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番外1 上

*Y2 only

*本篇是番外1的上篇,可能还会有中下

*所以番外篇幅也超长

*提到一点生包子,但没有实际操作,雷的先避让吧

*我话唠,我自尽

番外1>>>《一觉醒来变成了单身狗》上

 

躺在好久没住过的公寓的沙发上,二宫也不知道现在负气出走的自己是怎样的一个心态。

 

虽然自己并不喜欢自己的第二性别,但除此之外,似乎没有毫无阻碍地就能正大光明得到樱井翔的方法。

 

从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分化成Omega以来,怀抱着这种矛盾的心理,他在还没成年的时候就顺理成章地和樱井走到了一起。两个叛逆少年做了错事,慌慌张张瞒着父母朋友私定了终身,不过渐渐失去了意义,大家都能看出来,索性就不再遮掩,到最后,在这个年纪结婚也是很正常的事。

 

但他这次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当初分化成Omega之后,虽然事务所的大多数伙伴没有表现出特别的看法,但世界的恶意明显了许多。小时候的经历,让二宫能很敏锐地感受到这种恶意。大到打招呼时躲闪的视线,小到和棒球队的伙伴一起约出去打棒球时对方的一秒钟迟疑。

 

所以二宫一直不喜欢自己的第二性别。倒不是说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分化成alpha并以此自居还是怎样怎样,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也不认可这个社会对Omega的看法。

 

能接受樱井,不是因为对方是个优秀的alpha,而是因为自己就这么喜欢他。

 

樱井应该也能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却不跟自己打一声招呼就安排了这个……孕前体检。检查项目他粗略看过,得有十几条,花上一整天的时间。

 

二宫不喜欢作为Omega被这样对待,也不喜欢樱井结婚之后越来越不在意相处的细节。

 

可两个人别说七年之痒,十年十五年都走过来一如往昔,那个人无论什么举动在他看来都是正常而妥帖的,包括这次事情,除了没有给自己打招呼之外,出发点也是为了自己的身体考虑。

 

但再怎么亲密的两个人,最终还是两个人,生活细节需要磨合,此刻便是被冒犯到了内心一直不愿接受的部分,他自然而然地就生气了。

 

这么多年了,也和他生一次气吧。就任性这一回。

 

想清楚了,二宫随口哼了几个不成调的曲子,洗过澡就躺上床。

 

他洗澡的时候不太舒服,出来量了体温,有点偏高,算算日子,已经开始进入发情期初期阶段了。看着迟迟没有动静的手机邮箱,二宫内心一片平静,里面藏的却是波涛汹涌。

 

——樱井翔什么时候会来跟他道歉呢。

 

这天他早早睡下,第二天醒来第一反应就是翻手机,发现仍没有新邮件提示,樱井晚上也没有过来找他。

 

心下凉了半截,二宫开始烦躁,倒头用被子蒙住脸就继续睡。

 

十分钟之后又被门铃吵醒。二宫一个激灵,这应该是樱井翔?

 

他光着脚跑到玄关,“来了,稍等一下。”

 

一打开门,果不其然是那个溜肩混蛋。樱井大概是一起床就过来了,脸还肿着。想到这茬二宫心里也消了几分气,不过该算的账还是要算的。他还没来得及摆开生气的架势,樱井就脱了鞋凑上来,把他整个人撸了个转儿,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看了一圈。

 

二宫疑虑还没出口,突然也感觉到了什么不对。

 

“你信息素的味道呢?”

 

“你怎么长胡子了?”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话音一落,樱井闻了闻自己的衣袖,二宫摸了摸自己的唇上,一时之间落针可闻。

 

樱井先回过神来,“我要来跟你说的就是这个事,你觉不觉得咱们这个世界有点不太对劲,还有……”

 

二宫抬手制止樱井,“先别说那些,你有没有想过先跟我认错?”

