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20

※Y2 only

※现实世界中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

※看完本章不要打我,结局倒计时了,我在码字,我要连更呜呜呜



Chapter Twenty

 

眼前的漆黑恍若一面可以吞噬光芒的镜子。

 

视觉已经被剥夺,眼前重重叠叠地罩上了好几层黑纱布,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光透进来。嘴里含着的,从触感来看大抵是毛巾,好在没有异味,除了下颚酸疼还流口水之外没有别的不适。双手被反剪着绑在背后,两条腿也被束缚在一起。

 

二宫就维持着被扔进行李箱的那个扭曲的姿势躺了许久,此刻蓦然醒来,一瞬间竟然感受不到自己腰肢以下的躯干的存在,着实吓了一跳。活动了一下,感觉全身从麻痹状态里苏醒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针刺一样的密密麻麻的疼。

 

二宫不禁蹙紧了眉头,想等待这阵痛苦过去。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现在身体状况已然如此,估计再不活动手脚都要废掉……

 

躺在冰冷又坚硬的砖石上,耳旁是轻悄的气流的震动。

 

二宫隐隐感到了一丝不安。

 

果不其然,下一秒,忽地听见一阵破空的风声,接着是一声爆裂的炸响,是那种不常在生活中听见的——

 

是鞭子抽打在地上的声音!

 

二宫被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因为还麻痹着的状态,让他这次抽动看起来显得有点滑稽。抽鞭子的人发出一声嗤笑,不过只是气音而已,已经能感受到一种不寻常的阴沉喑哑。

 

二宫没有开口,只是等待着身体的不适过去,可是他发现这个身体好像越来越不舒服了。如果从旁人的角度看,可以看到他的身体折成一个令人心惊的角度。他又没有大幅度活动的办法,只能在地上挣扎。

 

全黑一片的环境里,得知自己这般的样子有人监视着,二宫不能说不慌乱窘迫,但他在给自己催眠,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戏。

 

要入戏。

 

仔细想想之前樱井反复叮嘱过自己注意人身安全,没想到还是在阴沟里翻船。当时劫持他的有三个人,迷药分量下得重,他直接昏死过去,挣扎都没有响动。不清楚对方的目的,没有丝毫的信息,二宫只能选择沉默,然后在刺痛里活动自己的身体。

 

仔细看去他的身体还在幅度轻微地颤抖。

 

如此精湛的演技。

 

房间里的另外那人从他的肢体语言里察觉到了二宫的恐惧,心情似乎变得开心了起来,走上来捏住二宫的下巴,给他把毛巾取了出来,又擦了擦他被弄脏的嘴角。

 

“好久不见。”

 

这个声音竟然很熟悉,二宫踌躇了一下,“你是……小林……?”

 

二宫此时声音很低,伴随着这个名字被吐出的瞬间,一股幽暗糜烂的红酒香钻进了他的鼻腔。

 

“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

 

樱井在出租车上先给他父母亲打了电话,二老的回复担心中伴着生气,但都听得出来,樱井的语气虽然还算冷静,也已经是强硬克制下的结果了,樱井家的父母不是分不清轻重缓急的人,不便出口责备他没有看好自己的Omega,生怕一句话出口就会把这个气球戳爆。只是简单安抚了他几句,让他不要慌。

 

最后决定是樱井俊马上内线电话给警视厅报备,尽快立案,方便樱井翔一过去就有专人处理;樱井翔不方便开口,由阳子女士上完课之后给二宫父母那边知会一声,他本人则赶到警视厅提供线索,参与搜救。

 

“辛苦您了,非常抱歉。”樱井翔挂断电话,双眼看着窗外移动的人群,心中生出久违的惶恐不安。

 

当年他怕二宫一声不吭就远赴海外,也找了百般借口与他玩笑,实则内里是担心对方回来之后与自己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真要按当初既定的路线那么走下去,结果都是可以预见的——二宫或许名扬海内外成为优秀的电影人,或许无人赏识一个人回到日本来做些普通的摄制工作;他要么跟着大学志愿专业走下去,成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顶多年薪比大多人高些,要么随着父亲的脚步从政,做个高级公务员了却一生。

 

与茫茫人海中再不会相逢的那个小导演,自然是没了一同喝酒聊天畅谈梦想的机会。

 

不可能唱着同样的歌把快乐带给数万人。

 

不可能在镜头注视的情况下再去找那个人见牙不见眼的笑容。

 

不可能再一起作曲填词。

 

连听那个人弹弹吉他唱两首歪歌这样简单的小事,都会成为经年里遥不可及的一场幻梦。或许只在多年以后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给自己啥都听不明白的小儿子讲睡前故事——

 

“你老爸以前是杰尼斯事务所黄金一代的Jr.,可厉害了。有个阴沉的小个子——也不知怎么的,明明比我高,后来就不长了,老猫着个背。常常找我玩的,那时候觉得这家伙虽然看着不太顺眼,但是很懂我,说话一套一套,后来才发现可招人喜欢。

 

“他写的词曲都好听,但不好唱,他自己也老乱唱。被一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坑去说大家组个乐队,自己琢磨几个月把钢琴吉他都自学了。天才吧?

