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09

※Y2 only

※现实世界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

前文走这 开始之前我要说一句,二宫先生的背真的长得很好看,很好看,本章突然傻白甜各位注意


Chapter Nine

 

秋日的高压仍然笼罩在东京都的上空,从早上开始,天气就有些发闷了。雨水要落不落,仿佛昭示着今天的势头,大概不会交什么好运。

 

不过,那些让人心烦意燥的因素,在国民偶像couple的公寓里都不能算什么。

 

经纪人柴田小哥在七点的时候发来了“马上出发来接你们”的讯息,送到樱井的手机上。被讯息铃声吵醒的某人自觉定了个一分钟的闹钟,拍拍旁边毛茸茸的小脑袋,享受最后一分钟的回笼觉。被拍的小可爱也自觉地蹭蹭,表示自己知道快起床了。

 

察觉到了自己心意的樱井,虽然暂时决定按兵不动,但由朋友的惺惺相惜走到恋人的相濡以沫需要铺垫这事他还是清楚的。他假意告诉二宫说,最近他父母可能会过来看看他们,不能继续分床睡了,省得父母以为他们婚姻不合瞎操心。

 

二宫抱臂倚着门框,很潇洒地说:“嘛,一起睡也不是不可以啦——”

 

听出对方堪比美食生死战抢答时的小尖嗓,樱井用手虚握成拳头放在嘴边遮挡笑意,“而且你看,最近天气转凉了,又不是很冷,开暖气浪费,就一起睡吧。”

 

“既然你都这么请求我了,那我就只好答应了。”二宫转身进屋把一大床被子抱出来,“你晚上不能打呼也不能磨牙哦。”

 

樱井摸摸鼻子。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每天沐浴着同一束阳光醒来的场景。

 

樱井和二宫都没多大起床气,每天早上起来看到对方脸的第一反应是傻笑。第一天两个人都还有点羞赧,后面就习惯了——仔细想想年轻时候比现在没皮没脸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果然是因为那张入籍证明的原因,做什么都挺暧昧的。

 

睡得有点迷糊的二宫想着,既然樱井都给自己提供这么好的机会了,不撩白不撩。他掀开自己的被子,软绵绵地扒开樱井那边的钻进去。

 

“唔……翔酱,好暖和……”语毕蹭了几下樱井的腿。

 

晨间不可言说的冲动贴在一起,樱井长舒了一口气,低头看二宫纯净的睡颜摒弃杂念。最后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了。

 

一分钟的闹铃马上就随着这个念头响了起来,二宫眨了眨眼,张开嘴打了个哈欠。他打哈欠幅度很小,反而有点像在吐泡泡,樱井被自己这个念头萌坏了,笑得一颤一颤的。

 

“早上好……”二宫还没睡醒,侧着身子看樱井一夜过后有点水肿的脸,傻乐:“胡茬一晚上又冒这么多出来,脸还肿了,早知道昨晚不给你做夜宵了。”

 

樱井从被子里伸出个光溜溜的胳膊,捏他脸:“也不知道昨晚生怕我饿着的人是谁。话说Omega是不是不怎么长胡须?我没见你刮胡子,也没见怎么长……”

 

二宫摸了摸自己下颌,顺便把樱井的手拉下来。“可能是吧……不过无所谓,工作本来就要刮的,这样还方便些。”

 

两个人本来就睡醒了的,硬要在床上躺完这一分钟才罢休,因此聊起天来也清醒得很。二宫一边嫌弃樱井睡着睡着又把衣服脱了,一边把自己的衣服换上。可能这个世界的设定就是标记的AO之间的信息素能彼此安抚对方,他们俩都觉得这几晚上睡得格外的好。

 

所以樱井的父母迟迟没找上门这事,也没有人拆穿。

 

一番洗漱,吃完料理天才二宫和也先生的手作早餐,柴田的短信又到了。他的车就在楼下等着。

 

亲手给二宫扣上鸭舌帽,樱井自己也戴上同款帽子。

 

“走吧。”

 

两只手,一大一小,就像多年后又重新找到回家的路一样,紧紧扣在一起。

 

***

 

今天的工作是团内固定综艺VS岚的收录。

 

樱井现在都养成习惯了,要先检查自家伴侣的着装是否得体。

 

这里要插一句题外话,杰尼斯偶像的信息素味道是像人设一样众所周知的,因为会直接写在个人资料上。早些年岚开始大火的时候,二宫的信息素味道因为太进攻了,还引起过一阵巨大的讨论。加上本人毒舌吐槽的担当,给人一种怦然心动的反差萌感,节目上也有意给二宫穿很花哨的可爱服装,就是为了保持这种相当新颖的人设。

 

也可以预知地,圈了一大堆亲爹粉……

 

有传闻说Omega保护协会曾经有过联名二宫的饭状告节目组造型师的想法,因为老是给二宫穿短裤,他们觉得这已经涉及到了对Omega的不尊重了,不过后来还是不了了之——说出去也觉得很好笑,二宫本人都不是很在意地在节目上各种花式叉腿坐,这些人还着急忙慌地保护他们小可爱的大腿根。

 

直到后来二宫的短裤年代被樱井的一纸婚约终止,风波才正式画上句号。那期TV杂还专门出了个专栏给他们两夫夫告知,表明二宫以后不会再穿长度在膝盖以上的裤子了,希望各位谅解。

