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21(完结)

※Y2 only

※现实世界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

※本章完结了,七千字,想了想还是不分开发了,怪麻烦的,谢谢大家这一个多月的陪伴啊,一共八万字说长不长,对我来说还是不短了,有些P话一会单独开个地方说,这里不多BB了,结局构思了很久,希望大家喜欢



Chapter Twenty-one

 

这座房子的地基建得很深,往下数有四五层。在地处地震带的这样一个国家,个人修建这样的房子是非常辛苦的事情。它存在的年头也不少了,从材质和房子内部流行的装饰看来,已经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女人的高跟鞋踏在台阶上,她在往地下去,一步一步,像是恶鬼的爪牙在嗔唤。墙壁上的灯光投在她的脸上,明明灭灭的,这才看清,那副面容才是真正的恶鬼。

 

她紧紧咬着牙,双手紧握成拳垂在两边,活似要把自己撕裂一样用力。不知道她到底在恨什么,只晓得她必定是非常憎恶口中念着的那个名字——

 

“二宫和也……”

 

脑海里闪过一个又一个画面,女人的心渐渐地变得冰冷。

 

从未拉上窗帘的窗户眺望出去,灯火辉映的东京夜景本应美不胜收。高级酒店的套房内,一个中年男人搂着怀里的年轻女子,极尽爱抚挑逗之能事。房间里弥漫着红酒和香烟的味道,中和在一起,淫靡不可胜收,足以挑起任何冰冷之人内心火热的情欲。

 

那女子面容美艳身段姣好,尤其是面上几颗小痣,点得恰到好处,十分动人心魄,一身如雪一般的肌肤在昏暗的落地灯光芒里更是娇艳欲滴。此刻动情的模样也撩人极了——至少看她身侧那中年男人沉醉的模样是如此。

 

女人纤细柔软的手臂攀上男人的脊背,此夜是她的新婚,得到她的这个男人是身家过亿的国民级搞笑艺人。她婚前亦着迷于对方幽默风趣,最中意那点豪掷千金,虽然面容不甚英俊,也算是一位良配,想着以后的生活,心中万分甜蜜。

 

沉迷于男人带来的高潮之中,男人吻上她的侧脸,几颗黑痣被一一啄过,她几乎是尖叫着感受男人在体内成结之后喷薄而出为她带来的快感——

 

天堂到地狱不过一秒。

 

男人高潮时喊出的名字,她颇为熟悉。

 

却不是她。

 

正想着,女子在最底层的门前停驻了脚步。她抬手示意背后架着二宫的两个人停下,自己拿出钥匙开门。

 

二宫被搀着,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到底被绑了多久,两条腿完全快要失去知觉,连站立都困难。

 

必须争取给自己松绑,不然可能再也跳不了舞了……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二宫感觉背后被人一推,因为双手被反缚着,几乎被剥夺了平衡感,二宫重重地跌落在地上。

 

“你们伤他了?”

 

二宫抬头看去,是一个面容看起来四十多岁,实则不清楚年纪的男人。身量不算高,可能和二宫差不多,穿着身颜色陈旧但是熨得很妥帖的西装,还系着领带。他身体好像不是很好,拄着一根拐杖,从他梳的油头看来,算是精心打扮过。

 

不过缺了一只右眼。

 

二宫都这么大的人了,恍然被这样一个人吓住不太可能,但还是十分疑惑。这个人和三十年前迫害Omega的事件,以及十年前Omega贵女被绑架的事件,都有什么关系吗?

 

小林解释道:“没有伤他,只是等药效过去的时间太长了,他被绑了很久。”

 

那个男人走过来,路过小林的时候用手杖重重地击了她的膝盖内侧一下,二宫只听见咚咚两声,是小林的膝盖落地的声音。小林被那个男人逼着跪在了地上。

 

还没思索清楚这其中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凑上来,单膝跪地给二宫松了绑。明明是死结,他的手却相当灵活,三两下就解开了。他握着二宫的脚腕,二宫下意识想挣开,但是双脚血液循环都快僵死,根本没多少知觉,自然也不听使唤。

 

“……好久不见了,记得我吗?”男人握住二宫的上臂,目光灼灼地看着他。“我是三城啊。”

 

***

 

“三城完治?”

