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番外1 下

*Y2 only

*我爱他们,希望他们好好的

*美好祝愿

番外1>>>《一觉醒来变成了单身狗》下

做这个节目对于松本来说其实并不困难,问题是现在岚每个人的人气都太高了。饭群里出现了明显的属性倾向之后,小分队这事情就不是那么好办。因为总会引起其他CP的不满。

“…唔,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种问题啊。”二宫凑在樱井身边窃窃低语。

“你说什么?”松本看见他嘴唇动了动。

二宫强装镇定地摇了摇头:“啊,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应该也有别的解决办法吧?”

樱井从一旁走过来搭上二宫的肩膀,明明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动作,松本却总觉得有点暧昧,他现在的心情就像桌面上被喝了一半的宝矿力水瓶,无法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是啊。比如说,把团曲做成单元剧一样的表演模式呢?”樱井搭在二宫肩膀上的那只手也不怎么老实,卷着二宫后脑勺又长又密的头发玩,玩到打结又慢慢给他解开,一直看着他小动作的松本不禁捂住了脸。“我和Kazu做一个单元,你们做一个单元,最后大家再合起来完成,其实不就和以前的模式差不多……”

“等等,解决方法一定是有的,但是……”松本抬起手打断了樱井的话,“你们俩为什么突然之间要提议这个?”本来松本是想问你为什么突然开始叫他Kazu的,但总觉得会得到奇怪的答案……

“啊,这个是因为……”樱井挠了挠自己圆润的脸颊,脑子里飞速运转想着借口。

“我知道!”一旁角落里看杂志的大野突然举手。

“诶?!”四人惊呼。

连有些状况外的相叶都不禁出声,“leader你居然?!”

“嗯嗯,今天早上Nino跟我说过哦。”黏黏糊糊的声音,让二宫莫名紧张起来,自己有透露过什么吗?“他说翔君欺负他了。提议四手联弹,是翔君为了让Nino原谅自己,在陪他胡闹吧!”

二宫松了口气,樱井也放下心来,齐齐对松本表示大野说得没错。

松本扶额,会相信这种借口的人都是笨蛋。

相叶拍了一下手:“啊,是这样啊!”

松本:……

“唉,总之就是这样嘛。反正今年暂时也没有思路,不如就先保留我们的意见吧?”二宫都快上去跟松本监督撒娇了,被樱井一把捞回来,但嘴里还在说着,“也算是一种创新了呀。”

话说到这份上,松本没法再拒绝。

“那……音源你们打算怎么办?今年专辑的小样都听过了吗?”

二宫点头,“没有特别满意的。我想自己写曲子,至于词就交给我们家的大作词家Sa酱了。”

说完,二宫朝着樱井笑了笑,樱井伸手捏住他的脸颊。

松本看着他们,表面一片和平的微笑,内心却充满了波动和迷茫。

乙女漫要改走向变BL了,对象还是我两个同队队友,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想到这是和好第一天,樱井偷偷摸摸开着车,想甩开所有狗仔跟着回到二宫的公寓。可惜他并不太如意,左右后视镜里都有几辆忽远忽近的面包车。

樱井内心很崩溃,为什么自己已经结婚一年了还要遭遇这种无妄之灾?而且现在的狗仔越来越难躲,一个二个跟柯南里的FBI似的……

樱井全程碎碎念,好不容易摸到二宫的公寓门口,二宫已经到家快两个小时了。外面天已黑得不能再黑,樱井下意识想掏钥匙开门,却发现自己没有钥匙……心里面鄙视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樱井翔效率之低,他无奈且忧伤地按响了门铃。

门打开,樱井抬眼望去,就得到了一只气鼓鼓的尼糯米。

“抱歉,我来晚了……”樱井用眼神示意二宫,突然发现对方好像不是因为这件事在生气,“嗯?发生了什么,又不高兴了?”

“我不服气!”二宫拽着樱井的袖子回到客厅,把电脑屏幕上映射出来的内容指给他看,“他们凭什么说磁石是冷cp!”

樱井一面拍拍二宫让他乖乖的,一面取下自己的背包放在沙发上,然后坐下来浏览二宫所说的内容。

二宫本来还在想那些网友的话,但这个世界的樱井实在是香得过分,他一进门,二宫就觉得自己鼻子里全是那种香水的味道。这味道让二宫思及自己好久没亲近他了,想得不得了,索性一屁股把包挤开,就往樱井身上趴。

樱井也没管他一连串的小动作,就看二宫指的那些。

“太过分了,他们居然说磁石是两个聪明小伙伴对cp粉的玩弄,还说隔壁每一家的糖都是磁的十倍……长得太聪明怪我吗???”

