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07

※Y2 only

※现实世界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

※本章个人看法多,饭CP嘛,图个开心就好

前文走这



Chapter Seven

 

作为杰尼斯的艺人,其实一直都是知道的。

 

存在着CP营销和同人创作这件事。

 

虽然心里也会觉得,好像很有趣的样子,但其实他们并不会去检索相关内容。毕竟其中出现的名字都是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工作伙伴,要是不小心误入了什么奇幻世界,那实在是再难以直视对方的面孔。

 

说不定和对方出去吃饭,喝醉之后还会酒后吐真言酿成大祸。

 

所以大家秉持着还是不知道为好的心态,遵守着业界行规和操守,基本不去在意饭们对这些事情的看法。

 

可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松本润会如此关心他们两个的感情生活,甚至不惜上了八卦论坛去关注话题,以此来旁敲侧击打听风声呢。

 

樱井百思不得其解许久,被二宫一个白眼翻过来。

 

“在这里,这不叫同性恋,我们是合法已婚配偶,懂吗?润君关心我们,就像你关心你妹,我关心我姐一样。”

 

好像说得是有几分道理。如果二宫大人这么说的时候耳朵尖尖没有发红的话,说服力会更高一些。

 

樱井不欲戳穿某只即将面对疾风暴雨却仍然强装镇定的小柴犬,习惯性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说:“是,您说得对。那咱们开始?”

 

二宫点头,在键盘上飞速输入了自己和樱井翔的名字。

 

跳出来的是一系列相关新闻报道,按时间顺序从新到旧排列,有真人秀第三期的单独cut、节目的开机仪式、二宫和樱井的新电影新剧确定参演、结婚一周年SP广告代言……

 

二宫直接点CP粉盖的楼,他想看看这个世界他和樱井的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的,又是怎么曝光的。

 

以及,这个世界的新婚磁到底是做了多过分的事情,才会让CP粉如此饥渴……

 

楼主顶着手绘的二宫的头像,好像是个多年真爱粉,发帖日期恰好是他俩结婚那天。从楼主的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她内心那难以描绘的波澜壮阔——毕竟第一楼只有一个字,重复了几百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样的。

 

楼主被人抢了好几楼,才在第五层开始发表自己的感想。她说自己坚持真爱论很多年,平常在CP圈里做人都低人一等,生怕被人逮着撕起来。但事实证明等待是有结果的,今天就是她收获这颗果实的日子,下面还晒了一张自己多年来收集的CP纸,全套齐活的。

 

还有个自己做的新婚蛋糕。看起来这姑娘对于把自担嫁出去这事,比自己当新娘还激动。

 

樱井和二宫内心复杂,这个世界果然还是不太一样。因为他们俩是Alpha和Omega的结合,所以理所应当的被所有人祝福。樱井考虑过为什么他俩的职业允许他们这么早就结婚,不过稍微想想就能明白。

 

他们所在的事务所不仅仅是一个造梦工厂,更是一个无形的商业帝国。单看他俩结婚一年来接过的商业活动和代言,还有电视节目录制,怕是都带来了不小的话题性和价值。而且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二宫的年纪身为Omega来说算大了,是不得不结婚,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的年纪了。与其让他找个圈外人随便在一起,掉无数粉,还不如就让他们选择心仪的彼此。

 

可谓是一石二鸟。

 

这样想来,那些活动,大抵都是原来这个世界的两人对事务所的妥协。大家的日子都不容易啊。

 

二宫也想到了这些,此刻他正在看楼主总结的大事年表。据各种repo、路透和行程的证明,这个世界二宫和樱井应该是三年前在一起的。

 

古早的shop和他们那个世界的没什么两样,好多二宫都有,也见过,再怎么看也就是感叹两句年轻不懂事和发型真傻,顺便怀念怀念那个时候和他差不多干瘦的樱井翔的肋骨。现在都变成一块块腹肌了——他却全是软肉——

 

这种对比。二宫不知多少次梦见,多少次在梦里流下欲仙欲死的泪水。

 

至于为什么。

 

呵呵。你懂的。

 

后来从07年往后数,就多了很多二宫也没见过的举止暧昧眼神游离的合照。二宫都能看出这时候两个人都动了真心思,不过没敢把窗户纸捅破。心里不禁羡慕起来。樱井的眼睛好看,什么眼神都含着几分深情,二宫就是被他这含情脉脉的眼神拉下了浑水,再没爬起来过。这个世界的樱井还是温柔,看向二宫的时候却格外地不同,好像把几分深情变成了十分,全心全意就只看着那一个人的面容。

