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12

※Y2 only

※现实世界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

前文走这 昨天补了会综艺然后就颓废了 今天争取两更




Chapter Twelve

 

时隔半月,樱井和二宫终于又再次回到了真人秀的现场。

 

这次的摄制地点竟然搬得更远,摄制组一气来到了无人岛上,本来就十分晕船的二宫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在船上吃了药之后他就一直缩在樱井怀里,别人怎么叫都不应,摄像师拍来拍去都只有两个人亲亲抱抱的场面,就差举高高了,只好扶着自己的眼镜向编导请示怎么办。

 

最后只能稍微让他俩玩点什么真心话一百问之类的游戏来增加收视率。

 

二宫发情期马上到了,又晕船,难受得话都不想说,整个人缩成一小只糯米团子被樱井拿棉衣裹住抱着。Staff拿着卡牌来找他的时候他都快睡着了。

 

“樱井桑、二宫桑,这是节目组给的任务卡片……”

 

“我不想看。”扭头。

 

“那我给您念,真心话一百问游戏规则……”

 

“我不想听。”蹭蹭。

 

“……呃,二宫桑,您再这么可爱的话,我们是会被杀的。”

 

樱井一直忍受着怀中自家小可爱不停动来动去的撩拨,这家伙还用小萌音撒娇,因为发情期快要到了,呼出的味道都是甜腻腻的草莓香,整个人看起来要多好吃有多好吃。把二宫这么可爱的一面全盘记录下来的摄像师自然接收到了樱井翔几乎快把自己瞪成单眼皮的火热视线,随便说了几句之后就从船舱里撤退了。

 

摇晃的甲板上,摄影师小哥想着自己的后期好基友,这个冰冷的世界,只有后期还有一点温度。他大概会为了拯救什么都没拍到的自己剪一段风景,然后再混几个自己在舷窗外面偷拍到的两个人亲亲的镜头,BGM自己都给他想好了,就放love so sweet,配字:偷懒couple的船上生活~再带一朵小花花。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二宫这么可爱还是个Omega,节目组退让起来也是不讲道理的。

 

天上太阳没过会就出来了,船靠了岸,众人扛着道具下了船,金黄色的阳光撒在岛岸边,把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照得柔和了些,石头的粗砂里混着些细白的沙粒,在天光下缩在石缝间时不时闪动一下。由于是初冬了,海边站着还挺冷,这下阳光照着挺舒服的,连二宫都难得的不讨厌。

 

大家在刚上岛的时候还有一个游戏要做,这会在搭景、做人员调动,樱井去给二宫找水喝了。好不容易摇到了岛上,二宫的精力在船上已经耗尽,整个人有点儿恹恹的,这分钟就坐在海岸的石头边上抱着膝盖打盹。

 

远处海天一色风景如画,二宫眯了会,被耳朵里灌进来的风吹得脑袋疼,索性睁开了眼睛看起风景。他坐在海岸边,背影小小一点,还弓着腰背,十足的孤单寂寥。

 

“二宫桑早上好,今天也请多指教了。”

 

整个团队里除了他以外唯一的Omega——那位年轻貌美的女演员走过来跟二宫打了个招呼。说年轻貌美,是和那位搞笑艺人对比起来算,实则这位女演员和二宫是同世代的人。她早年作品不多,结了婚以后她老公也不让她单独出来工作,所以二宫并没在之前与她合作过,也几乎没听过她的名字。

 

“……啊,早上好。请多指教了……小林桑?”二宫这会脑子不太清楚,转了半天才想起对方的名字。

 

小林在他旁边坐下,“嗯,多亏你还能记得我的名字呢。”

 

怎么感觉对方一副要强行开始尬聊的样子……二宫不太舒服,但看在对方是女生的份上也没有强行拒绝。“你有什么事吗?”

 

空气里漂浮着若有若无的红酒香气,是小林的信息素的味道。和她比起来,二宫的草莓味就显得不那么强势了,甚至还有点童趣,他渐渐地被这浓重的醉意包围了。

 

“没什么,只是同为Omega,感觉二宫桑活得很开心呢,很羡慕,就想来聊一聊,”海风吹开了小林的头发,露出那张三十代女性的美艳面孔,“二宫桑和樱井桑是为什么结婚的呢?”

 

二宫伸伸懒腰,笑了笑,眼角浮现几条小小的细纹:“不过是喜欢了就想在一起而已呀。结婚还需要别的理由吗?”那几条细纹在他的面孔上,让他说起婚姻这个话题时更加有魅力了。尤其是那样的对于自己的伴侣的自信……

 

好碍眼。

 

小林抿紧嘴唇,“倒也不是。”

 

“青苹果桑对你不好吗?”青苹果是她老公的艺名,大家都习惯这么称呼了。二宫觉得这女演员就是想引出这个话题,索性直接抛出来,省得她不好说。不过,总觉得哪里有点违和感。

 

“啊,他啊……嘛……我只是不懂罢了,”小林愣了愣,眼神变得晦暗起来,“为什么Alpha和Omega总是不公平的呢,为什么Alpha就可以标记多个Omega,但Omega只要被重复标记就会失去生育能力甚至丧命,”她语调低沉,渐渐地都有些听不出是她本人了:“可是有些Omega却因为那一部法案的出台就开始满足于这种现状,这难道不是很麻木很可笑吗?”