 

樱井在警视厅,和搜查一课的人聚在会议室里,看着投影屏幕上那张形容萎靡不振的证件照皱起了眉头。

 

由于二宫本人对于这个国家来说的政治商业意义都非常巨大,警视厅几乎是立马抽调了人手完成立案准备,从樱井提供的线索——女演员小林奈绪里处入手,再联系以往的大动作Omega迫害事件——毕竟能动手动到二宫头上,那肯定背后势力不会小,最后锁定了这个叫三城完治的五十八岁男人。

 

他正是三十年前那起Omega迫害案中大型监禁Omega的参与者之一。二十岁从大学辍学,白手起家,短短五年就经营起一家大型食品公司,几乎成为国民品牌。丑闻爆出后公司受到影响直接破产,他本人受到联名状告锒铛入狱。虽然手段变态导致了几个Omega的精神失常,却没有直接闹出人命,加上他堵上最后身家聘请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律师,钻了个法律的空子,只判处了十年的有期徒刑,之后刑满释放销声匿迹。

 

倒是没有人想过十年前的贵女被害案他也参与其中。因为当年在明面上的是一个还算有名的恐怖组织,结案时幸存者寥寥无几,做档案记录的人都是各个资产贵族家的人,不想让自家丑闻败露,记录得也比较随便。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他的影子。

 

樱井的眉头自从听到“手段变态导致几个Omega精神失常”开始就没松开过,手上的笔被他转得几乎要起飞了。整个会议室陷入一种诡异的凝重氛围,台上做讲解的刑警也是擦了擦汗,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讲下去。

 

“这是我们初步锁定的对象。当然,几乎已经是十拿九稳,他们久不作案,受害人的目标也很大,露出了很大的破绽。我们检查过商场和附近的监控,的确发现了一伙形迹可疑的人,要追踪路线难度也不算很大。不过也不排除别的可能……”搜查课技术负责的年轻刑警道,“现在只需要等上面程序马上批准下来,我们就可以动用最新系统进行全城搜捕。”

 

“上面程序?批准需要多久。”樱井抬眼,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他的本职是国民偶像,一个久居高位、处在崩溃边缘的alpha的怒火,甚至让在座各位刑警都有些胆寒了。“我常与这些打交道,据我所知,等你们的层层批准下来,怕是够他遭难几百次了吧。”

 

樱井说的,的确是实话。

 

几位刑警是任务最重的搜查一课的,常年在悬案现场奔波,不与高层建筑打交道,也知道每次案件关键时刻老是上面程序审批掉链子。此刻面面相觑,不知如何与樱井回话。

 

好在樱井也没想听他们的回复。

 

“审批我去拿,你们直接开工,”樱井起身,把原子笔按回原样之后空投进桌上的笔筒里,笔杆在空筒中打了两个转才停下来。“等我回来我希望能直接去到现场拿人。”

 

他说这话没人有疑虑和异议。考虑到这次出事的人的社会影响力和后续一系列事件,他们反而希望樱井赶快走这个后门,把定心丸吃下去。所以,听到樱井这么说,倒不会觉得他狂妄,不知事情轻重缓急,反而是齐齐地朝他点头。

 

樱井的眼睫闪动了两下,又垂下来,向对面一溜的刑警们鞠了个躬。

 

“拜托你们了,我不能失去他。”

 

***

 

“三城?”二宫歪了歪头,他的记忆里面并不存在这个人,但可能原本世界的二宫知道。不过那与他没有关系,他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这时候假装认识也没有什么好处。

 

果不其然,三城并没有计较二宫的“失忆”,还是很温柔地走到他背后给他把手也松了绑。二宫有些搞不清楚他的意图了。

 

三城捧着二宫被绑出青紫的僵硬的手腕,目光里流露出的疼痛和惋惜都不似作伪。不过这目光却让二宫本能地心头一跳,遍体生寒。

 

二宫的本职是偶像,但最为广大群众认可接受的才能,是他的演技。

 

一般人讲演员,会说分为两种。一种是天生带灵气,一种是后天修匠气。二宫与生俱来的心思敏感一股灵劲,他是天赋型的演员。后天努力给他的演技带来一层层深刻的磨练,也教会了他许多看人相物的本事。

 

还有别的分法,也分两种,一种是演什么像什么,一种是演什么都像他自己。一般来说第二种明星气场强,即使演技出类拔萃也容易被人诟病,不过很适合演主角;而二宫是第一种。童年经历、先天个性,给予了他观察周围的习惯和模仿的天赋,配上他看人相物的本事。

 

这就让他几乎有了在圈内与大物相处几乎无往不利的“读心之术”。

 

而面前看三城,他也同样发现了一些问题。

 

三城的目光,实话,让二宫感受到了程度不轻的不适,他觉得这目光不正常。不是单纯的憎恶或者痴恋,而是带有别的同归于尽的疯狂的意思。

 

二宫也不知道怎么说,不敢把手贸然抽出来激怒对方,只能轻轻地问:“我们以前认识?”