 

可能是因为分化的第二性别的原因,这个世界的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有机会的,所以撩也是敞开了撩,关系就显得不清不楚。二宫在楼里看到,他们拍摄电视剧那段时间甚至有狗仔连续一个月跟拍他们俩,就是为了抓点实锤,可惜俩孩子当初年纪小不敢真迈出去那一步,啥照片也没扒到。

 

这个二宫本人都觉得挺可惜。

 

确认两人在一起的事情,是在15周年con,有人在夏威夷目击了手牵手在海岸边散步的樱井和二宫。当初路透的gn还被撕过,说她CP脑想真爱想疯了,酸她说祝她早点喝到樱井和二宫的孩子的满月酒。妹子一气之下锁了主页,到真正他们恋爱被曝光承认的时候才解锁。

 

解锁那天还发了条动态,是她偷拍的,两个人牵手的背影。一直忍着没发,怕给他们添麻烦,到这个时候才发出来。

 

配字是:【反正图上没人露脸,管不着我】

 

夕阳西下时分,漫天霞光是红黄交织在一起的渐变色,暖融融的海滩边浪花翻卷,两个背影连在一起,在水天一线间显得有些渺小。

 

也含着与世界对抗的伟大。

 

樱井和二宫对着那张照片看了很久很久,二宫拉不下面子来保存,樱井体谅他,帮他操作了一会鼠标。

 

“翔酱,你真好。”二宫眼睛闪着光看他。

 

樱井:……他这到底是傲娇还是什么别的毛病。

 

之后就是时不时撒点狗粮,一直到结婚消息发表,那一天的金屏风,二宫对着新闻看了一遍又一遍。

 

还有视频,二宫有点想看,又有点迷之害羞,倒是不敢点下去了。

 

“翔酱,你想看吗?”

 

最终二宫还是使用了一害羞就转移问题大法,把这个终极难题抛给樱井,顺带抱紧了怀里的抱枕,把下半张脸埋在枕头里用眼睛看对方。

 

樱井无奈地点点头。

 

视频很快加载出来,楼主剪辑了媒体提过的几个关键问题,和他们的回答。

 

“请问樱井桑,结婚是您的要求还是二宫桑的要求呢?在事业正盛期结婚,是因为有孩子了吗?”

 

二宫听到第一个问题的时候正在喝水,没忍住把水全喷出来了。樱井连忙把视频暂停,拍着不停咳嗽的二宫的脊背,另一只手也没空下来,扯着餐巾纸擦桌子。

 

“抱、抱歉翔酱……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说得也太轻描淡写了。”二宫用手扇了扇风,觉得这个车速还是有点超出想象。

 

樱井点头,“没事,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听听我怎么回答的?”

 

视频继续开始播放,樱井那张俊脸出现在屏幕上,一看就是太紧张了前夜没睡好,脸上过妆还是有点轻微浮肿。但他表情极其认真,比任何时候的樱井翔都要帅气:“决定结婚是我们共同的意愿。暂时还没有孩子……”樱井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竟然有点害羞了,“只是因为到了适合结婚的年龄了而已。”

 

“那请问二宫桑,婚后仍然会注重事业吗?如果有了孩子会放弃演艺界吗?”

 

屏幕上这个世界的二宫和也因为第二性别的原因,看起来比原本世界的二宫要柔软一些,但说话和二宫还是一个风格的。

 

“翔酱的理想型是有独立事业的人,我得努力才能够得上他的理想型啊。而且现在这个社会养孩子很累的,恰好我和我另一半的工作还是绑定性质,我不工作,他大部分工作也会受到牵连的嘛,你说是吧。为了我们这个家稳定的收入来源,我还是会努力工作的!但如果真有为了迎接生命而不得不暂停工作的那天,希望你们还能多关注我一下,不要几个月就把我忘了啊,谢谢。”

 

樱井捂着肚子笑到打滚:“哈哈哈哈,你果然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是这个样子,哈哈哈……”

 

二宫一个抱枕砸他脸上。

 

“抱歉抱歉,实在是。我们家Nino真是太有趣了。”樱井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把抱枕还给二宫。实话,那一击轻飘飘的,根本没什么力气。

 

视频里面记者还在继续问,“请问双方家人对于这种关系有没有特殊看法?”按照樱井的背景,这种问题的确是会被问到的。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两个人都大大方方地表示了双方都对彼此很满意,相处融洽,并没有什么不和睦的景象,以后请媒体不要多过问这方面的事情。

 

看完,二宫摸着下巴,问樱井有什么感想。

 

樱井抓了抓运动裤上起的毛球,憋了一会,憋出一句没想到。

 

二宫挑眉,没想到是什么意思?

