位来自浪漫国度的现实作家曾经说过,真爱发生的第一个预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

 

此刻樱井觉得,似乎未来好像慢慢有了雏形,在那个人像蜜糖一样融化成夕阳的笑意里,慢慢地一点一滴浮现出来。他扯着衣领,有几分紧张,从尖尖的侧脸上滑下几滴汗珠。

 

“小朋友,你站在这干嘛?”正准备抬脚走进去,背后一个声音传过来,樱井回头看向发源地,是个和二宫长得六七分相似的尖尖脸女高中生,“来看小和的吗?”

 

“姐,他是事务所的朋友,叫樱井翔。”二宫从面前的乐高积木里抬起头,才发现站在病房门口一脸窘迫的樱井,内心轻快了几分,自如地介绍道,“樱井君快进来吧。这是我姐姐,你跟着我一起叫就好了。”

 

二宫姐姐热情地把樱井推进门,给他端了小板凳坐下,在二宫说着“他才不是什么小朋友,这家伙比我还大了一岁多”的声音里,樱井挺直了脊背坐着。二宫姐姐问他要不要喝水,樱井摇摇头。

 

“你别管他,给他倒好就行了,这家伙逞强逞得多,习惯什么事都闷着不说。”二宫斜了一眼樱井,他心里知道这家伙在紧张什么,耳朵不禁飘上一层绯红。

 

樱井赔笑。

 

二宫姐姐也笑着,“说明翔君很温柔嘛!话说事务所好看的男生果然很多呢,小和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姐姐我真是太高兴了~翔君一会能给我签个名吗?”说这话的二宫姐姐也没想到,很多年后,这个人就会年年出现在二宫家的新年晚餐的席位上。

 

樱井推辞,“我只是个Jr.啊,没什么名气的,找我签名也没用啦。”

 

二宫姐姐眯了眯眼睛,和二宫有些相似的眉眼让樱井再生不出拒绝的心思。接过对方的笔记本和笔,樱井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地写下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签名。

 

二宫在一旁扑哧乐了:“一看就是个优等生的字呢,翔酱。”

 

算算,那应该是二宫第一次叫他的昵称吧。

 

樱井闻着病房里始终飘扬不散的草莓香气,觉得自己在二宫还处在第一次发情热的时候来医院就是个错误。那个人和家人相处时温柔的笑脸实在太令人心动,心口好像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想要冲破阻拦的样子。

 

“Nino,你不会退出事务所的吧?”二宫姐姐说她出去买晚饭,让樱井和二宫随便聊。樱井踌躇着问二宫,换来对方一个浅浅的微笑。

 

“翔酱,有时候做决定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啊。”十四五岁的少年嘴里说的,基本都是些中二的话,可那时候的樱井翔却听得分外仔细,直到多年以后他都能复述出来,并为自己听出了其中的隐意、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而沾沾自喜——

 

“如果你非要让我说的话,那么,我给你的答案是,这一天总是要到来的——如果没有谁做出什么能改变我的事的话。”

 

樱井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星幕高悬,他昏昏沉沉地回了家。走廊上响起远去的脚步声,二宫躺在病床上,二宫姐姐坐在病床边,用一副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他。

 

“樱井君长得好可爱呢,对吧?”

 

二宫把头埋进被子里,假装听不见他姐姐调侃的话语。

 

03

 

少年的心思一旦沾染上了朝暮的情思,便会觉得一日一日时光不过只是数手指,眨个眼的时间就过去了。樱井越来越醉心于和二宫的互动,对方的一举一动在他的眼里都带上了暖颜色的滤镜,以前老是隔绝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少年,突然被樱井的手撕开了那层透明的窗纱,潜藏在其中的稚嫩灵魂恰好是要准备迎接爱情的样子。

 

但樱井不知道如何去感知,如何去传达。

 

和二宫的朋友圈子交集不算特别多,眼见着对方因为第二性别的关系在事务所里被越来越多的后辈搭讪,樱井的内心说不慌张肯定是不可能的。

 

可是要采取怎样的办法呢。

 

恰好是一次工作安排到他们几个Jr.一起,跟在前辈的身后蹦蹦跳跳,入镜的机会也没几个,樱井挂着甜甜的微笑,和二宫一起换站位。眼前二宫的身高只差一点就能被自己追上,牵着自己的手里虚汗很多但是很暖,翘起来的发尾在聚光灯下镀上虚无的银边。樱井的心里好像也充满了草莓味的酸酸甜甜的气泡。

 

“……拍照?”

 

收录结束后,从电视台出来,夏夜的天空下,樱井拉住二宫的衣服边角问他要不要和他拍张纪念照。

 

“算是纪念第一次正式上这个节目吧,我偷偷带了相机出来,”樱井说,“照片我洗好会给你一份。要拍吗?”