 

那期杂志一出,某位网络诨号Sakurap的国民偶像的豆芽颜在亲爹楼被抽打了一万遍。

 

后来节目组实在是收到很多希望短裤复活的信件,造型师也会偷偷给二宫塞短短的裤子,不过总是会被情报工作一流的樱井先生截获。

 

到现在,依然孜孜不倦地做着这个工作的现实世界的樱井翔,十分认同原本这个世界樱井的做法。

 

检查过今天的着装,确保没问题了,樱井拍了拍造型师的肩膀,坐到镜子前让造型师给他上妆。二宫坚持不化妆很多年了,也没造型师管他,就顶着那张天生丽质的脸坐在樱井旁边打游戏,时不时把腿搭在樱井大腿上,坐得东倒西歪的。

 

造型师给樱井化妆特别快,大概就是这个缘故,不想被现充的lovelove射线闪瞎。

 

“今天的嘉宾是HSJ全团?”二宫正打着游戏,突然问。

 

樱井把投注在面前报纸上的视线抬起来,想了想:“好像是的……而且,还有新游戏,就是之前staff开会说过的那个,叫什么泰山什么的。”

 

二宫眉毛都皱成个小八字,“那个不是挺高的吗?也不太安全,节目组开始不是把那个方案否定了,怎么会还坚持沿用……”

 

“嘛,最终方案我有看过。从一个恐高症患者的角度来说,真的很想把资料全部丢进回收站,”樱井面色也不太好,“不过从娱乐的角度来说还是算有创意了。他们可能觉得是杰尼斯的人来玩,所以把危险系数考虑得低了一点吧,毕竟给大家的印象就是运动神经拔群的集团……”

 

“但是这游戏也不能多玩啊,”二宫说,“跳一两次还好,长期做就很容易视觉疲劳了,大家跳下去最远是多少心里都有数,也不可能在空中翻跟头吧。道具制作成本也这么高……”

 

两人这么一讨论,都觉得有点不简单。

 

不过也没多少时间考虑了,身为组合中一表一里的两位恐高症患者,两个人都只能用自己的Pro意识来和全世界的恶意作斗争。

 

#今天的国民夫夫也很心累#

 

一开场,opening talk的话题刚刚抛出,就被在后台结圆阵的HSJ的声音打断了。观众席一时间爆发出几乎震翻摄影棚的欢呼声,众人不得不中断话题把今天的嘉宾请出来。

 

开场后不久的游戏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泰山飞跃。二宫一直围着staff问这个台子到底有多高,得到“将近6m”的答案后,面色不免有些沉重。

 

二宫被有冈指名要挑战,还是第一个上,他下意识回头看樱井,发现樱井的脸上全是不掺杂一丝虚假的担心,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样就够了。二宫笑了笑,就是因为这样他才知道,对方是他熟悉的那个樱井,也是熟悉他的那个樱井。不会多加干预,永远是先考虑到共同利益的——这样的现实,但是,也是这样的贴心。

 

好像泡在温水里一样妥帖。他瞬间就舒畅了不少。

 

二宫对外表现的一直都是自己没有恐高,但事实上他还是轻微地有些症状的,再加上本人平衡感相当不协调,高处活动他都挺苦手,站在高台上,说话都没有以前那么利索了,只想着快点跳了下去。

 

二宫握上那个横杆的瞬间感觉有些松动,还稍微用力试了几下,发现还是能承受,本着早死早超生的原则,他没多犹豫就被staff推下去了。

 

向下跃去的瞬间身体曲线竟然美丽得不可思议——他本人是不知道,抓拍的摄影师都这么想,这么想的,还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樱井翔。主要是二宫的背长得很好看,舒展流畅的线条一直往下收到腰,皮肤也好,跳下去的时候背上的衣衫被风鼓起,像精灵一样。

 

以至于那瞬间樱井都差点点忘了担心了。

 

好在二宫最后没事,成绩也不错,众人对这个游戏都放了心。可惜的是后辈以微弱的优势赢了他。

 

之后就是樱井要跳。

 

开始之前二宫一直喊着这个很危险的哦,翔酱要小心哦,天音都忍不住出声调侃:“放心吧二宫桑,樱井桑的人身保险有没有投你最清楚了……”

 

被二宫一句小尖嗓怼回去:“你会不会说话啦!我不要钱,我只要他!!!”

 

二宫难得好像真的有点生气,虽然没有几个人能看得出来。大家只关心在金钱和爱情之间做出了真挚的选择的名场面,真的是感天动地,全场都忍不住鼓起了掌。

 

话是这么说,本番开始之后他就换成了加油啊樱井翔,去啊不要怕啊之类的,樱井站在上面内心充满了波动,二宫只能这么应援他,希望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能冷静一点。

 

但是二宫也确实没想到,自己之前和樱井讨论过的那些诡异之处,会成真。

 

有人要害他们。这是二宫看到道具脱索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翔酱——!!!”

 

伴随着这句极其激动的大叫,樱井从台上摔落下来。

TBC.

——————————————————————

作为一个红担,我表示看到这游戏的第一反应真的是有人要害他。。请各位包容一下我的脑内,放心吧在文内他也没事的

然后向staff们道个歉,道具肯定不会有问题的,都是先试过的嘛

最后,夸我高产


评论(37)
热度(309)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