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番外1 中

*Y2 only
*全是心理小作文,我在干嘛
*他们两个吵架真的太难交代清楚了,大家意会吧,不要吐槽我……

番外1>>>《一觉醒来变成了单身狗》中

那以来过了好几日,到了本周的团综收录的日子。嘉宾的老梗再被提起,全场欢笑,二宫在大笑的同时,却不可避免地感到焦躁。

明明自己最先提出让樱井平等地看待这份关系,再重新开始这段十几年的恋情,但是最先按捺不住的反而就是自己。

二宫这短短几十年发现了自己对许多东西的厌恶,照别人的话来说就是个既好养活又难伺候的毛病。怕夏天太热,怕冬天太冷,怕摇摇晃晃的海船,怕太耀眼的阳光,怕大型的犬只……

但是他最不愿意将就的并不是这些乐意展现给世人看,并当做笑料的东西。

他最怕闻不到樱井翔的味道。

现在还在节目收录的过程中。工作状态下的樱井充满了魅力,一直都让他无法抵挡。二宫无数次想要走近他身边,去跟他撒个娇,再闻闻那个温和的樱花味,但是鉴于这个世界的性质和他先前撂了狠话的情况,他又不好这样做。

何况现在已经根本没有信息素的存在了。

没有那个会温柔地包裹住他安抚他的樱花香味就会感到不安。即使已经不再是omega,不再受到这种困扰,心理上长久对那个气息的依赖却无法随着腺体的消失而摆脱。

这个环节的talk终于完毕,到了换布景的时候,二宫松了一口气,看向和他隔了一大排嘉宾和member的樱井,恰好樱井也向他看过来。

樱井一下子看到二宫自己都无所觉地下意识按了按后颈,似乎是察觉到了二宫的心思,朝他露出一个略带得意的微笑,帅气得让观众席上有些红担kyakya地小声惊叫。得意完了,又想起他还是在求二宫原谅的状态,悄悄换了神情,可怜兮兮地做口型:对——不——起——

一双笑眼里盛满了委屈,真像只大仓鼠。

二宫心想,樱井翔这个男人真是恐怖,不愧是和他贴身相处了二十年,完全死死抓住他的软肋。知道自己受不了他的意气也受不了他的撒娇,连着这两个动作就叫身体里充满的气尽去了八九分,甚至就想这么跑过去让他哄哄自己,揭过这篇得了。

不行,原则问题不能退让,二宫在心里想着。

一旁的大野好奇地凑过来,在二宫的耳边悄悄问道:“nino你早上和翔君发生什么了吗?他为什么一直朝你做鬼脸。”

二宫不知道怎么向这个世界的大野解释这个复杂的问题,踟蹰了两秒钟,才悠悠地开口:“leader,问你个问题。”

大野呆呆点头,“你说。”

“如果我说翔酱欺负我了,你会帮我么?”

二宫问完这句话下一秒就笑了出来,因为他实在是很多
年没有见过大野这样吃惊的表情,从来都是睡不醒的脸这一刻突然有了神采。

“nino,你在开玩笑吧……”大野的表情太搞笑了,二宫差点忍不住,想拍下来给他p条大鱼上去。

“我有没有开玩笑,你自己去问翔酱吧,我才不要说明白呢。”二宫把这个皮球踢给了樱井,留下满腹疑问和好奇的大野。

大野半信半疑。说樱井欺负二宫,大野一万个不信,可今天樱井的举动又太过反常。

最终大野采取了他一如既往的放任态度,那两个人那么聪明,一定不会出问题的嘛……

察觉到问题的不止大野一个人。

今年tour的行程敲定了,具体的策划仍在商讨中,最近只要大家聚在一起工作,之后都要留下来开会。

松本戴着墨镜,让他们提议一下歌单和顺序,手指在电脑上敲打,眼睛却悄悄地在休息室两个人的身上游移。

樱井和二宫……总感觉怪怪的。

他已经第三次看见樱井装作不经意地碰到二宫的手了。

二宫受了好几次惊吓,没有说什么,耳朵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慢慢地开始泛红。

松本看着看着就开始走神,并发挥了他专业的乙女漫大师素养,自动在脑海里分镜,配字,点光斑……

“Kazu……”樱井的水灵大眼里一片含情脉脉,悄悄覆上二宫的手。

二宫白瓷一样的脸颊染得粉红,触电似的把手缩回来,含羞带怯地瞪了樱井一眼。“不……不要这样嘛……”

咣当一声,众人吓得抬起头来,原来是松本猛地关上了笔电的屏幕。

“润君,你,你怎么了?”正在吃饼的相叶吓得饼都掉了。

松本摇摇头,“没事,我有点不舒服。”

松本大爷不好说刚才只是被自己的脑补吓得一个激灵了ORZ论少女漫看太多的后果……

一定是最近太忙了,处女座又水逆,他受到了影响。松本这么安慰自己。以前比这更亲密的动作和氛围也都有过,不至于因为简单的不寻常就妄自揣测自己的队友(还ooc得那么严重)。

松本看看正在喝水的樱井,又看看正在听歌的二宫,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嗯……

“Kazu,喝水吗?”

