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My Wife... 01

《My Wife...》

※ Y2 only 岚学糖以来就有的脑洞终于有时间写了一点

※ 现实的磁石穿越到ABO世界,ABO世界的两个人是已经结婚一年的国民CP……注意避雷

※双向暗恋但是翔君比较迟钝,所以想写一个为了生计被迫秀恩爱结果发现自己真的好喜欢他的故事 小甜饼

※放一章试个水 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接受这种梗 文笔比较拙计希望各位见谅

 

Chapter one

 

电视机里放着之前工作时录好的节目,屏幕上都是熟悉的能叫出名字的面孔,有小部分人是偶尔会出去喝两杯的关系。节目气氛一如既往的轻松愉快,程序也按部就班地进行,即使有些自己的小亮点部分被cut掉,也是为了确保节目的充实和流畅而做出的必要抉择。

 

是凝聚了大家心血的完美而成熟的节目。

 

和以前还是大不同了。

 

二宫喝着自家代言的啤酒,嚼着花生米愣神。

 

已经形成了固定化的作业,粉丝们也享受并沉迷这种安定感,也有很多年了吧——自从搭上了走红的末班车,抓到了最后一闪即逝的尾巴,走到这个位置以来,也有很久了。

 

他安定了很久了。

 

不像以前一样什么时候都可以活力满载地闹起来,现在的他带着恰到好处的分寸完成每日的工作,任何人看来,除了没什么变化的容颜以外,都变成了三十代的大人的成熟模样。但总是不自觉地——屏幕上,又一次出现了笑点重合的两个人在第一时间寻找对方的笑容的画面。

 

只有二宫自己知道那举动多么地自然熟练。

 

坐在他旁边的人是团内的精英,司会的安定担当者,也是昔日染着金发的耳钉少年。尽管已经没了棱角,变得沉静而温和,他的心情却没有随着这样的安定而平静。朝夕相伴沉淀下来的喜欢,慢慢地变成了习惯。二宫想过,就这样待在他身边,用利益共同体当作伪装的借口,用相熟的默契和多年的感情作为护盾,他们就可以一直走下去……

 

可是,真的会甘心吗?被寄予厚望的对方的人生,一定会娶一个和他般配的女人,然后自己就会作为他最好的朋友,而且是之一不是唯一,担任伴郎。

 

这样几乎已经近在眼前的四十岁的光景,会甘心吗?

 

当然不会。

 

二宫日日都在用自己的pro意识和无法掩盖的心情做着斗争。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过分,是自己把那些小把戏当真了,一个人困在里面走不出去,到头来还怪罪樱井太过温柔的眼神。

 

即便自己回头就能看到那样的眼神……可那也不是他一直在守望自己的证据。明明,他对谁都那么温柔。

 

可是、可是……

 

不久前,还在自己的面前,对自己说出“Come on my wife”的那个画面,就像是按下了无限循环一样不停地在眼前闪现着。

 

“……真狡猾啊,明明已经不需要做这样的把戏了,还是很自然地用那样的眼神看过来。”二宫自言自语着。

 

这样熟练的樱井大人,如果现在发一条mail给他告白,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伴随着新一个啤酒罐拉环被拉开的气泡声,这个念头忽然出现在脑海中,二宫被自己逗笑了,fufu的声音在只有一个人的客厅里盘旋着,笑够了,又觉得空空荡荡。

 

短信而已,想发就发嘛,有什么关系,不如就当作一个恶作剧,或者为日后做综艺或杂志采访铺垫梗吧。樱井若要追问,总能靠这天才的演技瞒过去的。

 

即使是没什么可信度的自卖自夸。

 

在血液里疯狂浸透的酒精分子的作用下,二宫轻轻点下了发送的按键。

 

[mail To:翔君 已送达]

 

***

 

空气里漂浮着粘稠的草莓甜味。二宫不适地吸了吸鼻子,沉溺在梦里。

 

是一个非常甜美的梦,樱井正在休息室吃着草莓蛋糕,二宫坐在他身边玩游戏。其他人都不在,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那大概是二十出头一点的樱井吧,一头毛毛的头发都还是金色,只长出了一点点黑的发根。休息室也是很简陋的模样。樱井抬头问nino你饿不饿,耳朵上尖锐的明亮让二宫眯了眯眼。

 

二宫自然地摇了摇头。

 

“你能不能假装饿了?”樱井不知道为何锲而不舍。

 

