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19

※Y2 only

※现实世界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

※懒得放前文了,就碎碎念一下,这章过了就7w字了,正文也快完结了~

Chapter Nineteen

 

二宫拖着樱井从咖啡厅走出来,一时之间满心都是欢欢喜喜的。拿到了樱井的承诺,他自己也感觉前程尽是敞亮,面上不自觉就带出笑意来,看得樱井心里也柔软。

 

街上不知何时开始飘起细白的粉絮,洋洋洒洒,好大一片。这已是今年东京下的第二场雪了。今年冬天冷得格外彻底。樱井看着傻笑的二宫,拉起他的小拇指,顺着把他手包在掌心里,拿过长的袖子给两人盖住,便是一个小世界的温暖妥帖。

 

虽然天冷得彻底,这份情意却是十数年不曾有的火热,直直烧进两人心头去了,耳朵尖也被这心火烧得通红。

 

不过,要是说出来,又有个人一定又要狡辩说是寒风吹的。

 

“下面你准备带我去哪?”二宫四处看,放眼望去净是些年轻人喜欢的小东西。

 

樱井问他饿不饿。

 

刚才在咖啡厅吃了些甜点,又喝了杯咖啡,这下倒不是很饿。二宫摇摇头。

 

樱井说:“那午饭就算解决过了吧,我们去购物中心怎么样?”

 

“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最近前辈刚送过我很多衣服,不是很想逛街,而且人不会太多了吗?”

 

且不论购物中心,就在这时常都有人经过的小路上,路过的人都会频频回望他们两个。虽然他俩无意遮掩,但是就这样贸然过去引起骚乱就不好了。二宫有点担心地提出这个问题,被樱井揉了一把屁股。

 

“诶诶诶你干嘛……大街上呢,少动手动脚的!”二宫是个易受惊体质,身上痒痒肉又多,被樱井这动作吓了一跳,想往旁边跳开,但手还拉着没办法跑,反而被樱井拉回来抱住了。

 

樱井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前辈的穿衣风格很帅啊,和我,还有你都完全不一样。”

 

二宫心想你说什么废话呢,那位前辈都是封神的人物了,这方面全亚洲没哪个男人跟他较劲的。他想挣开樱井的怀抱,转念一想樱井的话,里面透着点不甘心的酸味儿。

 

这家伙该不会在闹别扭吧?

 

还是任由他抱着了。

 

冬风吹起,冷乎乎的,樱井的刘海有点凌乱,他眯着眼睛看二宫。二宫的脸也有点透红,樱井明明心里还别扭着,却分了神想,一会得给这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家伙添一条围巾。

 

他是有点不服气。在那边世界他和二宫配对的时期在人们的视线里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两个人的关系不管放到哪个论坛去问都会得到“这对关系一般私交不多”的回复,但那些人又知道多少呢?二宫很多东西都是他帮忙添置的。

 

不是说两个人在交往,才有这种特殊的关系,只是樱井的一种习惯,多年以来的习惯。自己用什么,觉得好使,都顺便给二宫带一份,这么久攒下来,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能当“二宫和也私宅”这个企业的大股东了。

 

但是因为没有人关心这些,就算在节目上也说不出口,都只是说生日礼物又送了什么。

 

都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用再炒CP了,再说这些,也太奇怪了吧。

 

可是,心里就是会有些不开心。加上最近电影开始进入预热宣传期,和二宫合作的一番手又是传说中的那位前辈,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两人的一点交集都被粉丝关注着,樱井就觉得有点难过,你们倒是看看我们这边真爱啊。

 

二宫能感觉到樱井的小别扭,但没办法想那么细,在他心里始终是自己暗恋了十年,一点儿没想过那人处处关心,十分体贴,折射出的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心思。他缩在樱井的怀抱里,本来冷冰冰的,都开始有温度了,忍不住在袖管里用小拇指勾勾对方。

 

“是,不太配,是我撑不起的风格。那位前辈的衣服还是供起来比较好嘛,”二宫把另一只没被拉住的手从袖子里伸出来点,捏住樱井的鼻子,假意皱着眉头说:“那你可要一直给我做赞助商,不能再有别人了。有人一问我为什么私服这么地味,我就说樱井翔送的。”

 

虽然二宫没能清楚地理解樱井的心思,但说的话却精准地戳到了樱井的纠结之处。一瞬间心就充盈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落在肩膀上的白雪都要被这话里的温度融化了。二宫看樱井在自己面前露出个熟悉的笑容,一瞬间有些恍惚,好像面前这人的头发又变回了以前金黄的颜色,眼角的细纹也没了,耳垂还是一样闪闪发光。

 

“你放心,那些人设我早就想丢掉了,保证让你被几大电视台的造型师夸个遍,”樱井笑嘻嘻的,眼睛都眯了,像以前没长大的斑比,“那现在就跟我走吧?”