二宫的语气几乎可以用义愤填膺来形容,樱井许多年没看过他这么激动的样子了,倒觉得有点新鲜。其实也能理解,刚下定决心重新来过的人,有点患得患失的心理也正常——因为二宫不是那种喜欢正经地说事的人,借这个机会开口,要把樱井套牢,反而像他的作风。

樱井看了会儿,手搭在二宫腰上一拍一拍的,二宫趴久了腰不舒服,又爬起来指使樱井左挪右挪,最后坐到了樱井大腿上,把两只光腿往他脚背上踩。

樱井能感受到那个又小又软的屁股一直贴着自己的腿动来动去,圆圆的汉堡手还抓着自己空闲的那只手,主动放到他的小肚子上。

一时之间有些心猿意马,内心对那些言论的不悦也被平息,樱井下意识捏了捏手上那团肉,被二宫拉住手掌抱着。

突然一颗心就软得失去了自我。

“是啊,那是他们不知道,咱们是要一起生孩子的关系嘛。”樱井在二宫耳边低低发笑,把二宫的耳朵都笑红了,手上还揉起二宫的肚子来。

二宫破罐子破摔,“他们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不多和我亲密一下,整天给这家发糖给那家发糖的……”

樱井委屈,余光看到屏幕上的合照,二宫坐在大野旁边从来都是腿贴着腿的距离。到底是谁比较过分啊!

但是他不敢明说,只是捏了捏二宫一边耳垂,低声道:“我错了嘛。”又从脸颊一路亲到嘴上。

二宫被亲软了,就抱着樱井的脖子,小声道:“谁让你这会亲我了……我是让你多在节目上表现一下……”

樱井也知道他的小心思,存心逗他:“那你也要主动啊。”

“我不擅长主动啊。”二宫理直气壮。

“骗人。明明撩人就是你最行,”樱井吐槽他,不甘心地耍了个流氓——用下身顶了顶二宫坐在自己腿上的屁股,“或者你的意思是这样?那你确实不擅长。”

二宫被身下熟悉的触感震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火苗已经燃烧得这么旺盛,想到这个世界两个人还不是那种关系,他不敢再造次,默默从樱井身上下来缩到一旁沙发上:“我才不是这个意思!”

樱井其实并不想让他下来,但这样下去可能两个人都不太忍得住,叹了口气,把二宫抱进怀里努力压下胸口的邪火。

怀抱里的身体散发出清爽的柑橘味道,是比那甜腻的草莓味更适合他的香味。身上每一处,由里到外都是柔软的,三十几岁的人了,皮肤的触感还像小宝宝一样。脖颈、眼角明明都带上了岁月的痕迹,牙龈也能看出尼古丁的浸染,不似以前那么青春活力,拥抱的触感和内心的满足却像一剂强力镇定剂打入血管。欲念平息了的同时,胸口反而发起烫来。

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个人?这个问题,由十五岁的樱井翔提出,二十五岁的樱井翔深入思考,三十五岁的樱井翔仍在纠结,无数次都得不出答案。

不过,答案如何,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

最近的磁girl们发现本单位的夏天好像又一次到来了。

樱井和二宫像是说好了一样,把以前在那边世界的开关打开,用新婚夫夫的相处模式参加他们的每一次录制。连杂志社取材的人都察觉到了,给他们准备的提问里甚至包含了“最近樱井桑和二宫桑的关系特别好呢,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这样的问题。

对此,二宫和樱井的回答像是约定好了一样,虽然一个含蓄一个直白,表达的中心思想都是一样的——

二宫:就像是很多年前放在家里的保险柜,被突然找出来,还一下子想起了密码的感觉(笑)这样说你们能懂吗?就是那种感觉啦。虽然一直都在那里,可是最近才“重新获得”……嗯,嘛,就是这样,我很喜欢这个词语(笑)

樱井:诶?有吗,哈哈哈。其实我倒是不觉得,因为一直以来都很喜欢Kazu啊,有时间就会在一起的。只是最近相聚的时间变得很多,大概是喜欢都要满出来了(笑)

ARASHI的其他三个人也或多或少的察觉到了这之间的变化,不过没有人挑明了说,顾虑的不是会感到尴尬或是其他,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样的平衡不要被打破比较好。就是因为觉得大家都还没有觉察,所以才有所收敛——要是叫那两个人知道了他们的事情已经被他们三个察觉,绝对不会分手或者是其他的什么,百分之百会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的……

那还是不要暴露的好。

略去中途多少次在休息室被相依相偎的两个人闪瞎眼睛,还有你执笔我作曲琴瑟和鸣的诗情画意,文具盒里无数支被松本润摔到断水的水性笔……

其他的三个人在恋爱的酸臭味的熏陶之下,终于迎来了今年tour的首站。

二宫和樱井合力谱写的词曲,融入了他俩特别的感悟,清新抒情的曲调,初听就让制作人拍板定案。为了不显得那么明目张胆,他们顺带把其他三个人的部分也一起写了,这个部分就显得比较可爱,总之大家都很满意。

本来他俩还心血来潮想自己参与一下舞美设计的……不过两位画伯,实在是没什么这方面的天赋。

最后松本被烦得受不了了,“那你们俩没事干的话干脆做个分镜出来吧。”