 

樱井往后一躺,倚在沙发上,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就是没想到。当初十几岁的时候,不是叫写过人生规划嘛。我写的好像是30岁结婚,33岁孩子出生吧,当时也没想过三十岁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稀里糊涂地就写了。”

 

二宫揉着抱枕:“我还记得。你写的一月结婚暴风哭泣,到二月终于停止流泪。”

 

说完自己都不禁笑了。

 

樱井无奈,“当初二十岁都没有吧?性格毛毛躁躁的,自己努力想象了,怎么都想不出来三十岁的样子。现在看完了,觉得自己好像没长歪,宣布要结婚的瞬间,比自己预测的帅气很多啊。”

 

二宫也想过很多樱井结婚时候的样子,他觉得应该是他们五个里面最帅气的了。那个已经不再轻狂的人,应该会铿锵有力地说着誓词,执着戴了白手套的纤纤素手,手很稳地给对方把戒指套上。然后在宾客的起哄声里凑近美人精心化妆过的美丽脸庞,在神父和亲朋好友面前烙印下神圣的誓约之吻。那深情的眼眸中独属于二宫和也的三分温柔也将会随着这个落在别人唇上的吻一并消逝,变成对那个人的十分深爱。

 

而他二宫和也,也会一如既往素面朝天,不带任何妆容地坐在台下,哭着用那双被夸过很多次可爱的手给他献上最不衷心的掌声。

 

“我不觉得哦。”二宫抱着抱枕,说了迷一样的一句话。

 

“翔酱宣布结婚的样子,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帅气呢。”

 

***

 

略过这个有点伤感的话题,两个人回顾起了结婚之后他们的活动。首先是有了一个限定,发行了N多年以前两个人随性合作的那首wedding song。二宫为樱井谱的曲,最终在这个世界听到了成品,两个人都没说话,听完之后不约而同地眼眶湿润了。

 

后来陆续上过几个talk番组,聊了些两个人的恋爱趣事,还有如何协调门把关系的话题。最轰动的是一周年之际接到了世界一流奢侈品牌的系列婚戒代言,也就是导致二宫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时脑袋直接当机的那个广告——不得不说,CM拍得是真的不错,浪漫和情调兼具又不落俗套,何况品牌档次还这么高。怪不得能在寸土寸金的地段霸占楼牌这么长时间。

 

然后就是真人秀了。

 

樱井和二宫结婚一年,正处于如胶似漆的阶段,一般人拉都拉不开的那种。来自现实世界的两个人看了之后就懂为什么他们的饭觉得他们俩吵架了……

 

不管是什么任务安排,两个人都默契得不得了,不需要言语就能把工作分配好。一旦被摄制组的任务卡片强行分开,两个人就要演一出让人忍俊不禁的牛郎织女小剧场,来回可能有三四次,都能做个合集了,剧本还不带重样的。不管他俩出现在镜头的哪个角落,身体永远像有磁铁相吸一样黏在一起;有好吃的绝对不自己伸手,必须要对方投喂……

 

二宫看完粉丝剪的“Nino喊翔君‘sho chan’合集”都要怀疑人生了。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声音挺酷,怎么合起来这么甜腻腻,这么没眼看的。

 

“你听完了吗?”被勒令捂着眼睛的樱井从手指缝里看二宫的侧脸,发现果不其然这家伙又红透了。二宫把耳机摘下来,沉默了一会,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

 

樱井把手放开,克制住自己想揉一揉面前这个糯米团子的冲动,问道:“既然有这……珠玉在前,那我们应该怎么办?跟着这个节奏秀起来?”

 

二宫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啊。”

 

说着他还真的很认真地给樱井分析起来,“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说不定就是因为世界平衡出了问题。如果好好维持这种平衡,我们说不定就能回去了呢?”

 

樱井:……哦。不是很懂你们game boy的世界。

 

“要不要就这么假装一下。我们必须尽快找到回去的方法,”二宫看了看日历,“距离下一次真人秀的录制还有半个月不到。”说起来都很奇怪,这种月更的节目也有人看?不过现在不是纠结那个的时候。

 

“然后,这个身体的发情期,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了……”


TBC.

评论(36)
热度(316)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