 

樱井被他问得噎住,一时之间竟然愣了三秒,二宫从他这三秒之中解读出了巨大的信息量,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樱井慌神,上前握住二宫的肩膀,被二宫一巴掌拍开。

 

“宝贝儿,你别生气了,这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给你安排体检,还没有跟你说,还为了那一天自己把行程悄悄挪了,半个月都没有陪你,”樱井举起双手,“但是!现在这个事情根本不重要啊,你没发现这个世界根本不太对吗?”

 

“不重要,是,我不重要,可是在我心里面你最重要。”二宫没有看樱井,只是赌气似的说道。

 

他这句话一出,樱井也冷静了下来:“我实在是忙过头了才没告诉你的,是我不对,我无条件认错。”

 

二宫平静了几秒钟,才说:“我要先去洗脸刷牙。”

 

樱井这次没拦着他了,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自己揣来的周刊志,打开手机搜索ABO,除了一堆辣眼睛的玩意儿之外什么都没搜到。他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鼻梁,突然想起一个事——

 

二宫应该是……会刮胡子的吧?

 

因为Omega即使是男性也不怎么长胡子,二宫平时都不用打理。印象中他为数不多拿剃胡刀的几次,都是他硬要给樱井刮,樱井拗不过才让他上的。二宫没伤过樱井,但给别人刮和给自己刮,这中间总是有点区别的,樱井连忙从沙发上起身快步走到厕所,生怕小家伙一个不小心给自己把脸刮伤了。

 

不过二宫好像很游刃有余的样子,“你进来干嘛?出去等着。”

 

从镜子的反射里斜挑自己一眼的眼神都那么动人,唉,二宫和也真是个危险的男人。

 

樱井捂着自己的心脏默默退了出去。

 

二宫倒是动作很快,过了没两分钟就出来了,脸上也白白净净的。

 

“说吧,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二宫这边公寓有个比较小的开放式厨房,他进去洗了会杯子,给自己和樱井分别倒了两杯水。

 

樱井一路跑上来是有点渴了,看到二宫还愿意给他倒水,感动得不行,又觉得二宫因为还在置气,所以把杯子随手放在了离自己比较远的地方这一点特别可爱。樱井喝了口水,从包里掏出一叠报纸。

 

“这什么……等等,你居然?!”二宫不可置信,“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约会女主播?”

 

樱井差点把刚才喝下去的水都呛出来:“不是,我就是来特意跟你澄清的,这事不是我干的!”

 

“那是谁干的?”

 

“大概是……这个世界的樱井翔干的?”樱井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这家伙胆子真大,“你一定要信我,咱们真穿越了,我刚才搜了一下,这个世界没有ABO,以男女相恋为主流,也就是说咱俩的关系还不能暴露,那都是不正当的……大概就相当于两个alpha相恋吧。”

 

二宫脑子有点疼,但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樱井和他共用一个经纪人,为了给他折腾那孕检的事,半个多月以前就开始每天押着柴田改行程,能挪在一起的就挪,最近通告本来就多,他整个人忙得脚不沾地,哪儿还有闲工夫去约会女主播。

而且,最最重要的,这报道居然没有说樱井翔不伦。

这中间铁定出了问题没跑了。

 

“那我这算什么,一觉醒来老公跟人跑了,我变单身了?”二宫捋了捋现在的状况,得到这么个结论,“而且我还在跟你吵架。”

 

“亲爱的,吵架那条咱们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我心眼比较小,这篇我揭不过去。主要是你明明知道我在气什么还一直避重就轻的,我觉得不舒服。还有,你不要觉得我在纠结的话题很沉重,说出来增加我的负担,我和那些Omega不一样,你可以大大方方跟我说。”

 

二宫撂完话,也没多看樱井,抱着蓝精灵去开电视显示器,又蹲在电视柜旁边折腾他的游戏手柄。

 