 

三城看起来很喜欢他这样柔弱的样子,露出个笑来,满脸都是想尽力掩盖的细纹。“我三十年前做了点错事,去里面走了一圈,出来之后十年过去了,已经再也不适应这个社会了。可是我遇到你了。”

 

“你那时候是多少岁,我想想,十三?十四?看起来又甜又香。”

 

三城的措辞让二宫极度地不舒服。

 

三城说那时候是个夏天,国民经济有起色了两三年,哪里都不需要他。他出来找不到事情干,每天都坐在马路牙子上发呆。那时候二宫常穿着学校的制服背着棒球棒从他身边过,他一眼看去就觉得清爽喜欢,少年清清瘦瘦的,在当时的年纪算得上高挑,像一瓶撕掉包装纸的蜜瓜汽水,还咕噜咕噜冒泡的那种。

 

三城心理本身就不太正常,当年做那些,他自称是收集癖和钟爱柔弱美丽的事物,实际上就是做了很多精神凌虐的事情。他理所当然地盯上了当时刚加入事务所的二宫,知道这小家伙以后要当偶像,更兴奋了。

 

尤其是二宫还主动去“招惹”过他。

 

二宫听到这吓了一跳,这个世界的二宫和也是不是有这么心大,这种人都能主动去搭讪。他明明私底下不算个喜欢说话的人。

 

听了三城的说法才知道,他绝对自己在内心把事情美化了千百遍。

 

“我两天没吃饭,你给我买了个铜锣烧。”三城的笑容里藏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变态,“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好的人?你还跟我聊天,你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跟我聊过天了吗。”

 

“我还记得,你当年声音也尖,喊我‘大叔’,说什么‘大叔你没事干吗,又不是Omega,干嘛不自己去工作呢’。然后你又说,‘我不是歧视Omega,我只是觉得他们挺可怜的,什么自由都没有’。可是我当时心里想的是,你要是分化成个Omega,多好啊。

 

“不负我所望,你还真分化成Omega了,就在你跟我聊天的一个星期之后。

 

“可是我想,我要得到你,实在是太难了。Omega这么抢手。而且你的心愿,你说过你觉得Omega可怜啊,又没有自由,我想给你这个心愿,我想给你自由。

 

“我努力了好久,整整十年时间,我又开始寻找权利和金钱,做了数不清的事情,我看着你慢慢长大,出道,被人泼污水,我都忍下来了。我在想,什么时候研制出一种能让Omega被重复标记的药,就算你真的遭遇了什么,我也能把你抢下来。”

 

他语气里那样如蛆附骨的病态让二宫开始恐惧了。他觉得这个世界的二宫和也真惨,莫名其妙地背了这么大一口锅,不就是一个铜锣烧么,他自己都能想到估计就是那天下午买多了吃不下,随便找了个街边的落魄大叔聊天,谁知道这大叔是个变态呢。

 

听他讲这些,二宫也大概猜测到了十年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所以,你绑架那些贵女,就是为了给你的药做实验?旁边这个女人这么服从你,也是因为你的理念吗?”

 

小林突然激动地吼出声:“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大人做的事情对Omega来说意义多么重大,我们的权利会得到多少改善。可是,一想到大人做这些都是因为你,我就觉得恶心……”

 

她的话说到一半,被站起的三城飞起一脚打断了。“我说过多少次,你对他的敌意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来。你家觊觎他的那个肥猪我已经派人处理掉了,这会应该已经断气了。”

 

小林头偏到一边,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

 

二宫心里一动,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看见小林失魂落魄的神色,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不过这个女人并不值得同情。因为自己的某些遭遇就开始痛恨整个无辜的群体,并且以同类的悲惨遭遇为乐……这样的人,也是咎由自取。

 

三城让小林出去,带上门,二宫警觉起来。“你要做什么?”