 

至少,想和这个人留下一点什么东西。

 

二宫想了想,转过头,喊另一个刚出来的Jr.停下来帮他们个忙。那人听说可以拍照,也兴奋地说他也想来一张。

 

二宫搭在樱井肩上,一手捏住了他的脸,带了些无奈和纵容的表情定格在胶卷上。

 

拍完照二宫就挥了挥手和他们走向反方向。那男生把相机还给樱井,用肩膀撞了下他,挤眉弄眼道:“你想追二宫啊?”

 

樱井睁大眼睛,“啊?你在说什么呢……”

 

对方嬉皮笑脸的,也不说樱井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留下樱井一个人苦恼,连这样普通的同伴都能看出来的心思,二宫到底知不知道?

 

过了几日,樱井拜托同学帮忙洗的照片拿到了,他去事务所报道的时候交给了二宫。二宫顺手就把那张照片塞进了钱包的透明夹层里。

 

樱井突然之间像通了电似的,“你干嘛放钱包里啊?”

 

二宫反问:“为什么不能放钱包里?”

 

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的未来的rapper主播现在一句话都说不清楚,结结巴巴:“这…这,钱包夹层里面,不是放恋人的照片的地方吗。”

 

二宫斜睨了他一眼,没说话,慢慢悠悠地,作势要把照片拿出来。

 

樱井连忙按住他的手,啊,和想象中一样的软……不对,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呃,既然放进去了就算了吧!一会儿活动结束后要一起去吃拉面吗?我最近发现了一间好吃的店。”为了转移话题,樱井连忙抛出邀约。

 

二宫看出他刻意掩饰的姿态,只觉得少年倔强的下巴棱角分外的好笑。唯独对方一个人蒙在鼓里的感觉挺好,可也挺心急,要是趁这个机会表明,好像也不错……

 

“那走吧。”二宫偏过头打了个哈欠,又转过头来用那双沾了水汽的闪烁的眼睛看向樱井,“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呢。”

 

这个季节,与其说是花朵开在枝头,不如说是枝头铺满了花朵,恰如少年最旺盛的精力和感情。毕竟除了这件事情以外,他们也不需要考虑别的,生活和现实的压力暂时不需要这个年纪的樱井和二宫来面对。仔细想想,这份感情能稳定那么久,大概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在最有勇气的时候两个人同时伸出了手吧。

 

左侧是月亮,右侧是星星。

 

左侧是你。右侧是共同行走的未来。

 

二宫看着樱井欲言又止的侧脸,内心的恶作剧情结突然爆发,他压低了声音,让自己的情绪糅合在晚风的喧嚣里。“我可能要退掉事务所这边的工作了哟。”

 

二宫能感受到他的月亮的光辉黯淡了一瞬,又爆发出比之前更强烈的愿望。

 

“为什么?”樱井拉住二宫的袖子不让他再继续前进。

 

“我之前说过的。我本来的决定就不是要留在这里,然后到了现在,也没有一个影响到我能让我改变决定的人……”

 

“难道我就不可以吗?”

 

樱井翔,有一个可以说是优点的缺点,就是性子很急,还很倔。认定的事情马上要去做,还要做得比大部分人都好,他才肯停下来。此刻下定决心把二宫挽留,他便是赔上一切的筹码也要达成这个目标——

 

“难道我就不可以吗。”

 

樱井一步逼近二宫,小豆芽的眼里满是灼人的光辉,像是指路的钻石一样。

 

二宫此刻还有闲心走神,在前几年还在念小学的时候,姐姐和妈妈特别喜欢看的电视剧里好像出现过这句台词——他不知道说出这句台词的前辈多年后会和自己共演电影,他也不需要知道那些,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被樱井拉住,直视他的眼睛。

 

眼睛里倒映着盛放的夏花。

 

今晚的一切,恐怕要被花朵偷看了……

 

没有人知道的磁石相关:

 

初吻发生在告白之后二十秒钟。

 

亲了五秒。

 

樱井比二宫的脸还红。

 

三个星期之后樱井就能自如地微微踮脚亲上二宫了。

 

二宫的钱包丢过,但合影没有。

 

樱井的第一个签名被二宫家装饰在橱柜上。

 

樱井的十九岁新年礼物是去二宫家见了家长,得到了二宫的周岁相册作为礼物。

 

樱井经常在杂志里透露饭们没有见过的二宫和也的儿时照片。

 

二十岁开始樱井向他的朋友们介绍二宫就是用“这是我的爱人”这样的句子了。

 

……

 

三十二岁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结婚了。

 

人生的一半多都是彼此的印记,从今以后这个比例还将继续延长下去。

 

少年恋人已不再是少年的时候,仍然是彼此的恋人。


END

评论(36)
热度(288)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