樱井其实有点后悔。他明明从一开始就挺理解二宫的心态的。毕竟他俩刚认识那会二宫看起来就是会长成alpha的样子,谁知道后来出了点差错,变成了Omega。棒球少年是做不成了,远赴重洋的计划也被搁置,最后被精心包装成天然犯傻的美少年偶像出了道。

 

而在那之前二宫就已经是他的恋人了,虽然在粉丝们面前暴露已经是十几年后的事情,那是樱井觉得这段感情已经足够成熟和稳定了所以才主动暴露的。

 

十几年的相伴,樱井会懂二宫的心态,他想追求自由和自我,不想按照那些并非自己本心的设定去成长。所以二宫不想在综艺上装傻,不想被棒球team拒绝,不想成为Omega。

 

二宫被他标记的时候两个人都还不算成熟,就是出道前二宫来找他商讨的那一晚。明明一个alpha一个Omega,怎么都不能单独在一起那么晚的,可二宫就自然地留了下来,他也没有说破。在他家里,他长大的房间里,两个人悄悄地做了那种事情之后,开着窗户散了大半夜的味儿。

 

晚风吹着,樱井房间没暖气,二宫冷得一直缩在他怀里,可月光照着的那张年轻的脸上的神情和他说的话,樱井都能一直记住。

 

“我不想成为Omega,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后面过了没多久家里人就知道他们的事了,樱井阳子跟他说,他现在还不是最成熟的时候,但一定是最有勇气的时候,这时候做出的决定,都是要伴随他一生的。

 

“你脾气不好,那孩子不爱说话,但好在你们不说话也能懂彼此想表达什么。我看得出来他心里有事情,他很骄傲,不想当Omega,但没有办法,像这样一个人选择了你,是你的幸运。小翔,你拥有选择的权利,可他没有,他一颗心一个人全都交给了你,你千万不能负他。”

 

而他现在在干什么呢?因为真实地得到二宫了,所以开始得意忘形,又因为工作忙碌没时间关心,所以妄自开始揣测他的感受,以一个担心他的身体为借口,实际上是自己担心以后想要孩子的时候生不出来……樱井开始怀疑,要不是自己对二宫确实足够好,这真是个标准的alpha至上主义心理,恰好是二宫最反感的。

 

这思考的时间有点长,樱井知道自己的错,反而很难开口,不知道从哪开始说起。二宫感受到了背后长长的沉默,也无言了,背对着樱井,交代了两句:“这个世界好像没有ABO之分了吧?那就当重新交往过。趁现在时间还早,矛盾都能解决,咱们在这里用平等的身份重新审视一下对对方的感情。你好好体会一下我的心态。”

 

二宫这样说也有原因,让樱井强行体会他的纠结确实挺难,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大家没有信息素的干扰也没有地位上的悬殊,用平等的身份小心翼翼地谈一场不能暴露的恋爱,学会珍惜这段感情。

 

樱井答应下来。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记得小心点,别让狗仔抓到。不然这可是爆一万个女主播都盖不下来的八卦。”

 

“我……我不想走。”

 

“这是没有办法的,如果我没猜错,这个世界咱们俩的工作除了团综之外完全不重合。”二宫已经开始检查这个世界的存档记录,“所以也没有理由一起出现在经纪人面前。”

 

二宫说得没错,樱井的下一个工作在两个小时以后,他现在离开刚好来得及。而二宫今天上午休沐,下午才开始去片场。

 

樱井无奈地叹了口气,给二宫把坐垫摆好,又把毛毯拿过来搭在那个猫背的身影上,顺便把空调调高了两度,才关门离开。

 

站在电梯里,看着一层一层往下跳的数字,樱井突然有点怀疑人生——总感觉被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套路了……

TBC
——————————————————

其实本身还是很甜的,纠结的是我不是他们

之前正文里提过的有粉丝觉得他们在一起是十五周年,也有说法是山田太郎,不过我要告诉你们那都是粉丝YY,他们其实早就私定终身了(我是有多喜欢这个词语啊)

评论(37)
热度(320)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