 

三城把二宫从地上拉起来,他身高不高,这样有些吃力了。他拍拍二宫的一边脸,二宫面色不善地扭了扭头。

 

“我要让你忘了樱井翔。”

 

二宫全身失了力气,被三城推到一边的床上,左手手腕被三城牵起来,感受到静脉血管一阵刺痛。

 

“睡吧,等你睡醒,你就和他没有关系了。”

 

***

 

“定位确定好了吗?”樱井从警视厅出来穿上外套,外面的雪已经停了,路况适合行车。他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问旁边的一课课长。

 

对方点头,“不在市区内,开车过去大概要四十分钟,我们会尽快。”

 

樱井心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慌张,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他下意识觉得不对,问道:“能不能快十分钟?”

 

“……如果路上没有耽搁,我们取得了特别通行证,应该是可以的。我带队,尽量。”

 

***

 

二宫从黑暗中睁开眼睛,悠悠转醒,觉得自己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他和樱井翔在一个奇妙的世界结了婚,他们还互表了心意,他才知道那家伙暗恋自己将近二十年没说出口。

 

算是个很甜蜜的梦吧,二宫笑得甜滋滋的,起床打开窗帘,算晒过今天的太阳。他把窗子关上,回首检查自己今天的行程。

 

映入眼帘的却是樱井的短信。

 

二宫才想起,自己好像发了一条告白短信给他。一时之间心里充满了紧张和空虚等等情绪,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鼓起勇气划开手机屏幕,看到的短信讯息却让二宫差点没站稳。

 

[From:翔君

Nino:

很抱歉没有办法回复你的心意。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但我直觉应该不是。

很多年了,最了解我的人或许不是我,是你。

相反的,我也最了解你。

所以,你的心情,我能谅解,却不能接受。

如果你执意要这样,那我也只能为了维持和平,做出我最后的决定。

我已经打算和事务所报备结婚的事情,你的短信让我下定了决心。

很抱歉伤害你,但这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伤害吧。

 

从今以后,

望珍重,祝安好。

 

樱井翔]

 

二宫对着那条短信看了一遍遍,不知不觉,眼前已经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他滑坐下来靠在沙发上,把手机屏幕贴着胸口,慢慢地流够了眼泪,就开始发出小声的抽噎。哭的习惯这么多年没有变过,但是会懂他为什么哭的那个人已经不会再待在他身边了。

 

骗子,说好了要结婚的。

 

骗子,你说好的,歌是给我写的。

 

骗子,明明在几万人面前喊了我Wife的。

 

骗子,我都这么危险了,你说好会来接我的……

 

诶?

 

会来接我?

 

我是……在哪呢?

 

眼前画面一转,二宫突然失了力气,变成了一个旁观者。他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看到两个熟悉的年轻人。

 

穿着西装校服,留着王子卷发的樱井翔,还有一整个夏天都在保持纯真笑脸的二宫和也。

 

他们好幸福,真的好幸福。

 

比起现在这个围观他们的幸福的,脸上的泪痕都没有擦干净的二宫和也来说,他们真是太甜蜜了。

 

比当年的二宫和樱井过分得多,悄悄捉弄对方都是常事了,时不时地二宫还会跳到樱井背上让他背着自己走,或者指挥对方给自己买冰饮料,又悄悄地自己买好,在对方到处找自己的时候悄悄贴上去冰住他的侧脸。

 

樱井喜欢捏二宫软乎乎的鼻头,二宫喜欢凑在他戴了耳钉的那一面耳朵边说话,任何人看来都是一对黏黏糊糊的小情侣,还是能得到衷心祝福的那种。

 

不知道是谁在耳边说,“你看,这个世界,这么幸福,你还想回去吗?”

 

二宫不知道。

 

回去之后等着他的是什么呢?一个即将结婚的樱井翔?