 

二宫微笑着打了一下樱井的肩膀。

 

“少废话,都在这抱了两分钟了,再待下去又要上热搜了!”

 

***

 

二宫和樱井撑起伞,慢慢散着步逛到附近的购物中心,雪不算很大,但给他俩打掩护已经足够。只有一条冷色调的长长的街,一步步走着的依偎的人,身边流过的步伐都与他们无关了。

 

到了商场之后两人都默契地先拿出口罩戴上,然后把手牵好,表示自己是私下约会不想有人打扰。在商场逛久了,还是会有人跟着,不过都跟得远远的,以不妨碍到他们为原则。

 

二宫对于逛街这件事持消极态度,没有樱井那么热情,但为了照顾樱井的心情,樱井给他拿的衣服他都会乖乖地拿去比对一下,满意的偶尔试穿。

 

说起来,樱井的性格里进攻的成分,有部分体现在他选的衣服上。现在的樱井翔还好,如果是再年轻十岁的樱井翔,他拿的衣服二宫还真不一定敢穿……

 

把脑袋上的帽子拿下来,二宫甩甩脑袋,让压塌的发型回归原位,头发却不随他意,固执地乱翘着。樱井被他这一套柴犬甩水的动作萌到了,转过身又拿了个带小熊耳朵的帽子给他,被二宫一巴掌拍掉。

 

“你是小学女生还喜欢玩芭比娃娃吗?”

 

樱井委屈巴巴地把嘴抿成一个“へ”字,依依不舍地把帽子放回去。那样子实在可怜,二宫也不忍心,又走过去拉他衣角,说你重新选一个吧,那个好傻。

 

樱井满面的笑容又回来了,继续拿起那个帽子。“不傻啊,和你今天穿的内裤挺配的……”

 

二宫这次一巴掌差点糊他脑袋上。

 

不过,在樱井的万般坚持之下,最后二宫还是看着购物袋里一个小熊帽子无言了。“这么贵,你就不知道买点别的吗?”

 

樱井正站在二宫面前给他戴围巾,听他这么说,不禁得意地笑笑:“你放心吧,我买的都是最适合你的。”

 

看看表,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了,樱井跟二宫商量了一下,决定先离开。樱井在餐厅那边预定的时间是下午七点,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他想带二宫去自己的学校之类的转转。

 

两人走到商场一楼,在角落里发现了一群拍完大头贴的女高中生,彼此对视一眼。

 

“要不要拍张大头贴?”

 

亏了各种综艺,他俩对现在这个进化得非常高级的机器也算是驾轻就熟了,两个人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拉高了围巾,趁那群女高中生走了之后一下子走上去,手忙脚乱地选贴纸。

 

“不行,这个太过分了,你是高中女生啊?”

 

“你选的那个还不是一样!别只说我啊!”

 

“噗……你是对兽耳有什么特殊喜好吗?变态樱井翔先生。”

 

看着二宫不怀好意的笑脸,樱井喉咙动了动,没有反驳他,原因是要出口的话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要不是对象是你,哪会刻意去挑选这些满眼望去都是花花绿绿的东西呢。只是想再多看几眼你可爱的样子而已,因为怎么看都看不够呀。

 

两个人钻进那个机器,空间比想象的还要小一些,只能紧紧地贴在一起。调试了一番角度之后,就开始自动摄影了。这会不是综艺,不需要搞怪,两个人都想拍点好看的照片,于是都很认真地开始摆拍,只是机器自动切换的速度太快,让他们有点手忙脚乱了。拍到最后二宫都放弃自我,直接把脸贴到樱井的脸上。

 

“还有十张贴纸,你这样拍出来都是一样的,合适吗?”说话间快门又闪动了一下,留下樱井张着嘴说话的画面。

 

二宫有点心累,“谁叫你一下子投五十张的钱,要拍这么多照片,换姿势也很累啊。”

 

樱井没脸没皮:“那你亲亲我,要亲十张的。”

 

二宫白他一眼,快门又闪了一下。

 

“我觉得你刚才那个表情拍下来一定超好笑,”樱井一本正经,“快,剩下八张了,你亲不亲?”

 

二宫无言,“为什么不是你亲我?”