听到自己在脑海里yy的场景里的称呼,松本又是一个激灵,看见樱井喝完水,自然而然地把水递给了二宫。二宫接过来,本来也想直接喝,但不知道突然开始顾虑什么,先停了一下,然后再喝。

在松本的眼里,二宫这动作就显得很暧昧了——几乎是小心翼翼的,把嘴唇对着樱井留下的印子,严丝合缝地印了上去。

松本默默把自己的墨镜取掉,换上正常的眼镜。

“你干嘛突然换眼镜啊,虽然换了比较正常,嗯……”刚吃完饼的相叶注意到松本这个有点奇怪的动作。

松本一本正经道:“我想看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正常的……”

很快松本就得出了结论。

可能这个世界的确不太正常吧?

樱井和二宫之间总是充满了一种微妙的气场,如果说以前这浓度只有10%,那么现在几乎是99%。完全不需要言语,二宫只要一个眼神,樱井不管在哪都能感受到二宫在呼唤他,总是第一时间放下手里的事,过去递给二宫他需要的东西。

相反的,二宫也是如此。樱井只要拉他一下,二宫就愿意放下自己的游戏,去看樱井的提案,两个人的方案产生了冲突,一方也会迅速被说服然后妥协。

就像以前那样,是永远不会吵架的两个人;也和以前不同,里面相契合的部分似乎超越了队友和同伴的情谊。

想到这层,松本有点毛骨悚然……

二宫渐渐地也不明白自己在坚持什么了。如果说没有了信息素和AO之分,樱井还能这样对他,他也是一如既往地懂得对方的想法的话,那就这样为了他继续做一个omega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是他本身就不喜欢omega,可这种想法本来也是错的。

明明在那个世界一直都是omega们所羡慕的对象,不仅拥有一位优秀的伴侣,更拥有光辉的事业,甚至有人拿他写专题报道和论文——论omega成为社会贡献者的可能性和意义……

被作为标榜的本人还有这样的想法,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樱井这样小心翼翼的初恋一样的亲近,二宫非常喜欢。

他们一开始就是水到渠成缓缓长流的爱情,彼此陪伴的默契里少了尖锐的冲突,樱井作为alpha,一直很自觉地站在保护他的那一方。从一开始就不在认知之中对等。

所以樱井也极少在他面前展露毫无把握的青涩的一面。

二宫私下看过这个世界那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他想发自内心地说一句很羡慕。羡慕这个世界的二宫,作为和樱井平等的个体,而不是他的附属,见过他那么多不器用的样子。

而现在,来到了这边的樱井,正缓缓发生着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改变。

二宫的眼睛里映射出的不再是樱井略有些强硬的疲惫面容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樱井的侧脸轻松而又柔和。他在提案的时候,发表意见的时候,都带着微微的笑意,不再作为被众人寄予厚望和责任的alpha,樱井发表的,都是极具他个人风格的意见。

心情的转变只在一瞬间。

罢了,二宫想到,正像他自己和别的omega不同,樱井和别的alpha也是不同的。能挑选中彼此,本就是因为两个尖锐的灵魂愿意为了拥抱对方各自收敛。

“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手间。”二宫举起手,暗暗地瞥了一眼樱井。

樱井秒懂,举手说他也要去。

和大家打了招呼,两个人一前一后在松本和大野微妙的眼光里离开休息室,默契地并肩走在一起。

“翔酱。”

“Kazu?”

“……没什么。”

二宫其实不擅长表达自己真实的情绪,总是下意识在这方面说谎。就算对着樱井也是一样。好在樱井总是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也不戳穿他,继续陪他走着。

就这样一直跟进了走廊尽头的道具仓库。

“你进来干嘛……?”

道具仓库里空间有限,只有一盏昏暗的灯光。二宫被樱井的影子罩住,几乎能感受到灼热的气息扑洒在面前。他奇妙地感到内心的焦躁逐渐被安抚——很奇怪,明明不是熟悉的信息素,可只要是这个人的味道,那便能让他安心下来。

“我倒是要问问,你不去厕所,来这里干嘛?”