二宫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宝贵的在梦里相聚的时间,这家伙居然问这种奇怪的问题。就不能少点套路直接亲他一下下吗,就像以前梦见的一样。

 

二宫也没想到他想啥来啥,樱井微笑着,慢慢凑近二宫的脸,把他好看的、花瓣一样的、还沾着草莓味的奶油的嘴印在了二宫薄薄的唇上。

 

二宫下意识舔了一下,甜的。

 

“你饿了,我就可以喂你吃蛋糕了呀。”

 

二宫一个激灵从梦里醒过来,也不知道几点了,他家装的深色系的窗帘,看不见阳光,不怎么清楚时间。昨天好像发完短信就睡着了,二宫突然有点后悔,还有点后怕,樱井看见这短信是什么心情?会给他回什么话?

 

“怪不得做那种梦,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点吧?”吐槽完自己,二宫拿过手机,检查一下有没有经纪人的短信和行程安排,顺便看看樱井的反应。硬着头皮划开屏幕,最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别的,居然是他最可爱的弟弟松本润发来的消息——

 

[From:J

Nino,快点和翔君和好吧!我们很担心]

 

???什么情况?他和樱井翔吵架?这明明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也会是他们和演艺界say goodbye的时候了吧!二宫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而且,昨天他开了那样的“玩笑”,就算要生气,也是樱井和他生气,他怎么会反过来和樱井生气呢。

 

[To:J

Sorry Jun

不是很能理解你说的意思(.* °—°)]

 

嗯,回消息的时候还玩了一波梗,二宫很满意自己的幽默反应。强行压下内心莫名奇妙的不安,二宫回过神来,才发现室内有股极其浓郁的新鲜草莓的味道。

 

“…这个浓郁程度,也太过分了吧。我没有买过草莓回家啊。”

 

二宫狐疑地翻开垃圾桶盖看了看,的确是什么也没有。那草莓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呢?

 

找不到源头,二宫也不愿再多想,一步化作三步走地慢吞吞地进了洗手间,把牙膏挤好,又含着牙刷出来,想把窗户打开发散一下客厅里的草莓馨香。他走路的时候感觉腿脚都没什么力气,可能是被草莓味熏的。

 

“有时间要稍微打扫一下家里……了……”

 

二宫自言自语的话截到一半,拉开窗帘的手也停住了,整个人被窗外的景色震得没了声息。

 

东京的清晨已经满是喧嚣了,各色各样的人在这座钢铁森林里来回流动,唤醒了这个作为世界中心之一的城市的活力。明明是一幅司空见惯的平凡景象,但就在这平凡景象中间,却穿插了一个绝对不该存在于世的东西——这直接导致了二宫绝佳的情绪控制都失了效,含着的牙刷要掉不掉地挂在嘴边。

 

这是、什么、情况?!

 

在他脑子里蹦出来的是这几个微妙的单字,而且还不是一连串地蹦出来,是一个一个地,坐着老爷车摇出来,间接证明他此刻大脑已经濒临停转状态。

 

挂在高空的,每天被千万人所见的世界知名奢侈品牌的珠宝广告,和东京的建筑没有任何违和感。有违和感的——或者说,只在二宫的眼里有违和感的,是这个广告的代言人和主题产品——

 

樱井翔和二宫和也、代言的、系列婚戒。

 

是一个令二宫和也只要想一想就会头发乱翘的惊天组合。

 

巨幅广告牌上是樱井翔和二宫和也手牵手对视着的幸福画面,原谅二宫用幸福这个词语来修饰,因为一看上去就知道他们真的很幸福。两个人的眼中撒满了令人心折的微光,眼神和唇角的弧度都柔和得不可思议,还有紧紧相扣的十指,无一不证明这两个人正在热恋状态——但又有一种热恋所没有的安心感。

 

大概是那对被聚焦的婚戒太引人注目了吧。

 

二宫第一反应是什么大手笔的整蛊企划,可他本人完全没有关于拍摄这样的照片的印象,即使是欺诈摄影,也没有过。而且自己的家中也不可能存在隐藏摄像机——若要是走到现在这个地位了还有这样低级的企划需要他们去做,那也太过分了。

 

二宫把窗帘放下,冲回洗手间吐掉嘴里的泡沫,又擦了擦脸和眼睛,再跑到窗边看向远处的广告牌。

 

……好像不是梦?他又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白皙柔软的小臂上顿时留下一个通红的印子。

 

呜哇,好痛。二宫摇摇头,这么傻的举动自己都干得出来,大概是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了。你要振作啊二宫和也,怎么能因为这样简单的小事就乱了阵脚,你可是国民偶像……

 

可是就是因为是国民偶像,才显得这件事真的很重大啊!!!