 

二宫握了握手中的手机,把那条讯息再看了一遍。

 

“我要回去。”

 

那个声音似乎很惊讶。

 

“你为什么还要回去?在这个世界,他比原来百倍的爱你,在那边,你能得到的又是什么呢?国民的唾骂,亲人的指责,队友的不理解,经纪人的怨恨?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因为我是二宫和也啊,”二宫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可是眼神却温柔得叫世间所有的甜蜜都不算甜蜜了,“不管在哪个世界都会喜欢樱井翔的。他的心情,根本上来说,和我在哪里没有关系嘛。在这里,得到了也不是我的。”

 

“我要回去了。”

 

眼前闪过了一道白光。

 

等樱井翔坐着警车赶到据点的时候,只见三城完治疯叫着从房子里冲出来。一路跌跌撞撞,撞到车子和人都不自知,精神已经错乱了。凛冬的天气,他竟是一点也不知道冷,只穿了一件西装衬衫,在薄薄的雪地里崩溃地大喊着:“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他!!”

 

樱井心跳一滞,也像发了疯似的扯开安全带就从车上跳下来奔进大门敞开的房子里。地下的通路只有一条,樱井直觉二宫在最底下的那间,连着就从楼梯上跳了下去,没几步就到了那门前。推开那门的瞬间,他只感觉手都在抖。

 

吱呀的一声,门开了。

 

漆黑的环境里只亮着一盏床头灯,二宫躺在床上,安静的睡脸像个天使。

 

身体还是温热的。

 

樱井不敢伸出手,又不得不伸出手,他探了探二宫的鼻息……

 

心中憋住的所有负面情绪在这一刻爆发,樱井跪在床头,捉住二宫的手,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他把二宫柔软的手贴在自己的面颊上,不停地喊他名字。

 

“Kazu,Kazu……”樱井一声又一声地呼唤着,声音颤抖,什么都看不清了,“你是回去了,在那边等我吗?你告诉我,先回来告诉我,要怎么样才可以回去呢?不要留我一个人好不好?”

 

从门外闯进来的课长看他这样,也是一愣,没过两秒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面色一沉。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社会震动是必然的结局了。他上前拉开樱井,还被樱井踢了两脚,不得不大吼一声:“樱井桑!我们现在要先准备急救!”

 

樱井翔被他这么一吼,也回过神来,“对……急救,先要救他,他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

 

看着一个小时前还在他们面前意气坚定的男人短短时间内颓废成这个样子,搜查课长内心也有不忍,和樱井一起把二宫的身体背起来就往外走。一个跟着他们一起的刑警联系了附近设施最齐全的医院,又从都内调专业的医生过来,课长趁开车的间隙瞥了一眼樱井,在车上,樱井的手都一直在抖。

 

急救室的红灯亮起,樱井抱着膝盖缩在长椅上,手边是他刚给二宫买的围巾。

 

他现在求遍了各路神仙也没办法,只希望上帝行行好,不要再跟他开第四个玩笑了。

 

等待的时间一分一秒都是那么漫长,樱井抱着二宫的围巾,在红灯熄灭的那一刻就一下站了起来,不安的感觉倏然袭来,樱井眼前一黑——

 

“二宫桑醒了!!等等,樱井桑又晕了!!!”

 

病房内的二宫和也眨着眼睛。他这是,回来了……?

 

***

 

二宫从自己带有洗衣剂味道的被窝里探出头来,按掉了闹钟,慢悠悠地踢踏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含着牙刷,拉开窗帘,看看外面的景色,还是ARASHI五个人超帅的大广告,这个代言也快到期了,不知道之后会换成什么。

 

算是今天阳光补充完毕,二宫把窗帘放下,回到卫生间把嘴里的泡沫吐掉,又洗了洗脸。昨晚睡觉的时候忘记吹头发了,还喝了点酒,现在头有点晕,不过总比被草莓味熏着好。

 

二宫仗着自己头发软也没怎么吹,随便梳了两下就走出了卫生间,打开手机检查今天的行程。还没收到经纪人的短信,屏幕上一条来自队友的消息倒是先跳了出来——

 

[From:翔君

Kazu,我在你家门口,快开门]

 

没有署名,不会是假的樱井翔吧?

 

二宫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不太寻常的短信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开心地蹦到玄关开了门,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一个还带着外面冰冷雪花和水汽的怀抱紧紧地扣住了——

 

“骗子!等你好久了!都不来接我!”

 

樱井弯弯的笑眼近在眼前,二宫佯装生气地咬了咬他的鼻尖。

 

腰被更紧地扣住,樱井的声音就这样传进了二宫的耳朵里。

 

“没有骗你,我来了。”充满幸福的早晨,从这一句话开始:“My wife,我来接你上班啦!”

 

 

END.


评论(73)
热度(382)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