樱井和二宫一想未尝不可,去年con碟的摄影被槽了一万次,樱井看了之后尤其心疼二宫的solo部分,这次这么事关重大,万万不可毁在摄影手里。

然后两个人又开始掌镜互摄,拍下来的花絮都被剪成这首歌的开场DVD了。

终于到了开演的日子。

二宫再也不用饱受演唱会期间计算发情期的困扰,一场比一场tension高涨,和樱井胡闹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几乎像是十几年前的光景。普通的年间con而已,每条repo读下来,饭们几乎都红了眼眶。

现场。

红的黄的,渐变的橙从中间渲染下来,一点一点随节奏律动。二宫穿着洁白的西服坐在侧面高高的舞台上,面前有一架水晶钢琴,每弹一个音节,某一个区域的手灯就会呈现水晕散开的效果,然后又再度全数亮起。

背后的大屏幕影像里出现了二宫埋头写写画画的场景。摇摇晃晃的,又出现了溜肩的背影。溜肩先生一手执笔一手拿纸,嘴里元音辅音交替念着,二宫埋着头,跟着他的节奏抖腿。

画面一转,出现两个人一起画画的身影。樱井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二宫画的什么,然后开始偷笑。两个人画完了,举起来拿给镜头对面的人看——镜头对过去,是MJ,对着他们俩比了个大大的叉,嘴型是一个“NO”字。

镜头换了好几个,最后结尾定格在“My home,my family”的一行手写字上。

二宫长长的引子到这里弹奏完毕。聚光灯的范围忽的拉大,樱井从舞台另一端的阶梯走上了舞台,同样穿着洁白的西服,向二宫的方向翩翩而至。

二宫露出一个微笑,身体朝旁边移动了一个位置。

“今天要玩一个游戏哦。”樱井自如地开始MC环节。

二宫偏偏头,用琴键敲出“什么”的音调。全场小小地惊呼了一声。

“背后的主题是my home和my family呢!想让Kazu猜一猜我弹的旋律代表了我家里的什么东西。”樱井随手敲了几个音节,清脆的叮铃咣啷的感觉。“像这样……”

“啤酒杯。”二宫笃定地说。

“啊!不愧是Kazu。那这个呢?”一段调子沉沉的厚重旋律。

二宫手指支着下巴,佯装思考的样子。“床头柜上的木质相框吧?”

“没错哦。”樱井笑了,“还有这个想让你听。”一段如歌的欢乐乐章。

“橱柜里的小仓鼠餐盘和碗……”二宫想了想,“还有配套的勺子叉子。”

“恭喜你!全都答对了。”樱井给二宫卖力鼓掌。

“那有没有什么奖励啊?”

现场手灯点缀的背景像是一片璀璨的海洋,聚光灯柔柔地打在二宫的脸上,把那双薄情的眼睛照得一片通透。里面浅浅的,亮亮的,装不下太多东西,现在里面也只装了一个人,就是樱井翔自己。

樱井微笑,那双眼睛也跟着微笑。“下面就让你听我写的词吧。”

“开始啰。”

樱井开始弹奏,这是二宫特意写的曲子,被他弹得格外动听。二宫在樱井的引子完了之后不知不觉地加了进去,一起构成一段丰满的前奏。两双对比反差很大的手一起在黑白的琴键之间默契地跳跃着,仿佛天生就该牵系在一起一样——

第一段由二宫唱,第二段由樱井唱。二宫边弹琴边唱歌的侧脸深情又迷人,樱井几乎是完全用身体记忆在弹奏,意识早就抽离出来凝视他深爱的人了。

樱井的词很有画面感,感情也很动人,像一首叙事诗,每一帧画面都是他精心选取的生活片段里重要的财富。光是听起来,就能感受到那份一直在闪耀的珍贵爱情,被二宫的嗓子唱出来,每分每秒都有想要落泪的冲动。

他唱过故居天窗上照下的月色,床上枕芯里偷藏的心上人的照片,八音盒中那人第一次写的曲子,吉他的断弦;

他唱过流水一样奔逝的年头,不再有弹性能飞得老远的足球,被取下来和婚戒放在一起的耳钉,那些藏起来的情话和哀愁。

樱井开始唱,和二宫的感觉又不一样,他的感情厚重且浓烈,比二宫那种海一样的深沉来说,多了一些激进的因素。是他年少时就被狂热的感情席卷所带来的后遗症,到了现在也无法摆脱。

就像那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一样,这种感情也是无解的。

他喜欢看山看水,走遍四面八方,最喜欢呆的还是那个人的身旁,最想要看的美景还是他的笑容。

随着最后一个音唱罢,大野在另一方舞台登场,聚光灯在此熄灭,把那边的star照亮。匆忙赶下台换衣服的时间里,樱井悄悄拉了拉二宫的小拇指。

美丽的现在,更好的未来,都在你身边遇见。

我可爱的恋人,从今往后,也请你不要抛下我。年少时那句多多指教的期限,其实是一辈子啊。

END

评论(45)
热度(319)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