 

“我比他高一个学年,他高三毕业那会考试,兴冲冲地来找我说他国语考了满分,又说没办法和我这优等生比。论聪明劲,古灵精怪的,我哪比得过他?

 

“然后?然后他就出国了。现在也没联系,可惜吧,多招人喜欢一兄弟。

 

“我特喜欢他。”

 

大概就会是这样的展开。

 

但是上帝给他开了三个不知轻重的玩笑。

 

第一个是说要出国的没去成,跟准大学生一起跑去夏威夷出了个道,他内心几许迷茫几许庆幸。

 

第二个是一起呆了一整个冒着酸甜气泡的夏天,他用柔情万种的眼神把那个人的心捕获了却不自知。

 

第三个是来这里和心头的人结了婚。

 

可现在,他好像又要失去这个人了。樱井从背包里拿出那叠粉红橙黄各种颜色混杂的照片,才知道这个人在自己的身边带来的是多么大的安心感,没有他熟悉的侧脸,竟然每分每秒都这样难以为继。但只要看着他的笑容,好像就能得到力量似的——

 

上面说的形同陌路的假设没有发生,樱井也不会让他发生。正如此时,他一定不会让二宫出事——

 

按捺下心头的不安和苦涩,樱井再度翻开了手机的通讯录。事情虽然还未过十二个小时,按道理来说不用先告知团员和经纪人增加他们的担心,但由于后续工作的协调安排,还是必须先行知会。

 

前排还有司机,樱井无法说话,只能一直打字。

 

一条接一条的信息发出去,一遍一遍的解释,被数人追问的感觉并不好,樱井内心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紧张不安担心难过,但还要反过来给他们说事态还在可控状态,应付每一个熟悉的不熟悉的人。

 

到最后司机都看不下去了:“小伙子,你挺眼熟啊,电视明星吧?发短信就别用那么大劲敲键盘了,手机都快被你敲碎了……”

 

樱井才突然醒过来,连声说失礼了。

 

“也没事,就是看你眉头皱得,人都不帅了,我差点没敢认。前面过去还有两分钟就到了。”司机说着说着,就快驶达目的地。

 

司机也想到他心情不好,就随口聊聊:“我每次送人去机场和医院,他们都是你这个表情。当然,也有心疼车费的原因,不过每个人都特别难受。小伙子还年轻,很多东西你想抓就抓得住,司机大哥在这祝你家人身体健康,你稍微放松点。”

 

说话间已经到了,被这司机这么一说,樱井的肩膀算是轻了一些,跟他道了谢付了钱就走进警视厅的大门。

 

接下来的事情,就无法再让他感到轻松了。

 

***

 

小林解开了二宫脸上的黑纱布,二宫感到明亮的火光划过眼皮,带着灼人的热度,没敢贸然睁开眼睛。

 

“二宫桑果然长得标致,睡颜都这样人畜无害,”小林把手里端着的烛台收回来,喃喃道,“性格也好,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你。”

 

二宫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对面蹲着的女人手上端的东西,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一趟看来是凶多吉少。他面上不表现出来,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出道也快二十年了,从没听人夸过我性格好。”

 

听他说话费劲的那样子,小林的心情更好。

 

“二宫桑真是太谦虚了,大家都只知道你表现出来的样子,却不知道私底下的二宫和也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Omega。对比之下,显得我们这样的Omega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也难怪,不招人喜欢,”小林把烛台放下,用涂得鲜红的指甲刮了刮二宫的下巴,“还记得上次跟二宫桑聊天的时候听到的你的见解,真是受益匪浅。那位大人听了之后高兴得不得了呀,连忙准备好让我们把二宫桑请过来。”

 

“……那你的意思是我会见到他了?”二宫感觉自己的腰开始痛了。他把下巴偏了偏,总感觉这段时间里小林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的红酒香变得腐朽而陈旧,二宫不喜欢那个味道。

 

小林的语气里听来是挺尊敬那位大人的,她又不喜欢二宫,实在不是很乐意提起这个话题。二宫看见她的眼光里不屑的轻蔑了,不多管,这种眼神成名之前不知看了多少,他早就习惯了。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他选择激怒小林:“你在不甘心?”

 

小林面色一变。

 

“因为那个人选择了我,而不是你,所以你在不甘心,还是……你有些别的什么原因?”

 

一道气急了的鞭子啪的一声抽到二宫的耳边,差点打到二宫的脸。不过二宫的耳朵还是伤到了,一道火红的印子留在上面,看起来随时会滴血。

 

二宫忍着痛,等小林的回复。

 

“你以为你算什么?早就跟你说了,你只是运气比较好,碰巧有那么多人喜欢你,”小林把鞭子丢到他身旁,“我不敢伤你,可是你也快活不了多久了。”

 

小林站起身来,把房门打开,外面进来两个全身穿着皱巴巴的黑西装的男人,脸颊瘦得凹进去,眼神却兴奋得发亮。

 

“药效过得差不多了,把他带进去吧。”小林说。



TBC.

评论(20)
热度(260)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