 

二宫站在窗边愣了半晌,若是以往的他断然不会如此,毕竟是一个只要见过光就算晒了一天份的太阳的人,现在却无知无觉地在阳光笼罩的窗台口占了快十分钟。

 

这件事,如果要拿中彩票来打比方,自己会开心一点吧——二宫走神,自己是来到什么新世界了吗?这个世界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已经在一起了?这么能干的啊……

 

“阿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二宫才回过神来,僵硬地一步步挪到餐桌旁,扯了张纸巾擦擦鼻子。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手机闪着新消息提示的信号灯。与此同步响起的,还有玄关处门铃的提示音。

 

二宫先看了看手机,发现那个发件人是自己这一刻最想见到也最不想见到的人——

 

[From:小翔❤

Nino,我在你家门口,你开开门,有要紧事。

樱井翔]

 

果然是他一如既往地发短信会备注全名的风格,但这诡异的备注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他会在樱井翔的名字后面备注爱心啊!!!他又不是女高中生了!!!

 

不过,就这样看来,樱井翔还是正常的,或许刚才那十分钟看到的广告牌,只是自己的错觉……

 

自欺欺人的二宫先生表示,他不想思考樱井说的要紧事会是什么令人崩溃的东西。他拼命打消心头的疑虑,走到玄关打开了门锁。

 

一股淡淡的樱花香味钻进了二宫的鼻腔,让他的腿忽然软了一下,只是他也没多想。门口站着乔装打扮过的樱井,私服并不如电视上所展现的地味,反而因为他不笑时就有几分严肃的表情显得很有气场。二宫见惯了他这样子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侧过身让开了玄关的空间,樱井也默契地没有多说,脱掉鞋子进来,还细心地摆好了顺序。

 

“Nino……”樱井的声音比平常还要低一些,二宫差点以为他是来问自己短信的事情的,不然怎么会这么严肃。

 

“做什么……?还特意跑过来找我。万一我不在家怎么办。”二宫微妙地有些怂。

 

樱井没理会他这句问话,只是道:“你在家做草莓蛋糕吗?味道好重啊,而且怎么这么热……”

 

二宫自己也不知道这香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没法回答樱井。“没有啊,你的错觉?到底是什么要紧事,我很好奇的,快说。”

 

樱井在二宫的印象里几乎都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果决的人,此刻竟百年难遇地有些游移不定。二宫见他沉思好久,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是樱井家的户籍证明。

 

“想来问问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在床头发现了这个。”

 

二宫不清楚樱井这是闹哪一套,他自家的户籍证明和二宫有什么关系?二宫左思右想都没能想出一种可能,只好顺着樱井的意思把东西接过来,既然樱井这么说了,一定有他的道理吧。樱井看二宫没有质疑,也松了一口气——他也的确不知道,如何用语言向二宫解释这件事情……

 

二宫接过来就开始翻看。户籍持有人是樱井翔先生,住所他清楚,实家的本籍不太了解但也大致知道。性别上出现了让二宫有些在意的“男 Alpha”字样,但其后跟着的婚配状况却更让二宫惊讶……

 

“……你,你结婚了啊?为什么我们都没听说过……”二宫不知道怎么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握着那几张薄薄的纸的手也瞬间攥紧。他深吸了一口气忍着胸腔震动时微微的酸楚,还有要落泪的冲动,对樱井淡淡道:“新婚快乐,翔酱。”

 

樱井急了,“不是这样的!你再仔细看看啊!”说着人都凑了过来,指着下面配偶一栏让二宫好好看清楚。

 

二宫眼眶含泪,本来颜色就浅的眼珠这会更是晶莹剔透。只是语气和表情都太可怜巴巴了:“你真的要这样吗?”

 

樱井被他看得莫名方寸大乱。“我必须这样,你可是当事人啊!”

 

二宫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樱井掰正了脑袋,眼睛直直对着配偶那栏的名字。他突然就知道为什么樱井这么奇怪,还一定要来找他了。

 

因为樱井翔的配偶那一栏写着一个名字,大概是二宫最最熟悉的四个汉字了吧,叫做“二宫和也”。

 

后面还跟着一行小字。

 

“性别:男 Omega”

TBC.

评论(41)
热度(442)

© 仓柴柊野 | Powered by LOFTER