樱井凑得很近,用他们往常调情的方式低声道。二宫感觉耳廓一阵酥麻,不自觉地又开始充血了。

“我说的和做的可从来没有统一过,你还不清楚吗?而且还没有原谅你呢……”

“小骗子。”

樱井无可奈何地刮了刮二宫又圆又软的鼻头,看见那双灵动的浅褐色眼眸在暗黄的灯光下扑闪扑闪的,里面含着的都是微微笑意,一瞬间就感觉心都飘起来了。

他于是便尝试着吻上去,二宫随着他的动作闭上了眼。

周围很静,不太明显的光线里,能看见小小的起舞的灰尘。杂乱的道具仓库里抱拥着一对相依的恋人。

樱井很少亲吻二宫的额头和眼睑,这下子竟然有一种神圣的仪式感。不管看多少年,二宫闭上眼睛等待亲吻的模样都让他心里一片酸软,每每回想起来都是结婚那天幸福的场景。

不要再忘记了呀,当时的心情。你说好要一直爱他,关心他,保护他的。

二宫等待了半天,樱井柔软的嘴唇就停留在眼睛上不下来了,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发什么呆。胸中气结,二宫把头往后退了一下,在樱井惊醒的一瞬间狠狠地对着嘴吻了上去。

这还是头一次亲吻的时候没有樱花和草莓交织,味道却比想象中的甜蜜一百倍。硬要说的话,是当年二宫还没有成为樱井的omega的时候偷吻他的时候的味道,很接近,但又多了点不同……

可能是因为大家都长大了吧……

“你看,你果然原谅我了。”亲完之后嘴唇还泛着水光,樱井笑着对二宫说。

二宫觉得樱井这模样很新鲜,“我原谅你什么了?”

樱井把二宫抱在怀里,安抚似的轻拍他后背,说:“你不是气我不与你商量,也不是气我把你当一般omega,只是你太看重我,怕我们相爱的契机变了吧。”

omega保质期短是真的。二宫不喜欢那种只有一方越来越优秀的爱情,那会让彼此之间不放心给予对等的自由。

樱井之前的举动其实让这个怕寂寞的人感到不安了。

二宫自己都没发现的纠结之处原来一直都在这里——即
使并不喜欢omega的身份,他当初也是觉得无所谓的,因为对象是樱井,所以怎么都可以,为什么自己会突然生气呢。

就是不安了。

如果他们的家庭有了下一代,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几乎无法想象两个人分出别的精力去顾及小孩子这件事情。

他们俩相爱的契机,不过就是因为茫茫人海芸芸众生,恰好这么一个人给了自己最贴切的空间,存放自己的疲惫委屈,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罢了。如果这个空间不能保存,那彼此也不再被需要。

二宫有点生气的,其实是这个平衡可能会被打破的事实。

连他自己都没有解读出来的,樱井却全都懂。

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好像时间的齿轮都吱吱呀呀地停下来,樱井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都清晰可闻,一下一下地,强有力地敲击在一起。这种感觉是什么呢?

二宫想,这大概和自己看见樱井的转变开始就决定原谅他,看见他撒娇会心软,看见他强硬会争辩,看见他流泪会心疼,是同样的一种心情。

“亏你还知道啊。”二宫把脑袋靠在樱井的肩膀上,卸了力气,整个身体都交给他。

“嗯……我知道啊……你怕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这次你说错了!我才没有说你知道这个呢。

“我是说,亏你还知道啊,我们是相爱的!”二宫委屈,“你早点这么跟我说不就好了吗,这么多年我哪里这么长时间没理过你……”

樱井慌了,手忙脚乱地安慰他,“不是,环境变了,我考虑的就变多了啊……你一来就这样,我也很怕的。我怕失去你,比怕高还怕,比怕蛇还怕……”

二宫看他这么不加掩饰地说出自己的顾虑,只觉得开心,也不怪他了,自己别扭起来有多难迁就自己清楚,樱井是真的真的很爱他。

就像他爱樱井一样。

“那我乖乖和你和好了,”二宫又亲了他一下,“你要奖励我。”

樱井心里乐开了花,这个人老说他喜欢撒娇,明明自己才是撒娇的巨匠,从音调到表情都可爱得让人火大。“你想要什么呀?”

“唔……给我写首词吧!”

等到十五分钟后,松本看见揽着二宫的肩膀从厕所回来的樱井,心里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说,你们这次演唱会,要出限定pair的四手联弹?”

TBC

评论(43)
热度(302)
  1. 二宫Ryoma°仓柴柊野 转载了此文字
    四手连弹qwq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