 

樱井说:“那也可以啊,快点,你决定,我亲你还是你亲我。”

 

二宫想了想,让樱井亲自己,那自己就得正面对着镜头,到时候指不定会是个什么表情,还让这家伙取笑自己,那还是自己亲吧。

 

想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趁下一张快门还没闪,二宫转过头对着樱井的脸颊就怼上去。结果樱井看他迟迟不动作也转过头来想亲他——

 

然后两个人的嘴就接在一起了。

 

二宫愣了愣,看见面前樱井有点吃惊的眼神,这时候快门又闪了一下。他有点慌乱,对面樱井的表情却迅速地换成了满面笑意,一只手顺势搭上了二宫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的攻势。

 

二宫破罐子破摔,索性闭上了眼睛。

 

暧昧的水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啧啧作响,每一声都多情得令人脸红心跳。二宫觉得这短短的几十秒时间几乎可以排进自己人生中最刺激片段的top5,樱井亲他的方式实在是太色情,舌尖都泛着令人酥麻的瘙痒,这痒劲里还通了电,他整个背都麻了,只能跌进樱井怀里。

 

等到拍照结束的提示音响起两人才分开,二宫满脸通红地捂住嘴,只用一双像含了水似的眼睛带着几分嗔怒瞪樱井。“变态樱井翔,便宜你了。”

 

樱井只是笑着揉了揉他的腰,把人按乖了才从隔间里出来。

 

两人出来检查照片然后打印,最后十张照片完美地诠释了从纯情到色情的转变,边上的卡通贴纸又给画面增添了微妙的唯美感,虽然没脸看,但不可否认,是很优秀的,教科书式的循序渐进故事性大头贴……

 

“宝刀未老呀。”樱井揣着照片,满脸幸福。

 

二宫跑到一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罐芬达,回来就听到这句话,再看到樱井一脸标准的大叔表情,心里有点莫名的酸酸甜甜。他拧开拉环,问樱井:“你指什么?”

 

樱井指了指包里的照片:“还是很年轻嘛,我们。就算做这种事,也很适合。”

 

二宫嘲笑他:“你这是什么心态?大头贴机的发明者会哭的吧。人家也没说制造出来就一定是给女子高中生用的啊,只要有爱不就行了。”

 

樱井愣了下,没想到连二宫都能说出“只要有爱就行了”这种话。这是他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这份恋情对他们的影响,对面这个自己熟悉的人,因为自己的选择而被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啊!”樱井正想着,二宫突然发现了什么。

 

“怎么回事?”樱井把包的拉链拉好,走到二宫身边问他。

 

二宫转了一圈,四处环顾,都没有看见那份在咖啡厅得到的礼物。“你有没有看见咖啡店送给我们的那套刀叉?”

 

樱井也没看见,想了想,他们从服装店出来之后手上一直是空的。“会不会落在服装店了?”

 

二宫点头,“有可能……不过那边店员也一直没有来找我们啊,是不是掉在其他地方了。”

 

“不知道,”樱井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咱们分头去找一下吧,我去三楼和四楼,你在一楼和二楼看看,实在找不到就算了,二十分钟,我在这等你。”

 

二宫点点头,划开手机确认了一下集合时间,端着他那罐芬达就往一楼他俩路过的商店去了。

 

樱井则是转身上了电动扶梯,去他俩去过的商店挨个问,毕竟是第一份纪念品,还是希望尽量能找到。

 

转了一圈,听了十几个店员的鞠躬道歉,樱井都没有发现那套刀叉。看了看手机,也没接到过二宫的信息。已经十五分钟了,樱井心里纳闷,只当是二宫走路速度太慢,就坐了电梯先下楼去集合地点等他。

 

走到商场里花坛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樱井点开自己的社交软件,对着他们刚打印的照片拍了几张传到群里,直播自己的约会行程。群里一串人都对他表示不屑,但从语气里流露出的羡慕嫉妒恨还是很好地取悦了他,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乐不可支的,周围远远围观的粉丝都要被那种幸福的气场辐射伤了,心里抓得慌:翔君一个人坐在这乐个什么劲,Nino呢?

 

那些樱井都不知道,他只是随口跟自己上班摸鱼的同学们扯了几句,看着表一秒一秒地数,突然没来由的紧张。时间缓缓地流逝,已经离约定的集合时间过去了十分钟。樱井也不再等了,站起身,从通讯录里翻到二宫的备注“Kazunari”拨过去。

 

嘟嘟声。

 

还是嘟嘟声。

 

然后听到了一声接通的声音,樱井刚准备说话,话筒里却传来熟悉的“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脸色突变,樱井迅速切断了电话,重拨了一遍,得到的通讯依旧是这条信息。他迅速背上包离开商场,换了个电话拨出,顺便抬手招了个出租车。

 

“去东京警视厅,谢谢。”

 

司机听见樱井话里紧急的催促,也不敢耽搁,势如闪电地就踩起油门。只是现在刚好小学生放学,要开也开不了多快。

 

商场的粉丝看见樱井迅速地离开,都以为是二宫叫樱井走了,估计是有什么事情。心里虽然有点担心,但更多还是被遗憾盖过去了,也没人在意,纷纷各做各的事去。

 

商场一楼的角落,人很少的清洁工具间里,几个人影悉悉索索,打开了行李箱,把一个被绑缚起来的人塞了进去。

 

门口一罐芬达倒在地上,葡萄味的汽水洒了一地,不过很快就被打扫干净了。

TBC.

评论(55)
热度(278)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