 

二宫听出她语气里的偏激,但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Omega。他就算肯定小林的说法,也无法改变什么,而且两人又不熟——所以二宫就说了些自己的看法:“你说得有道理。但是,那部法案三十年间一直有在修改不足的地方,如果只是一味抱怨社会,想要一步就消除这种歧视现象,甚至让Omega翻身做主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能还会产生逆反吧。”

 

小林听见二宫肯定她的说法,眼睛里都开始亮光,听了后面的那些话,又浑身发抖。她不好发作,只是用指甲抓着自己的掌心,用她那低得像从喉咙底挤出来的声音反驳二宫:“你根本不懂!也是,像你这种Omega怎么会明白别人的苦衷。不过是个凭借自己的好运得到了幸福的可怜虫而已……你已经三十四岁了哦,二宫和也桑,Omega的保质期那么短,你觉得樱井翔还能喜欢你多久?”

 

喂喂,不要说着说着就开始人身攻击好吗?二宫最烦这种一吵架就说你这不懂那不理解的人,既然一开始就是为了寻求认同感就不要来找他这种很明显和自己意见不一样的人啊。二宫不想和她继续缠下去,说了句抱歉你大概需要冷静,我去把青苹果桑叫过来就起身离开去找樱井。

 

小林坐在原地,面对着大海,喃喃低语:“你跑不掉的。你是……那个目标……”

 

咸涩的海风袭来,吹散了浓郁的红酒香。二宫离去的路上,渐渐氤氲起了薄薄的草莓气息。

 

***

 

看到二宫比早上出门时更加虚弱的面色,樱井不禁担心起来。贴了帖他的额头,没有发烧,甚至有些冰凉。

 

“怎么了,晕船还没好?怎么脸越来越白了。”

 

二宫贴着樱井抚在他脸颊上的手掌蹭了蹭,樱井的信息素让他不良的身体条件稍微好转了些,安抚下了他内心的躁动,但是心理满足了身体却越来越软,索性整个人挂在樱井的身上。“难受。”

 

樱井知道他这是特殊时期,也只能任由他挂着,“今天录制任务重,你真的没问题吗?要不要申请缺席……”

 

以往就算腰伤腿伤也没有缺席过con和音番的二宫大人有点不乐意,虽然他的确不是很想搞这个荒野求生,但是导演是他好朋友,他的人情和职业习惯都让他干不出这拂人面子的事。他扒着樱井的溜肩,道:“不用,行程都排好了,我还跟着坐了船,现在回去太亏了。早上喝了抑制剂应该没问题,你让我趴会。”

 

摄制马上开始,开始玩的游戏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在一个洒满了润滑剂的池子里面对面运气球而已。不过的确是很难,润滑剂嘛,实在是不好落脚,只要试着稍微移动一下就会摔得四仰八叉的。

 

玩这个游戏主要是为了决定众人晚上的住宿条件。拔得头筹的人晚上可以睡最豪华的帐篷和睡袋,后面的等级依次递减。

 

大家穿着薄薄的衣服站在咸涩的海风里,脚下踩着冰凉的润滑油,只有十度左右的气温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还好有神器暖宝宝,所有人考虑到录外景都或多或少带了些,这时候就发挥起了它应有的作用。

 

不知道是不是樱井的错觉,二宫的体温好像比刚才摸起来暖和了不少——甚至有点烫人了,抓在手心里的那只肉肉的手都散发着微妙的热度。樱井吓得去看二宫的脸,也许是被海风吹的,白皙的脸蛋上染了两晕红色,眼神也有点迷茫。

 

“准备——录影,开始——”

 

樱井还没来得及说话,从导演那边传来的指令就到了,比赛的哨声响起,他不得不收回心思希望快点完成这场收录,如果二宫撑不下去就带他回家。

 

抓着对方的手平举在空中,两臂间夹着气球,二宫和樱井都小心翼翼地移动,所以不像另外几对情侣一样一开始就摔了跤。他们俩的身高差小,玩这个还算是有优势的,可惜海风实在是吹得太厉害,气球一下子没夹稳,二宫动了一下想去接回来,没找到平衡,脚下打了几个滑就抓着樱井的衣领摔了下去。


摔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呢?没有什么,但是我怕被和谐


点不进去上面的点这个


小林的头发也沾上了池中的液体,海风已经没法把她的头发吹起来了。长长的发丝盖了半张脸,被露出的半只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看向樱井抱着二宫离去的方向。


TBC.


————————————————————

是的,各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要争取两更,因为我卡了一段小肉

看过我车的都知道我写肉的行文蛮一言难尽的 不要期待

评论(67)
热度(292)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